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下一次,再见 作者/苏更生

发布时间:2017-05-31 12:10|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爱德华•诺顿:

你好呀。根据你的简介,你出生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著名的波士顿人。可是简历上没有写,你在哪一条街道学会了走路,也没有写,此地的阳光在你成长的每个瞬间,是不是足够明媚。我对这里一无所知,除了知道它叫麻省以外,就只知道这是你的故乡。

我最近在某条路上,看到的每个人的背影都像你,但如果有个人真的很像你,那我难免惊惧起来。诺顿先生,对你来说,什么才是最近呢?现在我常说最近,那是因为我离你太远。你的最近,离我有多远呢?

我之前说过,我要穿过语言的迷雾来谈论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可现在,我又为它抹上一层糖霜。或许是因为人不喜欢真实吧,诺顿先生。在生活中挖掘某种坚定的真实无疑难过在北京找到春天,它只是冬天的寒冷和夏天的热风交汇时的一瞬间。还好夏天来了,树荫的斑驳落在你脚边,你会快乐吗?

最近我重看了《一一》,是台湾导演杨德昌的电影。开场,男主角和女主角在电梯里重逢,他们已有20多年未见了。女主角打扮得体,在片刻惊讶后,她熟稔地寒暄,说起自己住在美国,发了张名片,然后离开了。

一分钟之后,她跑回来歇斯底里地问:“那次你跟我约好了你为什么没来?我一直等一直等,我被你害得好惨你知道吗?”这个力图淡然的女人瞬间崩溃了,她仍然情绪大起大落,攻击性十足。

男人不说话。

20多年前,他们是恋人,重逢的时候,他们已是别人的丈夫和妻子,可是这个女人还是夸张地说我被你害的好惨,仿佛她随后的人生都只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眼前这个男人,是她积攒多年愤怒和疑惑的靶心。即便在20多年后,一旦瞄准,立即开火。

男人在某个晚上给女人打电话,他说:“听说,你现在过得不错,很替你高兴,以前听同学说,你生活得很辛苦,好像觉得跟自己有关……那天你问我,为何突然不告而别,其实当时我有很多原因,不过现在说,也没什么意义,现在知道你生活很好,很幸福,我就很开心。”这个隐忍又容易自责的男人,甚至不敢亲口对她说,只能对着电话答录机。

说的无非是客套话,可他总觉得她过的好或者不好,与自己有关。

后来他们异地重逢,牵手散步、谈论往事,相互抱怨,又抱头痛哭。她漫无边际地谈论起自己离开他后的婚姻、生活、疾病,反复利用他的内疚,男人被逼急了,只说了一句:“我从来没爱过另外一个人。”

急性子的女人索求的答案出现在眼前,她只能无穷无尽地哭,遗憾、痛苦、不舍,这都是真的。她也知道他不怪她自私、骄横、情绪不稳定,可这些还有什么用呢?痛彻心扉的真相,连他自己都不想承认。他爱她,他用尽一生在爱她,只有自己最懂她。

两个不合适相爱的人相爱了,却相互创造了彼此的生命。诺顿先生,这滑稽吗?悲剧就是彻底的错误,爱有可能是悲剧,但不会是错误。

男人最后说,如果人生重来,也不会有什么不一样。我想,他没说错,因为在旧的时刻,再做一次旧的选择,不会有什么不一样,但是还好,我们拥有很多现在。此刻,我们探究自己人生的可能性,走什么路,成为什么样的人。

诺顿先生,时间会抹掉生活的痕迹吧?第一次约会的街角被丢弃,第二次亲吻的触感被遗忘,第三次说再见后,并没有再见。我们丢弃旧物、清理衣橱,搬到新地方居住。可是诺顿先生,我们没办法抹去爱的感觉。以前为看电影,以为自己看懂了。现在再看,发现那时的眼泪只是为电影而流,而现在的眼泪,只为自己而流。

你这一生过的好吗?

上一次我们说下次再见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说,下次是是哪一年,哪一天?我知道下次越来越微弱,但我依然说了再见。某一年,我们曾一起看过某部电影,哪一天,哪一部电影会让你想起我?我已经不再憧憬未来了,诺顿先生。渴望未来不过是表达对现在的不满,而现在我已经很满足了。以前我很害怕长大,也很害怕变老,可是我现在不怕了。

诺顿先生,你喜欢喝茶吗?我说的不是英国人喝的那种茶,是中国茶,你喜欢喝红茶还是绿茶呢?如果你两种都喜欢喝的话,那么请你白天喝绿茶,能提神,晚上喝红茶,能安眠。你睡得好吗?

我最近也变得很忙,接手了很多新工作,认识了不少新的朋友,只有晚上的时候才能坐下来给你写信。忙碌让我变得很充实,而写信让我很快乐。有时候我想,思念的本质是种侵略,它占领忙碌的间隙。我会努力让自己更忙一些。我不喜欢侵略,我喜欢你是自由的,也喜欢我是自由的。我觉得唯有爱和自由才值得信仰,在这个并列里,它们一样重要。

诺顿先生,你累了吗?喝杯茶吧。

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

苏更生

责任编辑:金子棋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