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对不起,余额不足 作者/李维北

发布时间:2016-11-19 16:44|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1
谢安是个工作狂,不在公司就是在外面应酬和到处招徕业务,几天前他给自己放了个假,目前已经超过三日,两年内尚属首次。
他对公司情况不闻不问,也没有电话打来,邮件没有动态,导致搭档沈南很不适应。
主动拨电话过去,谢安有些心不在焉说他没事。
这让沈南更是担忧。
谢安和沈南一起创建了公司,谢安作为老板、大股东以及大方向运营人,沈南则是管控具体公司业务。谢安是个控制欲强的男人,一切事件都讲究“计划”,甚至有时候会透出一些刚愎自用,和沈南有过几次意见冲突,也都毫不意外以自己为中心。然而沈南并不介意,创业之初需要的也是这样能够做出明确决断的人,沈南和谢安切入问题角度不同,存在分歧难免。
眼下关键是两人正在联系一笔大单,这单子涉及到公司是否能够继续存活下去。
重要时刻谢安突然退步,实在不像是他的风格。
 
今天谢安依旧没有出现在办公室,沈南打了通电话。
嘟嘟嘟——那头没接。
登录邮件时发现网络断开,更是让沈南有些烦躁,招呼旁边的网络维护人员小陈。
“最近这边网络不太稳定……电信公司说是在更换设备……”
小陈赶紧解释说,虽然沈南和自己年纪都是二十三岁,可人家是合伙人,脾气再不好自己这个员工也得表现出足够的尊重。
“那会不会影响公司正常业务?”
沈南询问。
“不会,不会。”小陈摆摆手:“只是今天有些丢包……”
沈南突然想起,两天前小陈就提醒过自己,还在公司邮件系统里发布过通知,说这两天网络可能不太稳定,存在丢包的可能,让大家不必担心。
“……忘记你给我说过,这几天我忙得脑子乱了。”
小陈稍微松了口气。
如果是谢老板,估计又要说他的口头禅“我不要理由,我要结果”。有时候小陈会和其他职员偷偷私下议论,如果沈南当老板应该气氛会好很多,谢老板的“独裁”严苛霸道方式居然能够让这个创业公司存活至今,一度甚至被各路人士看好,简直是个奇迹……
看到沈南神色稍缓,露出习惯性笑容,小陈咬咬牙:“沈总,能问个事吗?”
“你说。”
他声音放低。
“谢总是不是……跑路了?”
这话让沈南一愣,继而笑道:“想什么呢,谢总是有些重要私事要处理。”
谁跑路也不可能是谢安,他可是这艘船的船长,身家都在船上,而且以沈南对谢安的了解,他性格固执严厉,却是个能担当的男人。
沈南明白,小陈的话包含了其他人的担忧。向来勤勉的人突然消失,难免让人不安。
加之公司人数原本就只有十人,创业型公司最怕的就是内部不稳定和失去向心力。
中午时沈南直接对众人道:“对于大家的担心我也明白,现在我就先去找谢总,工作一切照旧,业务联系拿捏不住的找我,产品研发和优化不能停,有任何问题打我电话。”
他小施手段,让财务提前将这个月的工资发给众人,避免大家情绪不稳。
工资到账永远是最诚意的安抚。
他径直开车赶到谢安所住小区。
那是一个两千年开发的老住宅区,谢安在里头租了两居室,其他身家都砸入公司里头。
沈南敲门,半晌没人开门。
路过有个老人看了看一身西装的年轻人:“里头没人住。”
沈南笑着说:“我朋友住在里头。”
老人倔强咬定里头没有人,因为他从来没看到有人出入过,他就住在隔壁。
沈南只能解释。谢安的确很少回家,一个月大概回家住一天,剩余要么住外地酒店,要么在公司凑合一夜,不过他很注重个人仪表,总能够打扮得体,让人看不出他是熬夜或者躺在沙发上将就。
继而老人带着怀疑的目光打量沈南,让沈南有些无奈。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脚步声。一个脸色有些憔悴的年轻男人走过来。
在老人惊愕的目光中,他摸出钥匙拧开门,让沈南进去后啪嗒一声关上。
 
2
“你到底遇到什么麻烦?”
沈南问。
谢安一双眼睛充斥着血丝,胡茬让他嘴角一圈多了层青皮,眼角都是疲倦,嘴唇发干起皮,他就像是一个不眠不休在沙漠中走了几十公里的旅人。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做了什么事。
不过看搭档的样子休息应该是第一要务。
“你先睡一觉,明天我再来找你。”
说着沈南起身。
“不用,我告诉你。”
沈南停下脚步坐回去。
谢安慢慢走到冰箱处,翻出两罐啤酒,拉开一罐喝了一大口。
“有没有烟?”
沈南犹豫了一下,谢安大学时就已经戒烟,他肺不好。最终沈南还是将自己的烟递过去。
烟头被点燃,红光在谢安手指之间随着他呼吸而发亮、变暗。
长长呼出一口白气,谢安的脸隐藏在迷雾之中:“四天前,我收到一封奇怪邮件。”
沈南立刻眼神锐利起来:“谁发的?”
“不知道。”谢安用指头点了点烟头,让烟灰落入他只喝了一口的啤酒罐:“这件事说起来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我所说属实……”
 
邮件滴滴声让谢安立刻切换界面,点开。
是一个匿名发件人,里头没有附件,只一段话。
——对不起,谢先生,您的余额不足,请做好降落准备。
谢安脑子里反应的第一个情绪是愤怒。
他将小陈叫过来:“我记得你说过,公司的邮件系统能够屏蔽外部各种垃圾邮件,为什么还会收到这种东西!”
小陈有些惶恐。
结果谢安再次刷新页面,那条奇特邮件消失无踪,仿佛从来没出没过。
难道是我眼花了?
谢安内心嘀咕,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可回来之后当天谢安就觉得身体不舒服,身体肌肉疲倦无力,整个人打不起精神来,而且特别嗜睡,老是觉得精力缺乏,让他根本无法处理事务,只能够在家休养。
“所以我不能去公司,公司的人看到我的样子就更糟。”
谢安突然撩起自己的裤腿,上面有一道长近十厘米的伤口,现在已经结痂,周围皮肤也还有些发红。
“楼下,一个骑自行车的小孩子给我挂的,我精神不佳不敢开车,回家路上只好又去了医院。”
他脸上显出奇特的平静。
“然后的一件事你也知道了,融资问题。”
沈南当然清楚。
几个股东突然撤资,导致公司压力陡增,他不得不拼命去用订单的首付金弥补财务上的巨大缺额——那时候谢安都没有出面,让他在公司再也坐不住。
听到这里,沈南有些明白谢安的意思:“你是说……这些和那封邮件有关系?”
谢安没有正面回答。
“两天前,第二封邮件又来了。”
——谢先生,您的余额不足,第二次降落将开启。
这次谢安没有再犹豫,迅速回了一条邮件。
——你要什么?
他想得很清楚,对方通过恐吓的方式来整自己,要么是投资方某人,要么是公司相关人,总之都是利益相关人士。询问对方身份毫无意义,匿名邮件本身就表面了对方“隐匿”的意思。当务之急是和对方达成协议,知道他的目的比其他都重要。谢安心里有了个大概猜测,要么这个人是投资方某人,要么就是……沈南。
沈南和自己一起创建公司,却只是小股东,而且基本上决策与话语权都在自己手中。两人之间风格看似契合,一刚一柔,其实双方分歧从未断绝,只是依靠互相克制和对公司上正轨的想法在支撑着。回想起来,最近身体不适完全可能是有人在公司自己的咖啡里做手脚,被小孩撞上也完全可以是完美设计出来,那个人必定对自己很是了解……
对方回信了,里头却是空白。
谢安用鼠标在里头选定,发现也没什么隐形字迹。
可对方愿意交流说明对方肯定有所诉求,不像是纯粹报复性恐吓。
——余额不足是什么意思?
谢安退而求其次,想要搞清楚对方的“通牒”具体含义。关键词无疑是“余额”和“降落”两个字,创业者的敏锐让谢安将第一个词头看成更重要的那部分。
是自己没有打点好某些利益人士,还是公司账户出了问题?
很快对方再次回信。
是一个本市地址。
 
3
“所以你这几天没来公司,是想要搞清楚暗中的人是谁?”
沈南神态凝重。
谢安将另一罐啤酒也拉开来啜了一口:“我能想到的嫌疑人就几个,包括你,小陈,几个投资人。”
沈南和谢安之间有经营路线分歧,小陈则是有技术环境支持,几个投资人则是对于沈南的强硬一直有微词。
“邮件给我看看。”
谢安翻出自己手机,打开图库递过去。
翻找了半天,沈南一无所获,只找到谢安和女朋友的合照。
“没有。”
“我知道。”
谢安叹了口气:“原本是有的,拍照也好,邮件也好,只有包含‘余额不足’的信息,都无法被其他人看到确凿的证据。这才是整件事最麻烦的地方……”
看着谢安不像是精神错乱或者陷入癔症,沈南嘴角动了动,“去医院看看”这句话却说不出口。
“我知道,你觉得我大概是压力过大导致现在精神失常,产生了幻觉。”
说这话时谢安表情丝毫没有波动,只是一口一口吸烟:“如果我和你调换位置,可能比你还直接,直接让你休个长假,去医院看病。”
“你少抽点。”
沈南劝说。
“没事,没事。”
谢安理了理下垂的刘海,眼下黑色素增多不少:“说到哪里了?对,余额不足,最后那人给了我一个地址,想了又想,我最后还是决定去看看,估摸着应该是对方和我谈条件的场所……”
地址是在某写字楼的地下室里。
停下车,谢安毫不犹豫独自前往,他最大的优点就是决断和魄力,优点的另一面也容易衍生成独断专横。
那栋写字楼里是一个年轻的心理医生,正在播放着莫扎特的音乐,看着书。
见有人来,医生彬彬有礼:“欢迎,谢先生。”
谢安有些疑惑,为什么会是心理医生?而且装疯卖傻?
大概是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放松,或者是避开耳目?
转瞬谢安就拿定主意,要么是自己妄想症,要么是真的被人针对整蛊,不论哪一种留下都是更能够接近真相的选择。
在医生的帮助下他躺下来,慢慢闭上眼睛,被对方所催眠……
讲述到这里谢安突然停下来,再次猛烈地吸了两口烟,将燃尽的烟蒂丢入易拉罐内,烟火触水发出滋的一声。
“我发现……”
他嘴唇微张,却说不下去,仿佛下面的话对他而言是某种难言之隐。
“算了……我大概是脑子出问题了。”
谢安仰起头,靠在沙发上。
沈南静等下文。
果然没多久谢安猛地站起来,有些紧张又痛苦地在屋子里来回走了两圈,眉头紧锁。
“他妈的……我看到自己从一个棺材里弹出来。”
他看向沈南:“那是一种很小的棺材,我从那个小棺材里弹出来,周围都是黑压压的一片,到处都是棺材,有的打开,有的关着,然后有个人就在我耳边说,余额不足……将要进行第三次降落。”
“我明白过来,降落就是指生活开始下降……第一次降落我精神和身体出了状况,第二次降落公司出了问题,第三次我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
沈南站起来,打断道:“那都不是真的!你清醒一点!不过是精神上幻觉而已,好好休养,别胡思乱想,那个所谓的心理医生也是有问题的。”
“不,都是真的,都是真的,我很确定。”
谢安喃喃道,沈南从没见过搭档这么无助和惶恐过。
“现在的生活都是花费了巨大代价买来的……一旦余额不足就会降落……就会降落……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想不起其他事……不过我知道,不是假的……”
将搭档安慰上床休息,沈南将谢安女友叫来,告诉了她事情大概,让她照顾谢安,而后迅速开车前往谢安所说的写字楼地下室。
地方确实是有,可那个地下室根本没有人,用一根很粗的锁链锁住。
沈南询问了物业人员,被告知那里完全是一个杂物间,根本没人在里头。
不过沈南出于谨慎还是想方设法“活动”了相关人士,看到了这几天关于杂物间外面的监控摄像头。
当日期到昨天时,果然谢安出现了。
证明他所说不完全是自己幻想出来的,而是他真有来过。
可接下来的事却让沈南毫无头绪。
沈南推开那扇本该有锁链锁住的门进去,又带上了门,大概一个小时后从里头出来。
物业人员也疑惑不解,说那里明明该锁住的,打听了一番才知道原来那天有个修理工从里头拿了备用梯子和木料,去修理一处天花板,因而大门是打开的。
沈南拖着疲惫的身躯开车回到公司,众人已经下班,黑漆漆一片。
他打开电脑准备处理今天未完的事务,置身空荡荡环境,下意识瞄了眼谢安的晦暗房间,心中有些孤独。
 
4
“谢总的确找我说过那封邮件的事,不过我在他电脑上没看到,也没有查到有外界数据接入的痕迹。”小陈说,“后头我还专门查过,没有发现遭到网络攻击或者木马,可能是谢总看错了。”
小陈是沈南亲自面试招来的人,对他沈南还是比较放心的,应届毕业生,人比较实在,就是有些胆小。
胆小也表明不容易乱来。
由于没有充足人手,公司并无文员这个职位,需要的话哪怕是谢安也得自己去茶水间自己泡咖啡。
沈南揉了揉额头,他有些不知道该相信谁。
从个人感性来说他相信谢安肯定是遇到了一个大麻烦,否则一向要强好胜的谢安不会表现出那么惶恐无助,可理性又在提醒沈南,从头到尾谢安全是自己在演独角戏,没有任何实体证据,实在无法取信。创业压力之大外人很难理解,尤其是谢安沈南这样一开始就不断蒸蒸日上,争取到了那百分之一生存空间的人,更是害怕失去和失败。
业内由于创业期太过于紧绷而自杀、精神崩溃的不在少数。
故都说创业是一个勇敢者游戏。
走错一步,说不定你就莫名其妙走上天台,在极度负面情绪挤压之下纵身一跃,逃出游戏。
无法被证实的诡异邮件,被上锁的地下室,骤然的生理下坡……这些看起来更像是对于前期走得过于顺利的谢安的迎头一棒后续化学反应。
手机突然亮了。
是谢安的短信。
——我把公司股权转给你了,电子档发到你邮箱,原本在我家。
沈南打电话过去,谢安手机已是空号。
他急匆匆跑出公司开车赶往谢安家,抵达后他看到门斜开着,根本没锁,里头人去楼空。在屋子的茶几上放着谢安留给沈南的股权转让合同,上头有他熟悉的签字。
因为是老小区,楼道内并没有监控设备,沈南楼下找到了谢安的车,可他人却仿佛人间蒸发了。
打电话给他家旁敲侧击,谢安爸妈也并不知情。
沈南让保安帮忙调取了前后门的摄像——既然没驾车,谢安只有这两扇门能够出去。
监控视频之中有谢安和沈南昨日前后进入小区的画面,晚上沈南离开的样子,持续到今天沈南抵达的情景,中途没有谢安外出的踪迹。
谢安还在小区内?
沈南匆匆跑到谢安屋里,看到衣柜里衣服挂得好好的,没有开车,也没有携带必备品……他更是紧张。
在这个“密室”一样的小区内,他消失了。
接下来几天沈南都是惴惴不安,随时关注着新闻,害怕搭档的尸体在某处被找到。
没有了谢安,沈南一个人要当两个人用,公司的事让他更是疲倦,既要安抚众人又要努力去洽谈业务寻找投资方。
好累。
沈南点燃一根烟。
他不知道一切该怎么收尾。
怎么同应该已经起疑心的谢家父母解释,怎么处理公司的事,应不应该报警,公司是转让还是继续勉强挣扎下去。
他心中烦闷。
耗尽电的手机插上充电宝再次开机,沈南发现了两封未读邮件,匿名发件人。
——沈先生,您的余额不足,请做好降落准备。
日期是两日前凌晨三点。
——沈先生,您的余额不足,第二次降落将开启。
日期是昨日凌晨三点。
他睁大眼。
这些字眼完全和谢安之前描述的一模一样。
就在此时,屏幕闪烁了下,第三封未读邮件出现。
沈南看了看时间,正好是凌晨三点。
点开邮件,里头写着——XX小区外,车牌号粤B542X2。
XX小区正好就在对面。沈南穿上外套推开门,一路出了小区,街上空无一人,只有寂寥惨白的灯光还有冷丝丝刺鼻的深夜凉雾。
车子很好找,因为直接停在路边,是一辆路虎。
里头有个女人朝他点头:“沈先生,时间到了。”
沈南突然产生了一种难以描述的恐惧,他扭头想要逃走,却浑身失去力气,就仿佛后面有一个巨型的吸尘器正将他身体里的一切给吸走。
青春,财富,希望,意识。
 
5
“醒醒。”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喊。
沈南猛地睁开眼睛,口鼻里某种液体让他剧烈咳嗽起来,咳得他肺痛。
眼前是一个形态有些干瘦的男人,从面目还依稀能够分辨出谢安的轮廓,他穿了一件蓝色外套,看起来就像是某种制服。
“余额不足了,唉,这次运气真差。”
干尸版谢安抱怨道。
“这是哪里……”
沈南脑子里一阵阵眩晕,他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棺材”里。准确说是一个棺材状的狭小金属容器之中,而这容器嵌入泥土之中,里头各种软管看起来就像是章鱼的触手。沈南下意识将手腕上缠绕的软管扯下,只觉得一阵轻微刺痛。他摇摇晃晃站起来,发现周围遍地都是“棺材”,一个紧挨着一个,将原本土地变成了一块块紧密相连的金属拼接物。
有的棺材敞开着,像沈南一样的人从里头迷迷糊糊坐起来,更多的紧闭棺门,里头躺有闭上双眼的人,口鼻被包裹着液体的呼吸器罩住,仿佛在进行漫长冬眠。
沈南举目望去,所见之处都是看不到边际的铁棺材,只有远处有一座直插云端的高塔,正有一群蜘蛛一样的机器人在往上加高着。
“别浪费时间了,走,该去赚钱充值。”
谢安拍了拍他肩膀。
沈南终于醒悟过来。
这才是真实世界,之前那不过是一个“美梦”,足够的充值换来“美梦成真”,越是高级的梦想越是需要付出更多价值。沈南和谢安不过是经历了两人联机的“美梦副本”,如今余额不足,自然被弹了出来。
美梦这种昂贵东西需要两种东西来支持。
一是运气。
运气好的,出生点随机到极好的背景家庭,一路自然平坦顺利,春风得意。然而这种环境随着余额不断锐减会导致“下降”,即梦境衰减,从美梦到寻常再到噩梦,慢慢降落,直到跌回现实。
这就需要第二点,第二点才是最重要的,那就是充足的余额。
运气不好没有随机到好的出生点,余额充沛也能够让梦境不断发酵上扬,最终完成一段精彩的逆袭大剧。运气对于这部分预算充足的人来说只是开头容易与否罢了,不少还更喜欢以hard模式开局,更觉有成就感。
然而大多数人如同沈南谢安这样,只是普通人,普通的存款普通的运气。
余额不足,美梦完结。
也有一部分刚烈的人直接自杀out,放弃了原本较差的境地,重新充值进入下一段梦境。
死亡并非怯懦,只是太失望和没有耐心。
“那是……”
才适应了真实世界灰暗色调的沈南还有些感官迟钝,这是很正常的反应。他看向那不断往上蔓延,伫立在天地之间的巨型建筑,看得眼睛都酸了也没有望见顶端。
“那是‘蜂巢’,你脑子还没回过来吗?意识隔断做得还真好……”谢安努了努嘴:“我们以后要搬到那里去,空间利用率更大,这些相对还算宽敞而看得到天空的房子将会给新生孩子们,避免他们过于压抑导致精神疾病。”
原来如此!
沈南终于彻底回到了真实世界。
谢安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走吧,先去搬砖,才赚得到足够余额。”
他们并没有觉得悲伤或者是痛苦,因为再差也不会比现在更难。
凭借双手得到自己的做梦权利,再公平不过。
“下次咱们试试中世纪双人副本?战乱年代的人生便宜很多。”
谢安跃跃欲试。
“好啊,不过看是随机出生到骑士还是农民还是难民,国王和贵族我们估计是没那运气……如果是异教徒和女巫就麻烦了。”
两人走向那栋最终将包裹起他们的巨大蜂巢。
 

(责任编辑:卫天成 weitiancheng@wufazhuce.com)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