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适婚对象数据库 作者/曹畅洲

发布时间:2016-11-15 19:25|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是啊,我和俊一分手了。”早织坐在离家不远处的一间名为“觉”的高档咖啡馆里,一边对着笔记本电脑编辑作者发来的稿件,一边在手机里对前来关心的闺蜜说道。
 
“没什么啦,我已经习惯了。还记得那个我叫他‘青椒叔叔’的律师吗?俊一和他简直一模一样,一边想要寻找适合结婚的对象,一边又对自己的前女友念念不忘。既然如此,那就继续沉浸在回忆中啊,以这样的心态去和新的女人在一起,岂不是对她不负责任?现在的男人怎么都这样……不好意思,麻烦再来一杯半糖拿铁,谢谢。”
 
“觉”虽然坐落在市中心最热闹的地方,不过只要大门一关上,外面的声音就几乎被全部隔离,配上安佐里纯净的歌声,使得整个咖啡馆颇有种遗世独立的感觉。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尽管这里的消费对于早织来说并不十分便宜,但她还是坚持选择这里作为平时工作的场所。
 
“这种事情上,当然是宁缺毋滥的吧。”早织对电话里的闺蜜说道,“我也知道只要稍微降低一下标准就可以找到合适的结婚对象,可是那样还有什么意义呢?所谓结婚的初衷,不正是要让生活变得更好而存在的吗?”她接过服务员递来的拿铁,一边把稿件中有语病的地方一一修正,一边对着电话那头灌输着自己一直信奉的观念。从那脱口而出的熟练度来看,想必也已对不同人无数次说过了。
 
“总而言之,爱情啊婚姻啊这样的事情,即便没有到绝望的程度,我也早已不对此抱过多不切实际的憧憬了。对我这个岁数的人而言,分手也不过是难过一下就好了的事,你就放心吧。我还有工作要做,先挂了哦。”
 
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不过所谓“难过一下”恐怕到底还是一种自我催眠的说法吧。早织放下电话,不由得出了会神,像是在重审自己刚才的话是否正确,又像是一种单纯的放空。


电脑里传出的一声“叮咚”的提示音把早织拉回了现实,她把手机放回座位旁的包里,点开了提示的信息。
 
一封新的未读邮件。
 
“‘适婚对象数据库’?什么啊这是……广告吗?”早织看着屏幕上的标题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俊一在早织小姐之前有4个女朋友,其中和最后一个谈了4年,因为家产问题而不得不分手,我说得对吗?”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突然从对面座位传出,吓得早织差点叫了出来。她抬头一看,不知何时,对面竟已坐了一个体形微胖、戴着墨镜的黑衣男子。
 
“你……是谁?”早织实在不记得对面有人来坐的印象,也许是自己刚才一边工作一边打电话太过投入了而没注意?
 
“俊一的身高是178公分,对于早织小姐的165公分其实算是正好相配”黑衣男子并没有回答早织的话,兀自说了下去,“你们的性格虽然不是特别天造地设的那种类型,不过就平淡过日子而言,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不过,除了对于前女友的执念太强以外,家庭的成长环境也是一个不小的障碍。俊一的父亲是政府议员,从小对俊一实行特别严厉的管教,许多事情即使俊一并不认同,也只能听从父亲的指示,会给人一种没有主见的感觉,恐怕这一点也是令早织小姐困扰的一大因素。综合来说,俊一对于早织小姐而言,100分满分的前提下,适婚指数为67分,并不是十分突出的分数,因此这样看来,和他分手还算是一个合理的决定。”
 
“……”早织一动不动地坐在座位上,不知该说些什么。虽然这种斩钉截铁的语气令人不快,不过无法否认的是,这个怪人说的确实全都是事实。
 
“你在想我为什么知道这些?”黑衣男子笑着说,“打开那封邮件就知道了。”
 
“邮件……‘适婚对象数据库’?”
 
“没错,那是我们的最新产品。分析每一个人的特点,再针对目标客户进行精准的评分,以此来判定他们在多大的程度上适合与早织小姐结婚。我们坚信,这世间的一切都是可以用数字来量化的,婚姻的幸福也莫不如此,一定有一种计算方式可以算出针对每个人而言的最完美结婚人选,而这就是我们的最终成果。如果不相信的话,早织小姐可以先打开软件试试看。”
 
早织将信将疑地安装了软件,打开以后看着密密麻麻却又条理清晰的界面,感到目不暇接。
 
如同表格一般的界面中,最左边一列井井有条地罗列着无数个名字。而在第一行的“姓名”栏后面,则依次排列着“年龄”、“身高”、“外貌”、“家境”、“住址”、“忠诚度”、“综合指数”等选项,在每一个名字后都在这些栏目中有着各自的评分,一时间令人眼花缭乱。
 
“点击每一个项目,就可以以该项目的评分从高到低排列。”黑衣男子如中学老师一般耐心教导着。
 
早织试着点了一下“住址”栏,果然,重新排列后的名字,第一位就是自己的邻居中田先生,双击他的名字,弹出了包括照片在内的具体个人资料,与自己所了解的中田先生几乎一模一样。因为他已经40多岁,并且早已结婚的缘故,和早织的适婚指数只有22分。
 
“简直不可思议……”早织不禁感叹这惊人的准确度。
 
“出于对于隐私保护的考虑,对于每个人的过往经历尽可能的简略,而只着重给出相应的分数。按照这个数据库所推荐的最高分人选来进行交往,就能获得一生中最佳的婚姻。不过如果早织小姐愿意,也可以选择自己所看中的特定项目中评分最高的人进行交往。比如说……”
 
说着黑衣男子走到早织旁边,在“外貌”栏点击了一下,并且打开了排名第一的“真夏智久”的资料,说:“你看,这是山下智久的原名,虽然日本的男艺人数不胜数,不过在早织小姐的心里,外貌排名第一的还是非他莫属,只是由于巨大的身份差距,你们的适婚指数只有6分。”
 
“连他都在数据库里啊……”早织不禁感叹道。
 
“我们的数据库可是囊括所有人的哦,早织小姐如果有兴趣,甚至还可以点击‘性别’,搜索所有女性与您的适婚指数呢,哈哈哈。总之,希望您能够用它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先告辞啦。”
 
“慢点!……”早织的心里还有无数疑问,但是当她的视线从电脑屏幕中移开时,却发现身边早已没有黑衣男子的身影。
 
——“适婚对象数据库”……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正当早织还没从刚刚发生的奇异经历中缓过来时,主编忽然打来了电话,说是出版社那边早织负责的新书出了点问题,要她去一趟。她便暂时放下“数据库”的事情,收起电脑,赶忙前往出版社。
 

回到家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后,稍微吃了点东西就一个人去听了场早就订好票的音乐会,当时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过一打开家门,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寂寞就如微风般浮上了早织的心头。对于刚刚失恋的人来说,或许最难忍受的就是这忙碌过后的空闲时刻。
 
——对于女生来讲,终究还是希望找一个合适的人互相陪伴的呀。
 
早织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这样想道。
 
——对了,那个数据库。
 
她忽然从床上坐起来。
 
经过一系列的工作和精彩的音乐会,下午发生的这件怪事已经被早织全部抛诸脑后了。此刻重新想起来,仿佛捡起了一样差点丢失的重要物品。
 
——不妨试一试?
 
和下午比起来,夜深人静的时候,早织的态度也产生了些许变化。
 
她从包里拿出电脑,迅速打开了软件。本来就不是需要复杂操作的东西,早织现在用起来已经能够得心应手。
 
——如果一定要搜索的话……毫无疑问最想知道的是评分最高的人吧。
 
这样想着,早织点击了“综合指数”,按评分从高到低依次排列。排在第一的有78个人,评分全都是88分。这意味着在这个世界上,这78个人是最适合与自己结婚的人。而评分为87的人数则高达1090人。看来自己的行情还是不错的。
 
——不过……怎么最高也就只有88分啊……要找一个百分之百与自己契合的人,果然是不可能的么……
 
早织心中犯起了嘀咕,一个一个点开这78个人,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是目前自己最适合结婚的对象。
 
一个叫做吉田勇作的男人得到了她的注意,这首先是来自于那潇洒帅气的照片。固然别的77个获得最高分的人也都符合自己的审美标准,不过吉田勇作显然更胜人一筹。照片中的他有着一双桀骜不驯的眼神,与她最喜爱的山下智久颇有几分相似,刚一看到就彻底打动了早织的心。随后早织又发现勇作所住的地方离自己只有十几站路的距离,这不免更让她怦然心动。
 
——原来自己命中注定的真爱就在那伸手可及的地方啊……
 
早织忽然感到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光芒。
 

第二天是周六,一早起来,早织就将自己仔细打扮了一番,接着按照数据库中显示的地址,坐上了前往勇作家的地铁。一路上她自己都为这样的行动而感到不可思议,居然会因为这不知真假的数据库而做到这种地步。
 
——姑且试试看吧,毕竟如果他真是我的真命天子的话,要是错过了可要后悔万分的呀。
 
早织心里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话虽如此,当她真的站在了勇作的家门口时,却迟迟未敢敲门。一只右手悬在半空中,时而做出要敲门的手势,时而又握起了拳头,进退失据。
 
仔细想想,先不论数据库所说的是否正确。即便真的是勇作,从他的角度看,一个陌生女人忽然来到家门口,声称想认识自己,的确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吧……可是若不这样,又该怎么办呢?直接告诉他数据库的存在吗?
 
早织正在勇作的家门口寻思时,那命运的木门忽然打开了。里面的男子正一边提着一袋东西一边回头准备关门,像是正好有事要出门的样子。
 
“啊”的一声。两人同时叫了出来。
 
“你是……?”是男人先开口说了话。
 
——这张脸……的确和数据库里的完全一样。
 
早织的心忽然剧烈跳动起来。
 
“我是过来……”
 
“啊,难道又是来投诉Daisy提包的拉链问题的吗……居然都找到我这里来了,真是要叫福岛主管好好注意下了呢,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消费者可是会不断流失的啊。”勇作不等早织说完就独自抱怨起来。
 
“那个,不是……”早织刚想解释,顿时想起昨天在数据库里确实看见勇作目前的职务是一家时尚用品公司的售后经理,没想到正好是早织手上提着的Daisy包。
 
“不过真是太不巧了,我现在正赶着要去朋友的乔迁聚会。”勇作手中提着的确实是经过精心包装的礼品盒,“这样吧,我把我的手机号码写给你,你打个电话给我,等我有空了马上回电给你,你看如何?”
 
还未等早织同意,勇作就从胸前口袋抽出了纸和笔,写了自己的号码后便交给早织。早织在他的催促下拨打了这个号码,勇作口袋里的手机发出悦耳的铃声。
 
“OK,这样就搞定了。等我今天忙完一定会联系你的,实在不好意思了!”勇作的热情多少使早织有些受宠若惊。不过由于长相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并且是数据库分析出的最适合与自己结婚的人,早织心中对他的好感不断扩张。尽管还没有想好到时候该如何解释,但她至少已不像之前那样紧张无措了。
 
当天的傍晚时分,勇作发来消息,邀请早织一同吃晚饭,以此弥补提包质量问题的失误。早织虽然欣然应允,不过还是否认了自己是来寻求售后服务的。毕竟她的提包没有任何问题,这样的谎言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自圆其说。
 
“其实我今天是来拜访一位朋友的,只不过好像地址搞错了,才阴差阳错来到了你家门前。”经过一下午的深思熟虑,早织决定还是以这个方式来解释最为稳妥。
 
“没有关系,既然遇见那就是缘分,况且你也确实用着我们公司的提包,就当认识一个新朋友好了。”
 
就这样,两人以某种巧合般的机遇认识了。
 
一个月后,顺理成章地确立了恋爱关系,早织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
 
勇作的完美超乎早织的想象,不仅外表迷人,他那热情、开朗的性格也完全符合早织心目中最佳男友的形象。除此以外,勇作还有一副相当机灵的头脑,他告诉早织,自己当初并没有真的觉得她是来投诉售后的,只是因为实在一见钟情,才急中生智找了这样的话题来要到她的电话号码。听了这话的早织自然喜上眉梢,喜欢的人对自己也一见钟情,这样的事情无论是谁都会为此而高兴万分吧。

——如此看来,数据库是真的呢。
 
某一天的晚上,早织约会结束回到家里,突然这么想到。在数据库中显示适婚指数为最高的人,果然是各方面都与自己理想型一样,并且也同时对自己一见钟情。说不上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里,早织再次打开了适婚对象数据库。也许是为了想更深入地了解勇作,也许只是如同在商场中闲逛般随意扫视一番,总之,只是未经深思熟虑的一个随手动作,却因此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
 
“这是……”
 
按照习惯将综合适婚指数从高到低排列,此时的排名状况已与之前有了些许不同。
 
勇作和当时的另一些高分男人的适婚指数依然是88分,然而在他们之前,竟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近藤隆?……适婚指数是……92分?!”
 
——一下子比第二名超出了这么多?不记得有过这样的人存在啊……
 
“人啊,可是会成长变化的哟。”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从早织身后传来。
 
“谁?”早织慌忙转过身去,只见那个出售数据库的黑衣男子此刻正坐在早织房间里的沙发上。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早织问道。
 
“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因为经历过了不同的事件,自己的条件、性格和世界观也会发生变化,就连早织小姐自己也是一样哦。”黑衣男子依然和上次一样,对早织的提问置之不理,“因此,软件中的数据会根据这些变化而随时进行更新,在不同的时刻打开,其中的数据都会和之前有所变化,看来这位近藤先生,最近发生了一件非常契合早织小姐的事情呢。”
 
说着,黑衣男子笑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不过早织小姐是已经有男朋友的人,所以应该怎么做,还是要考虑清楚哟。那么,就祝你好运啦。”
 
话音刚落,他就离开了早织的房间。待她再追出去时,早已无影无踪。
 
“近藤隆……”早织一边思索着一边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由于数据库的系统采用了百分制,而世界上的男人千千万万,因此,哪怕仅仅是1分的差异实际上都有很大的不同,更何况这位近藤先生一下子比排名第二的勇作等人高出了4分之多,在和勇作相处已经十分顺利的情况下,实在难以想象比他还要高出4分的近藤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早织怀着好奇的心理打开了近藤的资料。
 
——原来如此,近藤先生自己创立的公司在上个月获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同时也因为一些性格上的不合适而和女朋友分了手,这才一下子蹿升到了这么高的分数。
 
早织看着照片上的近藤隆渐渐出了神。从单纯的外貌上来说,他并没有勇作那么吸引人,不过,在他那成熟睿智的双眼背后,似乎有一些更为深邃和强大的魅力正如同漩涡一般将早织卷入了危险的情感丛林。
 
——仔细一想的话,不觉得勇作确实缺少了一些成熟男人该有的志向和事业心吗……
 
早织望向屏幕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凛冽。
 

“明天我要去K市参加出版行业大会,这个周末没有办法见面了哦。”
 
周五这天,早织对勇作说了早已准备好的谎言。利用这个周末的时间,前往近藤隆所在的K市找机会认识他。毕竟那可是适婚指数92分的超高分人选啊,何况只是认识一下的话,也算不上是对勇作的背叛吧?
 
以这样的方式,早织完全说服了自己。
 
“好的,路上注意安全。”勇作完全没有察觉到早织的不同。
 
女人要向男人隐瞒些什么,也许真的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吧。
 

飞机渐渐起飞,早织拿出一本《感想与风景》,用以在旅途中消遣。
 
不过她满脑子都是关于近藤和勇作之间的事,怎么也无法读进去。
 
——为了他做到这样的地步,真的好吗?
 
早织自己仍在做着思想斗争,但飞机已经无法回头地进入了云间。
 
“你也喜欢横光利一吗?”座位旁忽然传来一位男子的声音。
 
早织转过头去,旁边的男人正看着自己手中的书如此发问道。
 
“啊,是啊,”她笑着说道,“正好最近比较喜欢他的文字,就拿了一本在飞机上读。”
  
“现在喜欢他的人不是很多了,”男人说,“虽然是‘新感觉派’的代表人物,不过随着这个派别的没落,愿意静下心来读他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虽然看上去有些学究气,不过这个人的整个气质倒是自己欣赏的类型。早织顺势与他在飞机上攀谈了起来,并且还交换了手机号码。
 
“早织啊……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呢。”那个叫做浅野亮的人说道。
 
“谢谢夸奖。”早织说。
 
一番愉快的对话过后,浅野亮就在座位上睡了起来。早织看着她,一股强烈的好奇心涌上心头,她翻开旅行包,拿出电脑,打开了适婚对象数据库,输入了浅野亮的名字。
 
——什么啊,才79分……
 
只是看了眼综合指数,早织就一下子兴趣全无了。她关上了电脑,生气自己刚才差点为这个79分的男人动了心。
 
——真不知道那个92分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啊。
 
经历了这一番小小的艳遇,反而更令早织坚定了这次旅程的必要性,同时也对那个叫做近藤隆的男人充满了进一步的期待。
 

“我有件事想对你说。”
 
勇作和早织所见的最后一面是在一家他们常去的餐厅。
 
“说吧。”勇作似乎也猜到了早织的想法。
 
“我们分手吧。”
 
“果然,”勇作叹了口气,“是我做得还不够好吗?”
 
早织摇摇头,说:“是我喜欢上别人了。”
 
勇作沉默良久,看上去十分失落。
 
“那么,就祝你们幸福吧。”说完他就起身结了账,独自一人离开了餐厅。
 
早织喜欢上的所谓“别人”,不消说,正是前些日子刚刚在K市认识的近藤隆。由于和朋友一起成立了创业公司,并且在当地发展得有声有色,因此在网上很容易就可以得到他的行程信息和社交网站的账号,一段时间的交流以后,两人顺利——不如说是“正如早织所料”的——见了面,直到最终确立了恋人关系,早织立刻就对勇作提出了分手。
 
一开始还觉得自己这样做很下贱,不过仔细想想的话,在恋爱的过程中,不断地尝试更适合自己的人,不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虽然看上去对勇作很残忍,不过为了自己的真爱,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今天有空一起吃晚饭吗?”那天在飞机上认识的浅野亮也时不时地发消息给早织,虽然平时聊天算是比较愉快,不过却从来没有应过他的约。
 
——毕竟只是79分的男人啊。
 
早织心里这么想道。在她眼里,似乎现在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她那高达92分的完美恋人,从某种程度上,也许也算是一种忠诚。早织每天刷新着数据库,看着列表上适婚指数排名最高的男人已经成为了自己的男友,一种如同君临天下般骄傲的心情便席卷了她的全身。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因为只有我找到了真爱。
 
早织沉醉在恋爱的快乐里无可自拔。
 

近藤隆确实是十分适合早织的男人。相比起勇作来,他更成熟、稳重,充满男人魅力,更可贵的是,新创立的公司正在以火箭一般的速度在行业内高速发展着,收入也飞快地增长,按照这样的势头下去,无论是将来早织去K市居住,抑或是近藤来东京买房,都没有经济上的问题。像早织这样的职业女性,比起对自己好的男人而言,大多更希望嫁给一个事业上更成功的人,更何况近藤虽然事务繁忙,但也总能抽空陪伴早织,比起勇作来在情感上丝毫没有更冷淡的感觉。
 
可以说是水到渠成的,两个人在交往半年之后订了婚,并决定将婚礼定于一年之后的同一天。他们一起畅想婚礼、蜜月的计划,稍微闲下来时还抽空去东京寻找适合作为新居的房子,虽然还没有确定最终的方案,不过一切看上去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然而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
 
近藤隆发现公司的合伙人一直以来都在擅自挪用投资方的资金作为私用,为了公司的声誉考虑,这件事情不能对外声张,只能私下与合伙人谈判。然而合伙人早已为自己铺好了后路,完全没有继续好好把公司经营下去的斗志,只想着从中谋取足够的私利后一走了之。整个公司如同一颗正在腐烂的苹果,陷入了巨大的危机。近藤为了解决这个事情忙得焦头烂额,整天待在公司里,连和早织打个电话的时间也没有。早织抽空去K市时发现他几乎很少回家,常常只在家里睡4个小时,起身又前往公司,甚至有时还直接睡在办公室里。那段时间里,早织一下子从即将结婚的甜蜜跌入了谷底。
 
起先早织觉得这只是一时的困难,哪怕近藤如此对她冷落也不以为意,更何况身为一个独立的职业女性,在未婚夫身陷事业困难而自己又完全帮不上忙时,不打扰、不闹脾气或许是她最应该做的事情,早织心里十分清楚这一点。然而当近藤提出延迟婚礼的建议时,早织的心里还是冒出了一股无名之火。
 
“不行!”她十分坚定地说,“这可是我期待一生的事情。”
 
“但是现在我真的没有精力准备这些,”电话那头的近藤听上去也很无奈,“除此以外,我们的公司即将面临破产了。不仅是结婚的问题,我们今后的生活恐怕也不能像之前那样挥霍了,这点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不过也请你相信我,会很快东山再起的。”
 
早织听到这话,只觉两耳一蒙。
 
——什么啊,这样的事都解决不了……
 
其实早织自己也不太清楚近藤面临的是多么艰难的处境,只是从结果来看,财富骤减、婚礼推迟都是对自己如五雷轰顶般的打击,让她有史以来第一次对近藤产生了厌恶的感觉。他平时生活中的所有小缺点此刻如气泡般浮现在早织的脑中,不断膨胀。她越想越气,越来越觉得这个男人令自己失望透顶。
 
如果是曾经的早织,或许冲动过后还是会做出理智的选择,不过现在的她所想到的第一件事,却是打开自己的电脑,找到适婚对象数据库……
 
“果然,适婚指数降到86了。”早织皱起了眉毛,暗自思忖道,“前面那么多87和88分的,也都是之前没有见过的新面孔呢……”
 
早织的眼神中忽然露出了似曾相识的凛冽。
 
——等你东山再起?我可等不起了啊。前面还有那么多高分人群等着我呢。
 
她心想。
 
“那么,婚礼也不用推迟了,”早织在电话里回答近藤,“我们分手吧。”
 
对方沉默了半晌,似乎从来没有料到早织会做出这样的回答。
 
“你真的这样决定了吗?”
 
“是的,很抱歉,希望你能够早日东山再起。”
 
早织摘下近藤送给自己的订婚戒指,挂断了电话,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
 
近藤也没有打来任何用于挽回的电话,从性格上来说,这也是他和勇作不一样的地方。
 
——那可真是太好了,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早织舒了一口气,能够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地抛弃不合适的结婚对象,投入下一段更适合自己的感情中去,无疑对自己是一件有利的事情。她起身倒了一杯水,让自己的心情从刚才的大起大落中渐渐平复。
 
一个悠长的深呼吸后,早织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准备依样画瓢,继续寻找新的适婚对象。连续两次的成功让她相信在感情的游戏中,由于有数据库的帮忙,她已经可以做到百战不殆。怀着这样的自信,她重新审视了一遍最高分的人员名单,却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所有人的适婚指数都变成了0分。
 
“怎么回事?软件坏了吗?”一种不好的预感如蜘蛛一般爬上了早织的心头。
 
“看来你已经失去使用这个软件的资格了呢。”熟悉的黑衣男子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他是坐在早织电脑旁的写字台上。
 
“什么意思?”
 
“这个数据库只会推荐给有资格使用的人。当初你一心想着结婚,自己本身的条件也十分适合结婚,才被选为了资格者。然而现在你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可怕的改变,永远想要评分最高的那一个,无法接受身边人的任何一个缺点,一旦有更高的评分者出现就考虑抛弃现任、投奔他人,在这样的心态下,无论遇见谁,你的婚姻都是不会幸福的呀。很遗憾,我们必须取回你的使用资格了。”
 
“怎么会……”早织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请你千万不要这么做!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拜托了!”
 
“先学会如何做好自己,珍惜缘分中的人,再去想别的事吧!”说完,黑衣男子就带着坏笑消失在了早织的视线里。电脑屏幕里也全无数据库的痕迹,一切都像未曾发生过似的被清空得干干净净。
 
“怎么会这样……”早织跪坐在地上,觉得仿佛坠入万丈悬崖。
 
就像找到救命稻草般,她忽然拿起手机,拨打了近藤和勇作的号码,不过都已经被对方设置为了黑名单。
 
——我的为人,好像还真是很差啊……
 
早织望着空荡荡的电脑屏幕,胸口一起一伏,不断隐忍,最终在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时刻,“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像要刺破整个夜空。
 

“这位客人,您怎么了?”
 
耳边是一个曾经熟悉但却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眼前却是一片黑暗。
 
朦胧间,黑暗渐渐化开。早织的眼前,是情调别致的“觉”咖啡馆,唱片机中的安佐里还在悠悠的地唱着“愿你于风暴中得到庇护,于寒夜中得到温暖”……
 
意识清醒之后,她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手机。眼前的电脑也没有任何新的邮件。
 
“什么啊……是梦吗?”她自言自语道。
 
 ——是在和闺蜜打完电话后睡着的吗……
 
“看来是做了个噩梦呢。”身边的服务员见状说道。
 
“啊,是啊……给你们带来麻烦了,不好意思。”早织转过头去向服务员说道。
 
“没有关系,看来客人您工作的时候也要适当注意下休息呢。”服务员说着就准备转身离开。
 
“谢谢……”早织一边回答,一边在脑中回忆些什么。
 
——这个声音……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忽然她的眼睛瞥见了服务员胸前的名牌:
 
“浅野亮”。
 
一时间无数回忆(或许也并不能称之为回忆)涌上早织的心头。刚才做的梦,难道都是真的?早织毫无头绪,像在森林中迷路的河童一样,陷入了混乱。
 
“先学会如何做好自己,珍惜缘分中的人,再去想别的事吧!”梦中黑衣男子的声音从这种混乱中清晰地冲了出来,在她的森林中指引了确切的方向。
 
——珍惜缘分中的人吗……
 
“请稍等一下。”早织忽然叫道。
 
“欸?”服务员回过头来。
 
“请问一下,这里可借阅的书里,有没有横光利一的书呢?”
 
服务员听到这个名字,眼中好像放出了光:“你也喜欢横光利一吗?”
 

一个带着坏笑的黑衣男子走出咖啡馆,身后的音乐还在缓缓播放着:
 
“愿你于风暴中得到庇护
 
于寒夜中得到温暖;
 
当雪花飘落
 
愿你已学会爱情
 
这是我 最真挚的祝福。”

(责任编辑:金子棋 jinziqi@wufazhuce.com)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