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骄傲的鸵鸟 作者/朱肖影

发布时间:2017-07-03 12:26|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我真的很高兴。”熊小力擦擦嘴巴,拉起身边女孩的手。

我们正坐在鲁磨路附近的一家餐馆内,熊小力专程带着女朋友过来见我。

“那时候只有影子哥对我好,我可以告诉你过去的事情,我都还记得。”熊小力抬头看我,目光穿过餐桌上升腾起的层层热气。

 

十年前的体育课。几个男生把我围在操场中间,他们故意把我摔倒在地,然后用脚踹我,鞋尖刺到肉里,我痛得发出惨叫,他们却看着嬉笑。然后,带头的男生说要脱掉我的衣服,我紧紧地攥住裤子,任由他们对我拉拉扯扯。

我是从省镇到这里的转校生,对城里的孩子来说,紧挨着铁轨的省镇都是破破烂烂的房屋,屋檐低矮,都是些贫困的乡下人家。因为口音带有严重的方言,想说的话往往还没开口,就早已弄得面红耳赤,经常惹得班上的同学哈哈大笑,没有任何人愿意主动理我。

影子是当时的班长,他推开那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说:“你们几个欺负一个人算什么本事?!”然后,他把我从地上扶起来,这时候有几个好心的女孩问我有没有受伤,可我怎么也不愿意开口,怕再被周围的人笑话。影子就像看穿我的自卑一般,带我远离了人群。

那几年,我被同学们捉弄惯了,没有人对我好,过去即便受了再大的委屈,我也能不动声色,可那天我靠在他肩膀上哭了起来。

 

熊小力眼神泛光,沉湎于往事之中。

“都过去的事了。”我努力微笑,生怕自己在熊小力的回忆中露出马脚,害怕自己稍微不小心就让他的回忆改头换面。

 

我拉着熊小力站起来,还要装出吃力的样子。我斜着眼看了一下朱茵茵,她注意了我。我心满意足地带着熊小力离开,一举一动都像光荣的战士,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熊小力竟然把眼泪和鼻涕弄在我衣服上,这个恶心的乡巴佬。

朱茵茵穿着紧身黄色连衣裙来到班上时,我就喜欢上她了,她不仅人长得漂亮,听说还会弹钢琴。被当做勤奋少年的我,其实每天等班上同学都走光了,都会在她座位上坐一会儿,翻看她的抽屉,抚摸她笔记本上写的字,体验她身体停留的温存。

虽然懦弱的我只敢把喜欢埋藏在心底,可这份喜欢日日夜夜地折磨着我,它总是渴望着女孩懂得的。熊小力被人欺负,让我有了一个机会,在众人之中扮演英雄的机会,也就是让朱茵茵注意到我的机会。

 

“试一试这个,这里的鸡肉很好吃。”熊小力伸着胳膊帮我夹菜,我才发现他变瘦变黑了,在灯光下脸膛铮铮,“我们相处虽短,却是我学生时期最好的时光。”

 

过去我在哪里都没有人喜欢,成群结队的孩子背后似乎总顶着一片艳阳,而我只有怀着冰冷冷的心情独自回家,脚下踩着倒映着白云和黑色电线杆的路边渍水。自从影子在人群中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嘴里也表达不出来,只能跟在他后面,课上抢着给他写作业,该他值日时替他扫地,放学后帮他拎书包。

往后和影子混熟了,我整天都想跟他粘在一起,每天早上我都在他家门口等他一起上学,而放学后我会和他一起回家,一般都是送他到家后我才回去,虽然我们住在不同的两个方向。

记得有个周末,他还喊我去网吧,带我玩游戏,夜晚从网吧出来,我们还去新开的快餐店,用仅有的钱买了两个汉堡。影子成绩好,做人又体面,还愿意和我当朋友,和他在一起是我唯一骄傲的事情。在快餐店的暖光下,我感到自己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开心过。

 

夏天已经过去,窗外的瑟瑟秋风带着凉意,餐厅内却有点燥热。我望着面前坦诚又善良的熊小力,百感交集。

我想露出微笑,却从钢制的汤勺上看到自己过分夸张变形的脸。我庆幸熊小力没发现我不自然的样子,但对我而言,没有比值得庆幸这种事更大的耻辱了。

 

熊小力对人有一股痴劲,可我从没有把他当做过朋友,好几次放学,我都借故让他先走,他偏偏要等我,好不容易坚持让他走了,一出校门,他却蹲在校门口。即便这样,一起回家的傍晚,我也会走在他前面几步,至少不能并肩而行,我怕让隔壁班上的男孩看到笑话。

下雨天的夜晚,我在网吧手上没钱了,没办法就喊熊小力带钱来一起玩。他玩得很臭,我始终保持缄默,他在旁边自娱自乐地笑着。这家伙拿着钱特意冒雨跑来,玩完全不会的游戏,真是个傻瓜。疲倦了,我就关掉他玩到一半的游戏,说要回家。没想到,他还有剩下的钱和我一起吃饭。

那次之后,我发现他的零花钱总是很多,大概是他爸爸到城里开汽修店赚了不少钱。那时候我正迷恋各种小说、杂志、漫画,我会旁敲侧击地说,我最近想看什么,只要我提到了,他就傻呵呵地去买给我。为了帮我买一张正版专辑,他甚至一周没吃早饭,我想他肯定实在没别的人作伴了,才会掏心掏肺地对我好,我愈发瞧不起他了。

 

“对了,影子哥还分享过他的秘密,”熊小力喝了一口汽水,抬头问我,“影子哥,你还记得朱茵茵吗?”

 

我没想过影子会喜欢像朱茵茵那样的女孩,朱茵茵并不是像影子一样的好学生,她的样子总是精心打扮过,还烫过头发,在女生之中显得很高傲,班上的女孩都不太喜欢她,而班上的男孩口里也说讨厌她,眼睛却总盯着她看。

影子告诉我,只有当一个人总独处时才能散发出属于个人的特性来,而正是这种特异性让一个人有趣,你看那些三五成群的女孩,她们总是显得那么乏味。

我喜欢这样的时刻,因为只有影子愿意向我袒露自己的想法,我们交谈时,他的脸上也并没有那种努力听清我口音的人的——那种我所司空见惯的讥笑。

有次上课时,影子把一封信交给我保管,让我下晚自习后交给朱茵茵。信里的每一句话他都跟我反复商量过,生怕哪一句写得让朱茵茵不喜欢。他说:“一定要交给本人,千万不要丢了,这对我很重要。”

我摸着这封信,信纸已经变得皱皱巴巴了,也不知道在他口袋里放了多久。想到身上肩负着重要的使命,我没有觉得沉重,反而感到温暖,因为我是影子值得信赖的人。我把信夹在书里,然后放在抽屉的最底层。

那个下午进行了一次数学模拟考试,等我重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我发现那封信和那本书一起不见了,“一定要交给本人,千万不要丢了,这对我很重要”。丢了信以后,我整个晚自习心都在下沉,特别是看到影子转过头对我笑,我难受得都想从四楼的窗口跳下去。放学后,在校门口,我坦承信已经丢掉的真相。我刚说完,影子就甩开大步走了,把我孤零零地丢在那里。

我忍受不了这种滋味,这种搞砸一切的愧疚感,我孤注一掷地想到一个办法,我要把信的内容告诉朱茵茵,那信中的一字一句,我早就已经记在心中。

借着橘色的路灯,我气喘吁吁地追上朱茵茵,拦在她面前,“我想和你成为朋友,因为你和我一样总是那么孤单,我愿意分享你生命中许多激动人心的时刻,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我们一起去同一个地方,其他一切都会消失,只剩下你和我。”朱茵茵惊讶地看着我,寒冷的眼神变得温暖,这是我第一次能不自卑地把话说得那样响亮。

为了影子一切都是值得的,等回过神来,“这是影子,想告诉你的。”说完后,朱茵茵流光四溢的眼神却暗淡了下来。

 

“朱茵茵吗?有一点印象,但不记得了。”我的眼神躲过熊小力。

我又说谎了,即便长大后经历过好几次恋爱和失恋,但少年时期的每一段感情似乎都是改变人生的某件大事。

 

那次考试,我就坐在朱茵茵身后。我发痴地想,假如考试永远不结束就好了,我就可以和她保持这样的距离,一直到以后。在短短的两个小时内,朱茵茵成为了遐想中的女主角,我和她经历了喜悦、痛苦、爱情和失望,她就像是我远方的恋人。她肯定不会想到,那一刻有个男孩正在她身后,安静地为她发疯。

在让熊小力帮我送信的那天,我整天都在期待着,我甚至体会到了爱情的艰苦卓绝,如果她愿意做出一点点回应,我可以为她写上一百封信。

可等待的结果却是熊小力说把信弄丢了,我生气极了:一是燃烧过的炸弹竟然只是沉寂;二是我害怕这封信被其他人看到,在我虚伪自大的外表下,竟满满填充着胆小的成分。

熊小力毁掉了我的爱情故事,我不想再搭理他,他的过失仿佛让我初尝生涩的失恋滋味,尽管这个初恋只是想象中的一个影子。我不想再搭理他,特别是他在人群之中红着脸叫我的名字,他那粗鄙的口音总会让人们扭着身子笑起来。少男少女之间的残酷笑声,犹如刺眼的阳光那般璀璨夺目。

我甚至有些恨他,因为我发现朱茵茵不时地盯着我后方看,那是熊小力所在的方向。偶尔听说朱茵茵私下讲,她看到了熊小力身上的勇气,那是一种不顾一切的洁白。

我想起臆想中的时光:即便我看向别处,朱茵茵的眼神也永远注视着我。我嫉妒熊小力,他不仅仅是乡巴佬,还是小偷,他盗取了我没有真正品尝就要永远失去的东西。

 

“影子哥,她就是朱茵茵啊。”熊小力笑着说。

他身边的女人穿着黑色上衣,瘦小朴素的脸上几乎未施胭脂,和我回忆中鲜亮明丽的女孩完全不同。

朱茵茵对我莞尔一笑,说:“小力经常提起你。中途消失的伙伴,可是男人还没有真正成为男人时的心结。”

 

我试图找机会向影子解释,但我隔着人群大老远喊他,他总是对我置之不理,看来影子是真的生气了。我像过去一样跟在他身后,只是保持着更远的距离。我多么盼望影子跟我说上一两句话啊,可他总保持沉默,仿佛让我接受长时间的拷问,我从来没有那样难受过。

丢信的一个星期后,我刚走进教室,很多人就开始偷笑起来。那封信赫然出现在体育课扒我裤子的男孩手里,他咧开嘴说,这封信是从熊小力同学的桌子里搜出来的,是写给朱茵茵同学的。他刚说完,底下就有人开始吹口哨。他开始怪声怪调地念信的内容:“我想……和你成为朋友……因为你……和我……一样总是那么孤单……”

他故意放慢了速度,每一个字都像一次深入人心的鞭打。我气得发抖,于是从座位上站起来,拖着椅子从最后一排走向讲台,举起椅子,朝正在低头念信的他砸过去。

倒下的男孩头破血流,吓坏了的同学开始尖叫起来,而我脑子一片空白地站在原地。

 

“我被学校记了大过,还被迫转了学。”熊小力微微有些脸红,“我一直很努力,我想影子哥那么聪明,一定能上最好的大学,没想到在大学遇到了朱茵茵,她和影子哥一样,都是真正对我好的人。”

朱茵茵羞涩地低下了头。

熊小力俯身靠近我,腼腆地拿出请帖,“我和朱茵茵准备结婚了,没想到能联系到影子哥,希望影子哥你能来。”

 

我没想到那封信会出现在别人手中,他念那封信时,我害怕极了,为了撇清关系,我时不时地跟着大家一起笑出来。当熊小力举起椅子的那一刻,他看了我一眼,而我正故意笑得很大声。

熊小力离开之后,我彻底告别了那股优越感和傲慢。命运不再赋予我任何能悦人耳目的东西,成绩一蹶不振的我,随便上了一所三流大学。

在陌生的大学里,没有朋友的我倦怠而忧伤,日常与人交流时,感情总不能及时到位。我,就像一只羽毛不整、终日来回走动的鸵鸟。

 

“我也很开心能再次看到你们。”离开的时候,我第一次与熊小力闪闪发光的眼睛对视。

熊小力笑容灿烂,但我拒绝了他开车送我回家的建议。

在小路上,我只身迎着冷冽的夜风朝前行走。

 

我没有告诉他。

其实在他转校不久后,一次独自回家的傍晚,落日洒落在冷清的街道,我总感觉身后空空荡荡的地方,熊小力再次出现在我身后。我没有回头。我知道,没有谁再愿意和我待在一起了。不过我还是尽量放慢脚步,认真走完这条过分漫长的路。

 

选自朱肖影短篇作品集《我又不是怪兽》。

责任编辑:向可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