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借钱 作者/顾颖

发布时间:2016-08-25 15:13|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张建新又来借钱了,这是他第四次问谢宁借钱。他借的数额不大,每次都借4000到5000,差不多就是半个月的工资,而且很守信用,月中借,下月初还。俗话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他的信用良好,所以谢宁每次都借得很爽快,但是三次以后,谢宁觉得有点不那么爽快了。她只是他的同事,不是他的亲人,更不是银行。
 
划账给他的时候,她低头按着手机,轻声说了句:“你应该有规划些,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
她不确定张建新听到了没有,因为她实在说得很小声,等她抬起头时,只看到张建新的背影。大概是没听到吧,她松了口气,端起杯子去茶水间走了圈。离下班还有半小时,她拿着化妆包躲进厕所化了个淡妆,梳顺头发。收拾停当,在厕所门口遇到Maggie,她揶揄地笑:“晚上有约会?”
 
谢宁对着镜子抿匀了口红,侧头笑道:“是啊,约会去了。”
谢宁到得早,把菜单翻了两遍,赵婷语和柳真都陆续来了。两人是谢宁的高中同学,在校时关系很好,现在虽然从事着各行各业,彼此间的联络倒没断过,只是约会的频次不算高,上次见面还是去年的春节。
 
这一年里赵婷语有了男朋友,大概是心情好,比原先胖了些。柳真却又瘦又时尚,原先的长卷发变成了时下流行的long-bob,她脸有些宽,这发型能挡脸,很适合她,头发染的是冷亚麻色,看起来很都市感。
 
女人见面,话题基本都从外形开始。瘦了,白了,发型换了,唇膏是几号色,哪里做的指甲。柳真的发型是话题引爆者,谢宁和赵婷语对此赞不绝口。柳真说:“那发型师真的不错,你们要是喜欢,我介绍给你们。”
赵婷语很是心动,忙道:“发给我发给我。贵不贵?在哪里?”
柳真道:“还好吧,时间有点长。我做下来是4800,包括了染和护理。”
谢宁和赵婷语均是一噎,惊道:“4800!!那算了,我做不起。”
柳真说:“这算便宜了,我办了会员卡,打好折这个价。你要是不做护理,估计3500就能做了。”
赵婷语摆摆手,侧身对谢宁说:“你知道她一年赚多少?她刚跳槽到新公司,年薪60万。我跟有钱人不是一个档次的,做不起。”
柳真放下酒杯,抬眼道:“拜托,小姐。做个头发有什么做不起的。你就是舍不得,哪里是真做不起。让你买个包包3500,贵不贵?你今天背的包也要七八千了吧。买包包是为了什么?漂亮。那做头发是为了什么,也是漂亮。一样的道理,买包包值,做头发就不值了?是你不舍得花这个钱罢了。”
 
赵婷语被她呛得哑口无言,气氛稍有冷场。还好谢宁看眼色,随便起了个话题,扯开了。
聚会结束,柳真在电梯口和她俩告别,去地库取车。谢宁和赵婷语则结伴步行去地铁站。两人从商场里穿过,不知为何有些沉默。路过B1的美食城,赵婷语买了两杯奶茶。谢宁说有些撑,赵婷语还是放到她手里说路上喝。
进站后,刚好一列列车开走,站台空空荡荡。她们坐在候车位上,赵婷语捧着奶茶若有所思。地铁通道的风渐渐吹来,直扑到脸上。列车的轰鸣声由远至近,震得耳膜闷鼓。谢宁站起身,对赵婷语大声说:“那我先走了。”
赵婷语对她挥挥手,说了句什么她没听清。走向了回家方向的站台。
 
蔡倩开着车,儿子辰辰一路叽叽呱呱地描述早教班里的小朋友,她充耳不闻。回到家里,车库已经停了一辆车。老公坐在沙发上,电视机里播着新闻。蔡倩把孩子带到房间安顿好,回到客厅拿起遥控器关上电视。
“我有话跟你说。”蔡倩坐到沙发上。
老公抬眼看着她,也不言语。偌大一栋房子静悄悄的,只有辰辰房间里传来隐约的动画片声音。
蔡倩心一横,把盘桓心中已久的话说了出来:“问你妈借点钱。等我们渡过难关了再还给她。”
老公不可置信道:“问我妈借钱?她和我爸住着老公房,拿着退休金。我们住着别墅,吃好的用好的,去问她借钱?”
蔡倩道:“我们的别墅是一次性付清的吗?500多万的贷款不用还?吃好的,用好的。好在哪里?现在你的工资连每个月的贷款都还不起,我拿积蓄在养家,日子好在哪里?当初结婚的时候你爹妈没出过一分钱,现在我们日子有困难,问他们借点怎么了。他们成天四国游,八国游,到底是谁日子好过?”
“别墅是我要买的吗?我当时怎么说的?我说没有人是靠工资买别墅的,等过几年我们经济条件更好的时候再买。是你死活要买。自从买了这别墅,我们的日子才过成这样。不然就算我现在行业不景气,至少不影响正常生活。”
“是我要买的!我做错了吗?这才两年涨了多少?如果不是我坚持要买,就你的工资赶得上房价的速度?是我的决定才让你这辈子住上别墅。”
老公被她噎得无话可说,从沙发上站起身反击:“既然涨了那么多,那就把房子卖了换小的,啥事也没有了,还能赚进一笔。什么身份做什么事,我人穷志短,没住别墅的命。
蔡倩僵在沙发上,反应过来,大怒。
“好!你没这命那你搬出去!我和辰辰留在这里。我有没有这个命我不知道,但我的儿子,他从记事起就住在这里,是我给了他这个命,绝对不能让他失去这个家。”
老公叹了口气,换了语气:“小倩你听我说,人活着不能被房子拖累了。别墅卖了我们可以买普通公寓,怎么会让辰辰失去这个家呢。他还小,很快就能适应新环境。况且,等形势好转了,我们还是能够再买回来。这只是权宜之计。但凡能过得下去的日子,干吗要去借钱呢。你说是不是?”
蔡倩冷冷地看着他,说:“我就问你一句。你不肯去借钱是不是?”
老公沉默了半晌,道:“我父母有多少积蓄我是知道的,这是他们的棺材本,我不能这么做。
蔡倩没有说话,转身上了楼。
 
第五次。谢宁在心里重复了一遍。她抬起头,用对方肯定能听到的声音说:“抱歉,小张。我这个月手头紧,不能借给你了。”
张建新有些愣,嘴唇动了动,啥也没说。又动了动,还是说了。
“宁姐,你不会是担心我不还吧?我会还的。”
谢宁说:“我知道。我是真没钱。这个月好几个红色炸弹,我得留着红包钱。”
张建新微不可见地向她颌首,转身离开。
不知怎的,谢宁倒有些心虚了,仿佛做了错事。忙又对着张建新的背影追加一句:“下个月我就缓过来了。”
张建新走后,谢宁在微信上和大学同学李悦玲聊了起来。
“别多想了。你这是斯特哥尔摩综合征。不借就不借了,这有什么好内疚的。况且你也没骗他。可不是要用钱么。上次说的果汁吧的事,我跟我舅说过了。他说水果批发这块没问题,他来提供。所以我们现在就是找店面,进设备,都是用钱的事。我合计了下,要是想地段好,启动资金得50万以上。”
谢宁被她宽慰了几句,心情舒展了些。桌上有两只橘子,是张建新刚刚带过来的。他每次来借钱总会带几个水果。谢宁伸手把橘子收到抽屉里,眼不见为净。
忙了一下午,快到下班时,却来了个意外的访客。柳真说正好路过她公司,约她喝杯咖啡。
三人的友情组合与两人不同,往往会出现两两组合。比方a和b要好,b和c要好,但a和c却还好。谢宁就是那个a,她和赵婷语要好,和柳真却还好。柳真和她很少单独约会,更别提找上门来。谢宁坐电梯下楼时还在想,怕是柳真有什么话想和她单独说。她的感觉是对的,只是她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果。
跳过常规的寒暄,互相赞美的开场白,欲言又止的犹豫,当柳真真的说出这句话时,她还是震惊了。
“20万???”她确认道。
柳真点头:“本来我想跟银行贷款,但是房贷还没还清,没批下来。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不可能帮到我。我知道这笔钱数目不小,我会把利息也算进去,时间不会太久,三个月以后我先还你10万,剩下10万半年里还清。”
难道今天真是个借钱的日子?刚刚才省下5000,这会儿却变成了20万。早知道不如把钱借给张建新了,根据运气守恒原理,没理由一天里要借两次钱。
柳真在那头解释。只是调个头,因为刚买了新车,却被中欧工商学院录取了。早知道就不换车了。不过好在也只是学费,真要借不到就不去读了。
俗话说,救急不救穷。从这点来说,柳真符合借钱的第一准则。再则她有偿还能力。而且柳真那么骄傲的人,开口借钱一定是没办法了。谢宁倏地一惊,她居然已经想到这么远。抬眼看到柳真眸光殷切,与她相接刹那,矜持地转开望向窗外。街旁的梧桐抽出新绿,恍若少年时光。
 
蔡倩没想到自己会走到这步。在跨进蒋太的豪宅前,她起码有8次想转身逃走。但每一次都会想到辰辰的脸。那小脸上满是骄傲:“妈妈,小朋友说我们家像宫殿一样。他们可喜欢了。他们还说,他们的家都是小破屋呢。”
她领着辰辰去过几个小朋友家,并不是小破屋,只是普通住宅。孩子和小狗一样,有着天生的势利。他们虽然不知道价值,但本能地知道什么东西才是好的,高级的。她无法想象卖掉别墅后,辰辰搬入他口中的小破屋后会是怎样的打击。
她的手悬在空中,按到了门铃上。
“蒋太。”
“秦太。”
当她穿过北花园踏进这所房子时,准备好的笑容已经挂上了嘴角。眼前这个微胖的女人看起来有些与年纪不符的充沛胶原蛋白的脸庞,但她眼角的皮吊得略有些紧,这让她欢迎的微笑显得有些诡异。
她赞美着蒋太的花园,她的房子,甚至她身上正穿着的睡衣。如果可以,她能把赞美说到地老天荒,但是这一连串的赞美终究还是要绕到今天的主题上去。
“蒋太,今天来,说实话,是有点事想请你帮忙。我先生他最近在做一个项目,启动资金不多,400万左右。但是之前他做的投资还没有变现,流动奖金只有200多万。我的钱全在理财产品里,年底才能拿出来。我手头的零钱就一百多万,所以还差50万左右。你能不能……借我调个头?到年底我的理财产品到期就能还给你了。说不定我先生的投资先到位,那就更快了。”
蒋太笑了,绷紧的眼角却没有一丝纹路。
“我明白了。秦太。你放心,等我老公回来我就跟他说。我是没有你好命啦,你老公赚了钱都交给你管,零花钱都这么多。我老公钱袋子看得可紧呢。反正你放心,一有消息我就告诉你。好不好?”
蔡倩点点头,那个“好”字吐出舌尖时,她分明尝到了涩然的苦味。
她把车开得飞快,逃回家中。换上她最贵的衣服,化了妆,戴上手表,挑了新款的酒神包。她打电话给大学同学李悦玲,问她等下是不是要送女儿小小玲去读英文班。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带着辰辰也过去了。见面后,李悦玲狠狠地赞美了她一番,从头到脚。她牵起嘴角矜持地笑了笑,脑中想起的却是蒋太那没有纹路的笑容。
 
自从上次聚会后,赵婷语有阵子没有提起柳真。时下流行三观相合,而金钱观无疑是其中是一观。金钱就像条大河,将她们分成了两岸。而谢宁自然也不会提起柳真,特别是在柳真借走她20万以后。
但是这一天,赵婷语还是忍不住在qq上八卦了起来。
“有时候真的觉得,有男人还不如有钱得来重要。要是让我选我宁可有钱。有了钱,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谢宁忍着笑意回道:“你这话怎么说得像有几个钱就自以为全天下美女任他挑的老男人。”
“我就是感慨一下。看看柳真,再想想自己。同样一把年纪,人家活得多滋润。”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也有她的难处,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谢宁的手停在键盘上,迟疑了一下,还是把这句话删了。
“你知道哇,她最近在健身。我说我也想运动,想办威尔仕的。她说那种连锁店人多,设备也差。她办的这家是针对外籍人士的,一年两万。她还请了私教,一节课就是350。她叫我跟她一起练,你说可能哇,我也知道什么是好的,但也要看人的呀,我又不是她,工资那么高。我花5000办卡都要考虑半天,别说是两万了。”
谢宁怔了怔,打出一串字。
“她是最近在健身,但卡是以前就办好的?”
“上周办的。她说公司有个女的身材好得要死,她受刺激了,也要练马甲线,就跑去办了。有钱人就是不一样,不过想想也是,她工资那么高,2万块也不算什么吧。”
谢宁在座位上呆坐了一会儿,站起来去厕所洗把脸。路过茶水间时,传来了Maggie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四周太安静,还是现下她耳目特别聪明,虽然很轻,她还是隐约听到了足以让她停下脚步的内容。
“要我也不借啊。大家只是同事关系,凭什么一直借钱给你。”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不借也就算了,干吗还说人家。再说张每次都送她东西的,东西倒收了,钱却不借。也蛮做得出的。”
“是哇?这倒不知道。她说什么了?”
“她叫张好好做人,别再这么混日子了。你说这又是何必呢,人家要不是有难处谁会来借钱呢。用得着这么居高临下吗。”
谢宁坐回自己的位子,拉开抽屉,那两个被遗忘的橘子早就烂了,凹陷的表面布满了盛开的霉菌。
 
一个星期以后,蔡倩才意识到她永远等不到蒋太的答复了。她早该明白在那没有纹路的笑容下面,她拿不到一分钱。蒋太是她认识的人里最有钱的一个,她天真地以为,对蒋太而言,借50万应该就像借50块一样,毫发无伤,毫无影响。
这一个星期,她等来的是蒋太的一条条朋友圈,她优雅奢华的生活,她收到的礼物,以及她新入手的一只爱马仕限量铂金包。她这才明白自己是有多愚蠢。在蒋太心里,她怎么会有一只包包那么重要。她怎么会把一只包包的钱借给她,助她渡过人生最大的难关呢?

看到那条朋友圈的瞬间,她失去理智般把自己所有的包包都装好,拿到二手店去估价。她没想到的是,每一只包买来时都像稀世珍品,在聚光灯下宛如女神般高傲,卖出去却连原价的三分之一都没有。说好的保值呢,世代流传呢。它们依然锦团花簇,只不过在她的衣柜里待了几年,就如同明日黄花。就像她一样,陪一个男人走了几年,就不再宝贵。
辰辰上床睡觉后,老公好声相劝。
“小倩,我们把别墅卖了吧。我答应你,给我五年时间,我会把它买回来的。”
蔡倩背对着他,置若罔闻。
老公抚着她的后背,轻声道:“对不起,让你吃苦了。”
若是三年前,他这般的温柔应该会让她感动得流泪吧。而如今,她还是流泪了,却不是感动。
她抑制着哭声道:“你不会懂。我在乎的不是我自己,而是辰辰。从小,因为穷,我走到哪里都抬不起头。别人用得起我用不起,所有的流行话题我都不敢参加讨论。我第一次偷偷吃肯德基,内疚得几夜没睡好。家里条件这么不好,我却在外面吃了这么贵的东西。这样的日子我已经过来了,我自卑了那么多年,不会让孩子再过这样的日子。”
“你想太多了,小倩。我不会让孩子过这样的日子啊。再怎么样,我也不会让辰辰连肯德基也吃不起。”
“不懂的是你!”蔡倩坐起身,满面泪痕。“生来就在低处,和从高处摔下来是不一样的!你以为搬出别墅,幼儿园老师不会知道?同学不会知道?他们还会和以前一样对辰辰?”
丈夫无言以对,嗫嚅:“人家也不会怎么样的。”
“好。就算他们不会怎么怎么样,你能保证他们连一个同情的眼神也没有吗?”
蔡倩注视着丈夫,一字一句:“我的孩子,一个同情的眼神也不需要。”
 
她已经无路可退了。也可能是失去最基本的判断力了。第二天送辰辰上英语班,李悦玲关切地问她是不是没休息好。她这才想起,这些年,身边犹在的情谊惟有李悦玲而已。在她面前,她是如此自信,让人艳羡。而她自以为所在的富太圈就在昨天打了她响亮的耳光。
她告诉李悦玲,她没休息好,因为有很烦心的事。
李悦玲问她怎么了?她的表情如此真挚,导致她在下一秒说出了她曾以为永远都不会说的话。
“我的财务遇到了重大问题。悦玲,你能借我30万吗?等今年年底,辰辰爸爸拿到年终奖再还给你。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辰辰爸爸的工作到了明年还是没有起色。我们会卖掉别墅,换一套普通住宅。剩余的差价可以偿还债务。总之这个钱,我一定会还的。”
李悦玲愣在那里,大概有5秒没有说话。这五秒慢长得像失眠的夜晚,她看着李悦玲错愕的,不知所措的脸在眼前一点一点放大。后悔的黑洞,将她一腔冲动的心一点一点吞噬。
“这个,我要回去跟我老公商量一下。要么……我晚点再给你答复?”
她仰起头,嘴角高高扬起,像接受别人道歉般:“没关系。”
 
距离柳真借钱的日子已经过了四个月,距离她承诺还钱的日子也超过了32天。
一切都是如此静悄悄。她没有打过电话来解释。微信上也没有提过,连朋友圈也只是转发过几条不痛不痒的鸡汤文。一个向来把生活过得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姑娘突然间就这么寡淡平静了。无论是出于好意或是其他意,谢宁作为朋友都该关心一下。
于是这天下午,趁着有空,她问了赵婷语。
“柳真?她挺好的呀。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谢宁道:“没什么。看她好久没声音,所以关心一下。”
“没有啊。她昨天还发了朋友圈,发的自拍。新做的发型还有指甲。我还想跟你说呢,发型真的太重要。我想过了,要不我也狠狠心换个发型,4800就4800了。”
谢宁点到柳真的头像上进入朋友圈。没有新发型和新指甲。最近的一条是一周前发的——《做一个真实的人比做好人重要》。
“宁姐。”张建新不知道何时走了过来,往她桌上放了两个苹果。
谢宁把手机锁屏,抬头问:“有事吗?”
“还是那个……这个月我家里有点事。上次你说下个月就缓过来了,所以我想……”
谢宁缓缓地摇头:“我没缓过来。还有,以后也缓不过来了。”
张建新的脸色从脖子处慢慢变化,在完全变紫红前他打算离开。
谢宁叫住他。
“苹果忘了。”
张建新看了她一眼,拿起苹果走了。
 
谢宁拿起桌上的电话,拨给了柳真。她一度猜测柳真会不接电话,她猜错了。电话响了十几声,柳真接了,并且亲切地唤她“亲爱的”。
“柳真,已经四个多月了。上次你说……”
“抱歉抱歉,我正想跟你说这事呢。我当时想,每个月存3万,三个月就能还10万了。忘了我刚换了新工作,开销比我想象中要大。所以这几个月都存不下什么钱。但现在好了,我的工作也进入了平稳期,接下来应该不会这样。再给我一点时间,年底我把20万一次还给你。”
谢宁沉默了半晌,开口。
“我不要求你还整数。有多少就还多少吧。每个月3000也行,5000也行,每个月有用剩下的钱就打到我支付宝上。你看,这样行吗?”
短暂的通话结束了。柳真先挂的电话。五分钟后,手机响了一声。支付宝收到一笔款项。金额三万。
谢宁发了会儿呆,给李悦玲打电话。
“行了。我的资金又周转过来了。我估计再过三四个月钱就到位了。要不我们最近去找找店面,你也跟舅再提一句,别到时候掉链子。”
“谢宁……”李悦玲的声音听起来磨磨叽叽,“怎么跟你说呢……我的资金出了点问题。果汁吧的事,最早也要到明年了。”
“……”
“叮。”
手机响的时候,蔡倩正在给辰辰穿衣服。她心不在焉地瞟了一眼屏幕,这一眼让她停下了所有的事。
和以往都不同,她这次在通讯录上按下李悦玲名字时,手指是微微颤抖的。一接通就劈头问道:“悦玲,这是怎么回事?”
李悦玲愣了下,说:“什么怎么回事?哦,钱到账了?”
“可是你什么也没有告诉我。借条还没写,卡号又是哪里来的。”
“你忘啦,上次你老公去欧洲,我不是让你帮我带了根皮带么。我有你的银行卡号啊。好啦,你别一惊一乍的,还钱的事不急,你慢慢还。能不卖房子还是别卖。我家小小玲可喜欢你家别墅了。你舍得卖我还舍不得呢。要是真还不起债就让辰辰将来做我家女婿吧。”
结束了通话,界面回到了手机银行。
一串数字,红色的+30,0000 安静地躺在那里。

(责任编辑:向可 xiangke@wufazhuce.com)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