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活佛”审讯录 作者/李诞

发布时间:2016-06-14 14:08|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1
审讯室。
 
警察:“说说吧,姓名?”
 
活佛:“格杰本乐仁波切。”
 
警察:“要不你再去那屋暖气管子上跪会儿?”
 
活佛:“……李振彪。”
 
警察:“性别。”
 
活佛:“……男吧。”
 
警察:“你吧什么吧!”
 
警察回忆起掌握的材料,这人今年四十三岁,皮肤黑又裂,卖相倒真挺活佛,普通话也不标准,可听得清,嗓音飘飘的,说到关键的词能沉下去。几个同事审了两天,彻底被这个飘飘的嗓音弄烦了,昨天上了点儿措施,老实了。
 
警察:“话呢,我们已经跟你说透了,你的资料我们也都掌握了,辽宁抚顺人,李振彪,小学文化,做过娱乐场所保安,就是看场子的,是吧?后来不知道什么情况,跑印度了,还仁波切了你?这两年流窜北京骗钱,还用我再说么?”
 
活佛看警察,脸上很静。
 
警察:“我再说你可就没机会了!”
 
活佛:“警察同志,你想知道啥?”
 
警察:“你给我都交代清楚了,这里面不光你一个人的事儿。”
 
活佛:“从哪儿开始说啊。”
 
警察:“从头说!”
 
 
2
从头说,可难了,活佛的经历比警察掌握的复杂得多。
 
活佛来到地球那一天就变成了李振彪。
 
他从哪儿来?就从他从小长大的地方,活了三十年(活佛当时不知道,按地球历法他是活了六百一十年),死了。死完了,就来到了辽宁抚顺,一睁眼,躺在一家夜店的地上,头上都是血,正有个人拿手探自己鼻子,活佛后来知道这人叫王库,是李振彪的小弟。
 
王库:“我操!彪哥没事儿!别扶!操你妈咋那么不长心呢,容易引发脑震荡,我平时微信发那些文章你们他妈看没看啊,光点赞有个鸡巴用?……彪哥?彪哥?”
 
活佛摸摸脸上的红水,一下就知道了这是血。关于地球,人类,和李振彪的记忆,从那个叫大脑的地方出来,输入到了活佛的意识中。活佛想起了自己从小听的那些传说:死了以后,不会消失,而是去往另一个世界,见到很多鬼……
 
活佛猛站了起来,看向周围。
 
王库:“我操,彪哥……你是真彪啊,你没事儿啊?那啥,有伤的咱先撤啊,公安要到了。”
 
活佛就这么撤了,被几个跟他一样穿着黑西装的人送回了家,几个小伙儿还要守着,怕他出事儿。
 
活佛:“走吧,我今天本来应该是死了,变成鬼,结果这也不是鬼。行,没死了,应该就死不了了。”
 
声音飘飘的,说到死不了又沉下去,几个小伙儿懵一懵,各回各家了。
 
李振彪的身体情况反馈,他就是应该今天死,死于那一啤酒瓶子造成的脑震荡。活佛在李振彪身上复活了。可能也不叫复活,这就是宇宙中生命运行的方式?在一个世界“死”,在另一个世界“活”?我没死,李振彪就死了吗?活佛想着这些问题,头上血已经不流了。
 
活佛是后来的称号,活佛当时记得自己的名字叫格杰本乐仁波切,这在他出生、死亡的那个世界,是一个像李振彪一样普通的名字。
 
生产他的机构随机将这些名字发给每年产出的孩子,在一岁时有一次换名字的机会,两岁时还可以找一个人认为家长。这些机会格杰本乐仁波切都放弃了,到三十岁死的那一年,他依然是孤身一人,并且从未感到后悔。
 
3
在活佛的那个世界没有性别之分,其他事物他适应得很快,独独这个花费了不少时间,直到三年后他被警察抓住询问时,还是有犹豫。
 
警察:“性别。”
 
活佛:“……男吧。”
 
活佛用李振彪的身份又做了一段时间的看场,其间他按照李振彪的习惯开始嗑药,喝酒,赌博,维持跟几个已婚妇女的关系。活佛发现,这与他在之前世界所过的生活差不多,虽然在那个世界他只有精神生活,他从没离开过房间,但他就是觉得差不多。同样的痛苦,孤独,混乱,短暂的快乐,全部体验最终都要在脑子里完成,在追求快乐这件事上,肉体所能做的只是承担副作用。
 
这世界宽阔热闹,友好的人友好,不友好的可以解决。但还是差不多。进食维生与靠引力维生,交配繁殖与用模具制作后代,走路或者滑翔去你想去的地方或者被安排去的地方,头跟身体在一起,或者没有头身体却可以思考,过去活了六百一十年,现在活了半年,没有想通的问题与已经想通的问题……这些都没有什么区别。
 
活佛是在一次酒后对王库说起,“兄弟,我跟你说你说不说出去随意,我不叫李振彪,我真名叫格杰本乐仁波切。”
 
王库当场从脖子上摘下来一串儿佛珠,“彪哥,你知道我跟了上师的事儿了?”
 
活佛接过珠子,醉酒的大脑里感觉到了一些别的什么,“我不知道,啥叫上师?”
 
活佛搜索李振彪的记忆,他对此没有一点知识。
 
王库:“就是活佛啊,仁波切。”
 
王库也喝多了。
 
活佛一下有点激动,“你还认识叫仁波切的人?”
 
王库意识到李振彪的没文化,心里有点儿瞧不起他,在这段名为哥们儿兄弟实则只是一起赚钱的关系里,自己终于占了上风。
 
王库:“不是啥人,就是活佛,活佛就是仁波切,转世投胎的,印度来的上师,我刚拜了一个,不是你跟我提这个么?”
 
转世投胎的意思李振彪是知道的,格杰本乐仁波切也就知道。
 
活佛:“原来我是个活佛。”
 
到这个时候,王库觉得李振彪是真喝多了。
 
活佛捻一捻王库那串珠子,感觉更加明显,他能读出这串珠子的含义。
 
活佛:“这是无量珠,代表地藏菩萨的决心。”
 
王库惊了,“你咋知道!我分享的文章你读了?”
 
“不是”,活佛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天生就知道。我还知道给你珠子的人自称宗各仁波切,擅长的法门是炼药,吃了能见到极乐世界。”
 
王库“妈呀”一声,借着酒劲儿,成为了活佛的第一个信徒。
 
活佛没说出来的是,这串佛珠并不来自西藏,木料是新打的,它跟它的上一个主人,那个所谓宗各仁波切一样,都是广东湛江人。
 
4
活佛试了试,发现自己并不能读取其他人类的记忆,只有物品可以。
 
活佛见到宗各仁波切那天,就拆穿了他。活佛知道按照地球历法,自己还有三四十年好活。上一段生命中经历过的麻木没必要再经历一次,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追求有意义的人生,不如就从直率开始。
 
活佛:“黄一帆,你嘅名我知了,唔好咁继续呃人(骗人)啦。”
 
黄一帆就成了活佛的第二个信徒。
 
经由黄一帆介绍,活佛顶着自己的原名来到了西藏,又去了印度南部,那里佛法昌盛,他很快将变成一名真的活佛。
 
黄一帆直接带活佛去见了自己的上师,第一句话是,“老师啊,这位可是真的转世活佛啊,我们三生有幸啦。”
 
在活佛摸出黄一帆老师降魔杵的来历后,老师服了。
 
老师也叫宗各仁波切,老师也不是西藏人,更不是印度人,但活佛没从什么物品上读出他来自哪里。人跟一个地方绑在了一起,来自哪里就不重要了。
 
宗各不算是骗子,其实黄一帆也不算,他们心里都有虔诚,他们发现了活佛,比骗了多少钱都高兴。可惜活佛似乎也给不了他们想要的开悟。
 
宗各领着活佛在印度的寺庙间转了一圈,那些用来解答生命和宇宙奥秘的经文活佛都很快读取完了,宗各还领着活佛见了些在印度修行的科学家,那些用来解答生命和宇宙奥秘的知识活佛也很快读取完了。
 
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活佛的名头响了,都知道来了个真佛,什么语言学学就会,经文一遍就通,与物理学家聊粒子,与硅谷来的富豪聊设计,与搞音乐的聊到底什么音符才能最终在心中响起。
 
一个据说是改变了人类搜索行为的富豪,问活佛,“听宗各说,你来自另一个世界。”
 
活佛:“嗯。”
 
富豪:“那是在哪里啊?”
 
活佛:“辽宁抚顺。”
 
富豪一愣,听宗各解释了半天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富豪:“我是说上一个世界,不在我们这个世界。”
 
活佛:“辽宁抚顺在你的世界吗?”
 
看着富豪若有所悟,活佛觉得做活佛,跟做看场的,跟做生产官,真的没什么不同。可能还更容易。
 
5
跑了一圈,宗各问活佛什么感觉,活佛说,“知道得再多,也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大家都想跟着活佛走,可是活佛不知道该带他们去哪儿。
 
活佛:“我之前在房子里长大,后来做了一名生产官,活了三十年,按地球历法是五百一十年(他算错了),我没离开过我出生的房间。你们想修行,想去另一个世界,我呢,只想在这个世界到处走走。我已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宗各仁波切:“老师,你看我理解得对不对啊,你是不是想到人堆里狠狠玩一圈啊?我让你玩够。”
 
活佛跟着宗各回了国,去了北京。
 
活佛开始见到明星,富商,还有倾家荡产混进这个圈子的人。
 
没两天就玩够了,真没什么好玩的。
 
活佛想一想,最怀念的,还是刚到地球那晚,头上流着血,从夜店出来,看到的满天星星,他以前没见过星星。后来在印度见过更好的星空,还是怀念辽宁抚顺,隔着街边烧烤的烟,乱哄哄的星星。
 
此刻活佛和一群信众在某个富商的郊区别墅,宗各仁波切在领着大家嗑药,悟道,传播活佛的智慧。所谓活佛的智慧,要么是对上一个世界的描述,要么是对这一个世界的总结,在活佛看来,都算不上智慧。
 
刚刚在楼上一个女明星已经准备要献身了,她们总是做好了准备。其实活佛,包括宗各仁波切和那些骗子,大都没有那个意思,大家是要骗钱。活佛的情况复杂一点,他是依然很难接受生物有两种性别,而且还要搞在一起。
 
不过那个女明星被拒绝后,点起一根烟,靠在床头睡衣耷拉下来,说了一句话,让活佛想了很久。
 
女明星说,“大师啊,没想到你这么在意肉体。”
 
活佛觉得自己可能真是太在意身体了。他在上一个世界也思考过活着的意义,只觉得身体是累赘。现在事实证明身体确实可以更换,可他又觉得除了这副身体,其余都是假的,抓不住。
 
活佛都有点想宣布自己就是李振彪了,之前那些故事都是编的,那些渊博的知识,都是四十年来一点一点学的。
 
活佛走到院子里,找了个石墩坐,坐下感觉到这石墩有千年历史,感慨这富商比自己想的还有钱,而且眼光也不错。
 
怎么就信了宗各呢?
 
富商和女明星在宗各嘴里是傻子,如今在活佛看来,他们的傻可能是一种洒脱。聪明了半天,有什么用。
 
一条大狗溜达过来,进来的时候活佛就见过了,富商养的,面相凶恶,性情温和。
 
狗舔活佛的手,活佛一激灵,分明读到,“我叫萨格哲仁波切,上一世是一个接生官。”
 
6
活佛确认了狗来自自己那个世界。
 
活佛:“还见过老家人吗?”
 
狗:“刚来三天,还在塑造世界观。”
 
活佛跟狗交流的方式是摸着它的舌头,读取它脑子里刚刚生成的记忆,所以有一点延迟。
 
狗:“这个世界的人可以这样交流?”
 
活佛:“不是,这是我来了就有了的能力。你呢?也能读取记忆吗?”
 
狗静了半天,忽然兴奋了。
 
狗:“我可以闻到!我闻到有老家人!也是接生官!也在狗身上!”
 
活佛第一反应是想说让狗赶紧去找找,可一想,在他那个世界,他也不跟其他生物交流,跑来这里为什么就要跟他们交流呢?这是跟人类学的坏毛病吧。
 
狗:“我想去看看,我是一家人摸了鼓石死的,说不定都来这儿了,说不定我能见到他们,我想他们了。”
 
哦,原来人家在那个世界有交流。
 
活佛想着,松开了狗舌头,帮狗开了院门。
 
狗疯跑出去,不知道是真有那么多仁波切转世在了狗身上,还是地球上的狗就这样,几百条狗跟着它跑,一言不发,只有喘气的声音,在城郊无人的晚上吐着白气。
 
其中有条警犬。
 
牵警犬的人看到这异象很慌,可警犬挣脱了他,他怕丢了狗要担责任,硬着头皮跟着几百条狗跑到了富商的院子门前。
 
几百条狗陆陆续续进了富商的院子,活佛没看明白是怎么容下的。
 
警察跟进来,先看见活佛,又看到屋里影影绰绰的人。
 
富商开门出来看见警察,富商已经飞大了,大喊一声,“心魔!大师,心魔来犯啊!”
 
这些人就全被带回了警察局。
 
7
审讯室。
 
活佛:“就是这样。”
 
警察:“不成,我看你丫还是得去跪暖气管子。”
 
跪暖气管子,就是在那个钢管上跪着,又烫又疼。
 
活佛:“上一个跪暖气管子的,最后你们也放了。”
 
警察没说话。
 
活佛摸摸手铐。
 
活佛:“上次戴这副手铐的也是他……再上一个是偷了东西,但早先几起不是他干的,再上一个确实该死,再上一个……”
 
警察:“行了,知道你有超能力,你这意思,你是外星人呗。”
 
活佛:“你看过星空吗?”
 
警察:“看过,不过我们北京不常能看见。”
 
活佛:“你看星空的时候啥感觉?”
 
警察没说话。
 
活佛:“我看星空的时候,就觉得特别假。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外星人,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外星,我是灵魂还是肉体,我也不知道。我已经活了两辈子,我也不比你们更明白。”
 
警察看着活佛。
 
活佛:“你觉得我能判个什么。”
 
警察:“你想被关起来啊。”
 
活佛没料到警察这么问。
 
活佛:“嗯,我上一世一直在房间里,有点……”
 
警察:“想家了,是吧?”
 
活佛点点头。
 
警察:“你说怪不怪,当时在房间里不觉着难受,因为都这样儿,来了这儿回头一想,能气死,当时就觉得白活了。行啦,到了这花花新世界,折腾吧,还有超能力,对不对?在这边儿折腾一大圈,发现,得,还是白忙啊!”
 
活佛愣住了。
 
活佛:“你也来自我们那个世界?”
 
警察:“我只是去过你们那个世界。”
 
活佛想了想,明白了警察的意思。
 
活佛:“你……”
 
警察:“行啦,别你了,你以为就你自己这样儿啊?不愿意点透了你还没完了,显摆什么啊就你特别呀?不过我刚来那会儿也一样,都这样儿,又困惑又牛逼的,是不是?你这样儿的我见多啦。以后啊,想当活佛你就接着当,找个法律不严的地方。不过我劝你还是回去接着看场子,到了哪儿,就认哪儿的命。别折腾,别琢磨,这是我一点儿小小的建议。”
 
活佛:“你死过几回了?”
 
警察把笔录纸撕下来,卷成筒放在嘴里嘬了一口,就冒起了烟。
 
警察:“不记得了。”
 
活佛捻着手铐,捻出了几百个戴过手铐的人,有人犯了事,有人没有,他们曾经都有过一个共同点,就是早晚有一天,都会死。
 
警察:“估计你明天就能走了。”
 
活佛想,那明天就回抚顺吧。
 
早晚有一天,都会死。
 
这听起来绝望却是宇宙中唯一可以确定的事。
 
如今再也没有了。

(责任编辑:向可 xiangke@wufazhuce.com)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