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地狱代购 作者/大给

发布时间:2016-09-02 18:00|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1.
如果说嫉妒这种情绪的产生是明确的,那它的爆发则是不期而至的。

这天早上一上班,休息室里,戚蕊撞见新来的女实习生安琳穿着包臀短裙,跷着高跟鞋,一双腕子美好地撑在小圆桌上。阳光透过来,这女人歪着头看着滤挂咖啡里一滴一滴往下落的褐色液体。

戚蕊扫了一下那咖啡的包装,居然是来自牙买加的蓝山。她端着马克杯在饮水机前冲泡着自己的速溶咖啡,心里的嫉妒如手中渐热渐满的杯子一样,慢慢有些拿不住了。

一个新鲜人,职位没我高,长得不见得有多漂亮,可就是有钱(这事可真新鲜),可以方方面面打扮自己。最关键的是,她也不是什么富二代,几个月前跟每天拿乐扣乐扣带饭的女屌丝一路货色。

不就是代购了一款卖得不错的面膜泥么,干这些杀熟的营生发家,她不以为耻反而在所有人面前耀武扬威!

戚蕊愤恨地划开微信,看着自己冷冷清清的微店,商品琳琅满目,销量却只有个位数,嫉妒之心无法自持。

她始终不明白,自己标榜从韩国永登浦洞代购回来的纯天然韩式面膜,怎么就敌不过安琳店里那唯一的一款黑色玩意儿。虽然我的东西并不一定是亲自坐飞机买来的,但她的更是个名字都没有标明的三无产品,况且,只是随便拿个劣质的自封袋装着。

以为自己在办家家吗?戚蕊愤愤不平。
但看到那黑色玩意儿底下的评论,虽有不忿,但也不得不服气。

有人说虽然包装简陋,到手的时候瓶盖还没盖严,但只是刚刚处理了一下这些溢出来的残液,还没正式开始用,立马就发现自己的手白嫩了很多。一万个赞!

有人说闻起来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好像沥青跟硫磺搅拌在一起发酵了几个月,刚抹在脸上还提心吊胆的,但睡了一觉之后,效果真的是超群。

有人追评说,虽然价格贵,但用完这个之后,别的大牌都入不了眼了。店主真是神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代购来的。

2.
临睡前,戚蕊从包装盒里取出了匿名从安琳微店订购的面膜泥。

一如微店图片上显示的,只是一小袋黑糊糊滑腻腻的东西,手感发糯,恶心巴拉的。要说跟自己代购的黑猪泡泡泥有什么区别,就是这玩意儿不事包装,没有拿香精掩盖它由内而发的,一种沤了千百年的蛋白质腐烂味道。当她把黑泥从自封袋里挤出来,一股脑涂到脸上的时候,满脸飘散着的仿佛是从某种神秘腔洞里飘出来的臭味,实在令人不堪忍受。

戚蕊勉强自己闭上眼睛,好歹在床上躺了一分钟,她就不相信这东西能有评论里说的奇效。然而,随着时钟的走动,她终于还是挫败地感觉到了这款面膜的神奇之处。

面膜覆盖之下的皮肤越来越通透舒爽,好像有无数只小手在掏弄她成千上万个毛孔。舒服极了,甚至于可以说,更像是有无数只手穿越了毛孔和她的头盖骨直接按摩到了她的大脑皮层。

出于对竞品的好奇,戚蕊睁开了眼睛。她发现,这种被掏弄的感觉不只是一种感觉——面膜在蠕动,在台灯的照耀下,如波光粼粼的石油湖面——她吓得叫出声来,哆嗦着从额头开始揭下它……

成千上万根黑色的细丝从毛孔里牵扯出来,它们比戚蕊想象的要长,要韧……就像,就像,拔丝香蕉,就像一顶蠕动着的假发。它们被扔在地板上,一触地便枯萎干结,变成了一团绒毛状,好像某种不具名多毛软体动物的尸体。

戚蕊尖叫地跳出去老远,见那东西并没有带来再多动静,好半天终于恢复冷静。

即便在心有余悸之余,戚蕊却依然无法忽视自己的脸。前所未有的清爽。实际上,如果不看疗程看疗效的话,这面膜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一款。这是让戚蕊高兴的一点,而另一点是,她终于抓到了在安琳微店给差评的理由。她还拍了面膜的“尸体”以及自己用手捏红的半张脸,以便在朋友圈散播这款面膜有多么诡异的言论。
“求安慰,半张脸被蛰得火辣辣的疼,撕下来是这样,好恐怖,这一定是来自地狱的东西。”她说。

3.
戚蕊的信息在朋友圈里激起了不小的风浪,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大家都知道她所指的正是安琳。戚蕊的抱怨为其他同事打开了一个宣泄嫉妒之情的出口,平时与安琳和睦的另几个实习生也悄悄转发,并选择安琳不可见。
戚蕊下班的时候故意绕道安琳的工位,想看看她还能不能神气起来,却扑了个空。趁着安琳不在,一个实习生正偷偷用订书机把安琳桌上的文档口订住,满脸挂着的是掩饰不住的恶意的笑。

“安琳早退了?”
戚蕊的问话吓了实习生一跳,她慌忙把订书机藏在背后,唯唯诺诺地说安琳今天就没来上班。
戚蕊嘟囔了一句:“那我怎么没收到假条呢?”

安琳这小妮子是在跟我示威呢吧。她想。
看见戚蕊脸上慢慢集聚的愠怒,那实习生不敢接话,只是故作镇定地拉开安琳工位的抽屉,把订书机丢了进去。
那抽屉里塞满了深褐色的药瓶子。
戚蕊的眼睛抓住这一瞬,从里面掏出一个来。这玻璃瓶子半指来高,里面残留了一瓶底的液体,铝皮包裹的橡胶瓶盖上有一个针孔,看来是注射药。可惜看不到是什么名字,标签被安琳给撕掉了。

戚蕊把抽屉往外又拉开了一点。药品后面,藏了许多用过的针头,有的挂着血丝有的粘了些黏稠的浆液,貌似是呕吐物。

戚蕊心底泛起一阵恶心,同时对于藏了一抽屉针管不知道做什么用处的安琳,又有些惧怕起来。

回家的一路上,戚蕊的思绪夹杂在怎么样借这个事情在公司再让安琳喝上几壶与如果这样做安琳这个让她摸不透的人会用什么手段报复自己之间。刚走进电梯,她便收到了一个微信,居然是安琳发过来的,她说:“戚总监,面膜的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想了很久,觉得还是登门拜访当面向您表达我的歉意比较好。这个点儿,您应该下班了吧?我已经到了,等您来开门。”

看到这里,戚蕊浑身发紧,她抬起头看着电梯顶上,那个不断接近自己所住楼层的数字,慢慢捏紧了自己的挎包。她想象安琳站在黑暗的楼道里,像一团凝固的影子,等着自己上门的画面,就觉得事情不会是道个歉这么简单。

4.
电梯门哗啦一声打开了。戚蕊先小心翼翼地伸出半个脑袋,确认了一下楼层,然后才把整个身子探了出来。
这是她家楼下一层。

戚蕊觉得抵达之后,电梯门哗啦啦的那一声响势必会引起安琳的注意,所以她决定提早一层下来,然后沿楼道上去,那样可以避免安琳的突然袭击,也可以给她多一些观察周遭环境的时间。

看到了那些带血的针头,她现在认为,安琳不像她表面的那么好欺负,多少有些病态,像是会突然拖出一把刀插在她肩头的人,现在防范一些总归没有错。

楼道里黑浓得化不开,有如一截深埋在地底逾千年的空间,黑色又发酵出更黑的黑色,沁入闯入者的眼球里。抬头看去,只有上一层楼道门上竖条状的玻璃窗中透进来一点电梯厅里的黄光,尚且让人辨别出目的地。

戚蕊扶着墙,一寸一寸地挪动自己的脚,小心地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导致楼道里的声控灯亮起来的声响。

她死死盯着头顶上发光的门,辨认着那扇门里任何异样的响动,然后,视线便落到了门底的缝隙上。那里有一条细细的黑线,从门里穿过门缝一直牵扯到她脚下的阶梯。
黑线在缓缓移动。

她的脚趾头立马感觉到被什么细碎微小的东西擦了一下,脚下一软,吓得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跟那根会动的“黑线”又凑近了一些。原来是一队正在运东西的黑色工蚁,每一只头上都顶着一小片像是石膏、云母一样薄薄的白色物质。

戚蕊不记得自己在家门口放过这类东西,引来了这样一群蚂蚁。她逆着这群蚂蚁的方向爬上楼,悄悄透过玻璃看向自己的家门。墙的拐角挡着了她的视线,但她还是看见了安琳贴着墙的半个身子。

那半个身子在黑暗中静静地伫立着,那对蚂蚁正沿着半条腿上的红色高跟鞋爬下来。
戚蕊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叫声,底下的蚂蚁却忽然全都昂起了头,发出了类似新生婴儿才能发出来的尖利哭声。这样看起来,这些黑色的虫子一定不是蚂蚁。她吓得后退了几步,再一抬头,发现安琳站在了玻璃窗前冲她笑,嘴角咧得很开。

“我刚刚有敲门,听到里面有动静,是有家人在吧?不知道为什么没来开门。”
戚蕊哆哆嗦嗦把手搭在膝盖上,局促不安地回答:“哦,那是我妹妹,她……身子不方便,终日里躺床上的,轻易不应门。”

见戚蕊始终盯着自己的嘴角,安琳半张着嘴笑了笑:“这是噬骨虫。”

安琳的颌骨处皮下,无数个小突起耸动着,好像两瓣会蠕动的苦瓜。那些黑虫子一只一只顶着白色的块状物沿着她的嘴角爬出来。
“可以帮你啃掉多余的骨头,瘦脸。”安琳又笑。

眼前这个超现实的画面把戚蕊震慑住了,她礼貌而恍惚地把矿泉水递给安琳,心里有无数个问号,却不知道从哪里问起。

“没错,他们是来自地狱的东西。”安琳相当坦诚,“包括你用过的那个面膜。它的效果不会差,但是对于一般人来说,使用过程确实令他们难以接受。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我的东西无疑是好东西,戚总实在不能接受的话,也没办法,支持一下小妹创业咯,至少不要给差评嘛。要是戚总觉得还行,今天这个噬骨虫我送给你好不好!?新产品。”

安琳说这话的时候,把自己的脸凑近了戚蕊,最后一只虫子叼着安琳最后一块多余的颌骨从她嘴里爬了出来。安琳之前还有些婴儿肥的脸,此时变得又尖又长。

确实是非常惊人的效果。戚蕊犹犹豫豫地问:“你是怎么弄到这些东西的?”

“自杀。”安琳抬头喝水,一双大眼睛在矿泉水瓶子后面观察着戚蕊的反应,她的眼神被扭曲的瓶身折射出来一抹神秘感。

“确切地说,是想办法让自己进入濒死状态,这时候你会看到一条通往地狱的灵魂通道从你眉心那块,慢慢地打开。打开了,就爬进去,在那里找到你要的东西,然后在洞口关闭之前爬出来。这个洞打开的时间,取决于你弥留时间的长短,通常根据自杀方式的不同而有所区别。跟你把自己唤醒的方法也有关系,这个程度是很难拿捏的,一不小心就过去了,我一般是给自己注射微量毒药去死,然后在自动注射解药的装置下活过来。所以你看,做‘地狱代购’是很不容易,很危险的。”

“而且是很难令人理解的,冒着生命危险做这种事情……值得吗?”戚蕊嗓子发紧。
安琳笑了笑:“当你拿到订单,获得好评,收到钱的那一刻,就什么都能理解了。到时候,不仅会理解,而且还会想方设法延长弥留时间,以便进入到地狱更深处,拿到更神奇的产品。”

5.
安琳的噬骨虫在微商上大受欢迎,因为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即便售价不断上涨,销量还是节节攀升。她风光地辞了职,来公司打包个人物品的时候,开来的是一辆保时捷。临走前,还请同事们去了一家昂贵的日料。尽管大家都报复性地点了很多看起来没必要的菜,但结账的时候,安琳还是笑眯眯的。

那一天,大家都把自己灌醉了,特别是戚蕊。

她的钥匙怎么也插不进锁孔里,拍了将近半个小时的门,才听到门锁咔嚓声。从小得小儿麻痹的妹妹戚蓉腰部以下瘫在地上,她一手撑地,把上半身昂到极致,另一只手才将将够到门把。为了开一个门,她浑身都湿透了。把戚蕊扯到床上,又令她气喘了半天。

一切都是因为腰下这两条累赘,疙疙瘩瘩扭曲盘缠,恶心了她二十多年。

很多次,她趁家人不注意,菜刀都举过头顶了,照着大腿根要一刀两断,一了百了。但,每次到了最后关头,想到姐姐戚蕊从小到大是如何怜惜并悉心照顾自己,如何找一切机会开导训诫自己,便觉得未来的自己未必是行走在一条注定没入黑暗的道路上,因而始终做不了最后的决定。戚蕊就像戚蓉手里握住的一根悬丝,让她抱有一点信念,苟延残喘到如今。

后半夜,戚蕊从噩梦中惊醒之后,就一直无法再闭上眼睛,脑海里满是安琳保时捷的引擎声和她叫服务员开出一瓶昂贵红酒时高亢的招呼声。像几千根银针刮擦着她的头盖骨。

戚蕊知道自杀是怎么一回事,从小到大,她撞见过戚蓉自杀未遂的场面太多了,似乎……想真的死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就为她假性自杀的计划,带来了不少信心。

戚蕊把电风扇的网罩打开来,卸下了扇叶,并找来一根麻绳,把两端交错拴在风扇转轴上,最后把自己的脖子套进了绳圈里。

第一次,她定时半分钟。这半分钟时间里,风扇转轴像拧麻花一样把绳圈渐渐收紧。她眼睁睁看着绳子掐住自己的气管,越陷越深,转轴开始吃劲,紧接着感觉呼吸有些吃力。

在戚蕊的大脑将将闪现“死亡”这个词之时,设定的时间到了,绳圈一下子松卸下来,她大大地吸了一口气,迅速找回了活着的感觉。这一次的尝试,又一次增加了戚蕊把自己的性命拿捏在死而不僵这个绝佳状态的自信。
第二次,戚蕊把时间翻番,定到了一分钟。
最后关头,风扇转轴发出了咔咔声,不过此时的戚蕊已经听不到了。就在她闭上气门的瞬间,脸上的那双眼睛闭了起来,脑海里却同时睁开了一双眼。她看见白茫茫一片里,一个黑洞由一点越开越大,最后变成一个市政下水道的大小,幽幽地悬在她面前。

戚蕊躬下身子立马钻了进去,爬了大概十米,身子一沉,掉进黑漆漆一片虚无里。
等她适应了这一片仿佛集齐了人世间所有的黑的死亡地带,放眼看到的,是一片地形怪异的广袤大地。到处布满了纹路扭曲的石头,像毛细血管一样的河道,以及缓缓蠕动着的大小不一的不明物体。

戚蕊脚下,一条羊肠小道引向黑暗的更深处。小道上的“土壤”软软的滑滑的腻腻的,一脚踩上去,立马从一个个小孔里汩汩冒出来许多黑油,好像踩在了一只巨型无毛生物正在腐烂的尸体上。

戚蕊拿手指捻起那黑油,这不就是安琳的那款面膜泥吗?又拿脚后跟往地上用力碾了几下,更多的黑油像矿藏一样源源不断冒出来。戚蕊估摸算了算,就这一脚,安琳至少就赚了万把块。没等她做更多感叹,她身后从黑洞里射进来的光芒开始晃动起来。

那个洞好似一个渐渐愈合的伤口,眼见着关闭。戚蕊赶紧胡乱抓了一把黑油在手里,返身钻回洞中。洞壁波浪一样动荡着,戚蕊找不到着力点,爬得异常艰难,幸而她之前离开洞口不是很远,在洞口呼啸着关闭的最后一刻,好歹把自己一个零件也不少地带回到了现实世界。

电风扇准时停止了转动,戚蕊猛然睁开眼睛,被掐死一分钟的气管重新抽上气来。
“好险!”
灵魂刚归位,戚蕊便急忙检查自己手里最后抓住的那一把黑油还在不在。手是干干净净的,一如她“死”之前。
戚蕊遗憾地叹了口气,就这一口气,叹出来的却是一嘴的黑油。原来,在地狱抓住的东西,是从她嘴里涌出来的。

第二天,戚蕊的微店便更新了。

上架的新品是跟安琳同款的面膜泥,包装上更上档次一些。这带给了她开微店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漂亮销售数字和可观收入。但此时的安琳已经开卖那个噬骨虫了,这回还是用的不能算是包装的包装——一片全麦面包,外面再套上一个自封袋,那些虫子就藏身在面包片的气孔里。可是,销量是那款面膜泥的两倍。

刚赶上安琳的业绩,人家又出了新的爆款,可想而知,戚蕊的成就感并没有持续多久。把衣柜里所有的衣服全部都换成了自己喜欢的款式,帮妹妹戚蓉购置了一套来自北欧的睡眠系统,都没有让她高兴太久。
不过就是人家“死”得比自己娴熟,可以在地狱之路上走得更深而已。

随着一遍遍进入地狱,戚蕊不断加深了对自己生命力的了解,电风扇的定时已经可以达到两分钟。即便是这样,走在地狱里那条羊肠之路上,眼巴巴前面不远处就可以看到一棵枯树上爬满了噬骨虫,她却总是来不及迈出最后那几步就得要折返,时间还是不够,对于自缢这种死法,她已经探索到了尽头。为此,戚蕊查阅了许多科学杂志,希望可以找到一种可以让“死者”获得更多弥留时间的死亡方式。

在一本《柳叶刀》杂志上,她第一次看到了“生命冷冻学”这个专业名词。

工人们把一台大容量的冷柜抬进了客厅,戚蕊此时已经瞒不住自己的诡异行径。事实上,她现在脑子里全是如何拿到虫子,如何赶超安琳,也不在乎戚蓉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

听完戚蕊专心研究冰箱使用方式时几句不耐烦的解释,戚蓉才知道自己的姐姐这些日子越见憔悴的原因,还有她脖子上那些消了又长的勒痕的由来。

戚蕊决定把一台定在一个小时之后开启的小太阳和自己一起塞进冰柜,戚蓉百般劝阻她,就像她当年百般劝阻戚蓉不要自杀一样。
戚蓉坐在躺椅上,喋喋不休,晓之以情。

戚蕊正为自己制造的绝妙自杀机器得意着呢,心里酝酿的全是打败安琳的大计,不耐烦起来,居然恶毒地回了一句。

“再怎么劝我,我都不会感谢你的。自己说实话,今天你落得个成天躲在家里,不敢见人的下场,对当年那个挡着你去死的人,就真的没有一点恨意吗?我倒是有些后悔了,那时候不懂得你现在会如此生不如死。”
戚蓉听了,立马闭上了嘴巴,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倏忽消失了,就像她的下半身一样凝结干枯。

关上冰箱门大概45分钟之后,已经全身麻木的戚蕊感觉到冷气从鼻孔沁入了自己的脑子,原本晃荡莹润的脑浆,慢慢挂满了晶霜。不一会儿,源自大脑深处忽然的一个寒颤,打开了戚蕊的地狱之门。

爬过黑洞,来到之前用尽方法抵达过的最远距离——那棵枯黑的树前,戚蕊扭头看了一眼远处的洞口,没有塌缩的迹象。看样子新方法奏效了。她把手掌弯起来,沿着树干刮了一下,便把厚厚一层噬骨虫拂到了手里。戚蕊抑制不住地笑起来,可她刚准备把另一只也装满,背后还是响起来她不想听到的动静。

灌向那个洞口的风比平日里要急,也就意味着,那个洞口回缩的速度要比平日里快。戚蕊骂了一句脏话,甩开膀子就往回跑,最后几乎是像湿着手穿皮手套一样把自己硬挤进洞口的。自顾都不暇,手里的虫子自然一只不剩全都漏掉了。

在冰柜里醒过来的时候,戚蕊抱在怀里的小太阳已经启动有一段时间了,哔哔啵啵的电热管直照她的面门,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热度。事实上,从冰箱里爬出来两天了,戚蕊还是全身乏力,脉搏微弱。
看来还是差一点,她想,之前所有的努力真的是到了自己的极限了,所谓的元神大伤。

同样是人,同样是女人,为什么安琳就可以“死”那么久?戚蕊百思不得其解。听说安琳搬进了一个大豪宅,而且注册了自己的化妆品公司,准备要创业了,向着传奇女强人的身份攀爬。而就在半年之前,她还是一个面试的时候在戚蕊面前紧张得不停搓手指的毕业生。

“这简直太不公平了,她一定瞒了我很多事情,自己留着私货。”
看着安琳微店与日俱增的销量,戚蕊无法抑制自己的愤怒。

6.
安琳所住的别墅并不难找,她的房子是这个新建的托斯卡纳别墅区里唯一到了大半夜还灯火通明的一栋。没有猜错的话,大半夜正是她的“生产”时间,而她的厂房就是自己的卧室。

戚蕊雇来的那个年轻人轻松地翻过围墙,玩杂技一般沿着水管攀到二楼,从窗子闯进这所别墅,然后帮戚蕊打开了大门。年轻人收了钱之后逃也似的跑了,临走前,脸上挂着的是满满当当的惊恐,而他的惊恐正是经过安琳卧室时带出来的。

戚蕊吞了吞口水,疑惑地走了进去,只见安琳正熟睡在自己的床上,一根注射管从她的动脉牵扯出来,连接到挂在床头的一只吊瓶上。吊瓶里装着半瓶透明液体,而液体的上面铺着一层比液体密度更小的油状物。那应该就是她的定时装置。这样的点滴瓶在床边摆了大概有十多个,旁边还堆了几箱药品待用。

看来,安琳的生产效率很高。床柱上,窗帘上,地板上,还有卧室里其他家具的表面爬满了刚刚从地狱里带出来的噬骨虫,她像是把整个地狱搬进了自己的卧室一样。

戚蕊被眼前这一幕热火朝天的“生产”景象所震撼,正愣神间,一只像是巨型蚊子和深海乌贼结合体的生物扑闪着透明的短翅掠过她肩头,落在了不远处的台灯上。它有一盘卷起来的针形口器,以及一只光溜溜鼓囊囊的腹囊。这玩意儿是安琳从地狱更深处找来的吧?是她的下一代爆款?

看着那东西悠闲地拿尖利的下肢挠着脑袋,戚蕊红了眼睛,深深地叹了口气。她径直走到安琳床边,二话没说就把点滴瓶取了下来,从地上一堆药品里拿了好几支,全部注射进了点滴瓶里,这样,安琳沉睡的时间会远远超过她所设定的那个安全值,永远别想从地狱里爬回来。

安琳究竟为什么会获得比自己长那么多的弥留时间,这已经无关紧要了,既然她那么想呆在地狱,就让她的这趟“代购”之旅有去无回吧,爱找多少爆款找多少。从此,我一家独大,就算只卖那些面膜泥,也够我赚出一个让人嫉妒的明天了。

安琳的死使得她的微店从此断货了,意识到这个事实之后的拥趸们,一夜之间全都涌到了戚蕊的店里。数字屡刷屡新,订单纷至沓来,戚蕊满心欢喜,立马实施了新一次的“自杀”。

并没有对自己的生命太过苛刻,也没有往深处走更远,戚蕊很安全轻松地收集到了许多面膜泥。捧在手里的这些黑油,在戚蕊眼里,全是金灿灿的黄金。她先把自己的衣兜都装满了,然后又抓起一把准备往自己的嘴里塞。一次能多带点出去,即便回到现世的时候连续呕吐个几小时也不怕。

这样想着,她又往深里挖了一把。这时候,一双脚忽然站定在她眼前。

是女人的脚,纤细,雪白,只是全身的血管包括毛细血管都是凸起来的,呈现出一种黯淡病态的粉红色。粗看下来,眼前的女人仿佛裸着身子穿了一件紧身而华丽的由毒血织就的蕾丝。
在满脸的粉色蕾丝下,戚蕊认出她是安琳,是安琳被囚困在地狱的鬼魂。

“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安琳张嘴说话。连她的整个口腔和舌头都是粉色的,喉咙口的小舌头像融化震颤的粉色油漆一样。
戚蕊惊得后退几步,转身就想往自己的洞口跑。然而,身后一个未成形的婴儿挡住了她的去路。
“跟我儿子打个招呼吧。”
那婴儿血糊糊如一团未嚼烂的牛筋。

戚蕊结结巴巴地问:“谁?你儿子?”
“你杀我的时候,不知道我已经怀孕了吗?如果你能费心多看几眼我的肚子,就会发现的。”安琳哀怨地瞪了戚蕊一眼,哼了一声:“或许,即使你发现了,也下得去手。嫉妒蒙蔽你了双眼。”
戚蕊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琳又看了看自己枉死的小儿,露出悲戚之色:“你嫉妒我每次在地狱呆的时间比你长,可你根本不知道为此我要经历多么可怕的折磨。之前我没有告诉你,要进出地狱,不一定非要通过自己的洞口的,血脉至亲之间相互通融。我带着肚子里的宝宝一起自杀,毒药先是使我自己窒息,打开了我的黑洞,我在地狱呆到洞口关闭也没有关系,因为等毒药通过我的血管侵蚀到我肚子里时,我宝宝的洞口才将将打开,这样,我就可以从他的洞口出来。明白了吗?我借用了我宝宝的生命来接续我‘代购’的时间。就这,还招来你的报复……也算是我的报应吧。”

说了这么多,安琳以为戚蕊会为自己的行为表示懊悔,可看她,却是一副知晓了秘籍之后,醍醐灌顶的样子。
“很开心是吗?准备等下就试试这个方法?”安琳一步一步朝戚蕊逼近:“你觉得,今天你还回得去吗?”

说着,安琳就尖叫一声朝戚蕊扑过来,戚蕊仓皇转身,脚下一软滑倒在地,倒让她躲过了安琳这一扑。没等她喘过气来,那小婴儿却爬上了她的背,拿嘴噬咬着她的肩膀。戚蕊痛叫几声,连忙在泥地里打了个滚,咬着牙把那婴儿蹭掉。

大风又开始往不远处的洞口灌,戚蕊挣扎起来朝那里跑去,却像一口破口袋扑倒在地。她的脚被安琳拖住了,在地上扭打纠缠半天,怎么也摆脱不了。
洞口越来越小,安琳笑起来的嘴咧得越来越大。

还有几秒钟,生路就要闭合。戚蕊感觉全地狱的黑暗朝自己压过来,安琳就像是地狱伸出来的一条舌头,紧紧地将她缠住。戚蕊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忽然,她感受到了从天降下来一股拉扯的力量,一下子将她从安琳的缠绕中夺出来,窜向已经变成一条细缝的洞口。
“你哪天进来,我哪天在这个洞口等着你!”
耳朵里还萦绕着安琳气急败坏的尖笑,戚蕊艰难地睁开了双眼。

她发现自己已经倒在了冰柜外,旁边的小太阳开足了热力,戚蓉张开自己的上半身,拿一条厚毛毯,紧紧地包裹住她。
“我把你救回来了!?”戚蓉欣喜万分,把姐姐抱得更紧了。

戚蕊全身乏力,戚蓉赐予她的温度像是一张刚刚从热水里拧出来的毛巾,蒸腾着她全部的恐惧和疲惫,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妹妹的拥抱。
这就是所谓的血脉至亲才能带来的体会吧。她想。

7.
买家催单的提示音不断从手机里跳出来。
戚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原本以为杀掉安琳之后可以从此畅行无阻,却没想到反而把自己的出路给堵死了。这下才真正是从天堂掉入地狱了。

看着微店里买家们已经付款的巨额数字,如今没办法发货的话,她就不得不把已经揣入口袋的钱,甚至是已经规划好怎么花的钱掏出来还给人家,这样的痛苦,实在比在地狱受磨还令人难熬。

这几年来,戚蓉的两条病腿越来越扭曲变形了,睡觉的时候,被子都捋不平,硬生生地撑起,看着有些无奈和可怜。她不出门,没有男朋友,无法生育,最惨的是,长得居然还挺不错,如果没有残疾的话,会是很多人追求的对象。

那她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戚蕊走到戚蓉的卧室门口,看着床上蜷曲消瘦的身影,细细地想,她内心深处始终是怀有自杀辞世的念头的吧?何况,并不是让她真的死去。
想到这里,戚蕊把妹妹推醒了。

跟戚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讲清楚了之后,戚蕊发现她果真没有表现出太多抗拒。

“把订单完成就收手,你从小就有经验的嘛,不是吗?”特别是提议两人一起自杀,说到这一句的时候,戚蓉只是愣怔了一下,昂起头看了戚蕊一眼,也没有提出其他的异议。
“到头来,还得麻烦你协助我了。”戚蓉的语气绝望而冷淡。
戚蕊呵呵一笑。

事情谈妥了,戚蕊把戚蓉抱进了冰柜。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她看见戚蓉的睫毛上结了冰霜。问:“你快了吗?”过了几秒钟,戚蓉从喉咙里发出“嗯”的颤音。这时候,戚蕊才爬进冰箱,握紧了妹妹的手。

对于通过别人的洞口进入地狱这件事,戚蕊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她尝试着闭上眼睛,慢慢走向混沌。又过了十几分钟,她意识到自己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眼皮下黑暗光景一换,进入了一片白的世界。

戚蓉就在她身边,而眼前,就是戚蓉的洞口。
“进去吧。”戚蓉冷淡地说完,率先爬了进去。
这时候戚蕊才发现,在这个世界里,戚蓉站起来了,行动敏捷,是个完好无损的正常人。

她无心为妹妹感到高兴,跟在戚蓉身后进了地狱,踏上了一片跟自己的黑洞里面完全不一样的地界。虽然地形依然诡异,仍是黑黝黝一片,但安琳的鬼魂确实没在这里候着自己。

戚蕊往地上剁了一脚,黑色液体油汪汪地如约冒出来。
“赶紧装吧。”她吩咐道。

戚蓉却没有停止往前的脚步,她欣喜于自己突然的行走自如,激动之中,大叫着朝深处跑去,也顾不得无边的黑暗里有些什么。
看见戚蓉越来越小的身影,戚蕊赶紧叫住她。

“不要跑远了,在洞口关闭之前必须离开,要不然你会真的死的!而我……”戚蕊无法想象自己的灵魂囚困在别人的黑洞里,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黑暗中一片沉寂,一阵大风刮过,戚蓉不断远去的影子又飘忽了几分,戚蕊真的焦急起来,以为戚蓉高兴得过了头,再也回不来了。

洞口开始合拢,戚蕊有些绝望地站起身,不忘往口袋里添上最后一把黑油,一边朝戚蓉的方向继续呼喊,一边往洞口的方向退。最后一眼,还没有看到妹妹折返的身影,戚蕊只好返身爬进了洞里……就在她落地的一瞬,身后有人抓住了她的裤脚,她一带,就把戚蓉给带了出来。最后关头,这个疯了的残疾人还是找回了理智。不仅如此,她手上还多了一只奇怪的生物。

戚蕊定睛一看,是她杀安琳那天晚上,在安琳卧室看到过的那种蚊子和乌贼的结合体。

在冰箱醒过来,戚蕊的嘴巴里先是吐出大量的黑油,然后喉头一紧,又吐出来戚蓉找到的那只奇怪生物。戚蕊根本不知道这生物有什么用处,现在也不想知道。她只顾着把黑油装袋,赶在最后关头准备发货。

不知道过了多久,客厅里忽然传来戚蓉的惊呼声,忙得焦头烂额的戚蕊才回过神来。

只见那只奇怪的生物正趴在戚蓉的小腿上,针似的嘴插进她的肌肉中,鼓鼓囊囊的囊袋大大小小有节奏地压缩着,往里面注射着什么东西,不一会儿便瘪了。那生物也随之变成皱巴巴一团,死掉了。

戚蓉的腿变得饱满了一些,感觉似乎恢复了一些活力。她尝试着站起来,之前萎缩弯曲的小腿,居然可以承受住一点她的体重了。戚蓉为此惊喜万分,她眼睛里闪耀着光芒和泪花,难以置信地看着戚蕊。

戚蕊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为妹妹高兴,但她更高兴的是,如今不仅货物搞定了,又发现了这只神奇生物其实有填充肌肉的效果,也就是说,它将会是一款非常畅销的塑肌产品。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她成功上架这款产品,也算是超过了安琳的成就吧。

所以当戚蓉大叫着,“姐,我们再去一趟吧,把我另一条腿也治好!这一次,我们要自杀得更彻底一些”的时候,戚蕊答应得非常痛快。

当天晚上,戚蕊就通过安蓉的通道再次进入地狱,这一次她把冰柜的温度调得更低,让她们俩有时间在地狱里跋涉得更远。戚蓉的情绪前所未有地亢奋,她也说不清楚上一次是在什么地方发现那生物的,只是奔着一个方向不停往前走,拿眼睛四处搜寻着。

戚蕊也像盲人一样,拿手往四周扒拉着,希望能走运扒拉到那生物的翅膀之类的。然而几分钟过去了,她们一无所获,戚蓉有些跌跌撞撞起来,口中喃喃自语,失望透顶。就在戚蕊意识到她们已经走得太远,觉得是不是该往回走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阵野兽的吼声。

戚蓉拔腿便要往叫声处跑,戚蕊一把拉住她:“太远了!没时间了。”
“时间够的,你不是说我自杀经验丰富么,在冰柜里我可以坚持很久的。”戚蓉的脸上写满了疯狂的神色。
“不行。现在我跟你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你不能拿我的生命冒险。”戚蕊斩钉截铁地说。
“那你回去好了。”戚蓉甩开戚蕊的手,头也不回地跑向深处……
戚蕊朝戚蓉的背影狠狠骂了一句,实在没法管她了。她踉跄着从泥地里抽出脚,仓皇转身逃命而去。

8.
医院。
戚蓉全身插满了导管,躺在了加护病房里。

“非常遗憾,因为暴露在低温环境中的时间过长,你妹妹已经进入休克状态,而且,如果没有奇迹的话,她将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医生说。
“也就是说,一直处于弥留状态,所以她的通道是一直打开的吗?”
“什么?”医生拿笔敲了敲自己的文件,表示不懂。
“没什么。”戚蕊赶紧收下话头,扭过头去。

等医生出了门,戚蕊才重现抬起头来。她原本以为自己会就此失去戚蓉这个带她进入地狱的通道,没想到,事情走向了比她想象的更美好的方向。

如果妹妹的通道一直打开的话,那她戚蕊想什么时候进去就什么时候进去,想呆多久就呆多久。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令人激动的事情吗?想到这里,她脸上的笑再也抑制不住了,哈哈几声,肚子都要疼起来。

她笑弯了身,哈哈的尾音忽然有些颤抖,忽然咔咔两声,嘴里卡出来几滴黑油,掉在地板上。就像是堵塞许久的水管要疏通前喷出来的锈水一样。

戚蕊有些惊慌。戚蓉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她还没有去过地狱呢,怎么就自己冒出黑油来。肚子里又是一阵翻涌,她赶紧捂住嘴,可是黑油还是从她指缝里流了出来,紧接着,一只所谓的塑肌虫飞了出来。

地狱里。已经濒临疯狂的戚蓉已经抓到了许多塑肌虫,她站在自己的洞口,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回不到肉身上去。便只能这么一趟接着一趟抓虫,送虫。

而病房里,戚蕊瞪大了双眼,看着虫子一只接着一只从自己的嘴里爬出来,根本不受控制……

(责任编辑:郭佳杰 guojiajie@wufazhuce.com)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