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我和6位职业红娘聊了聊,知道了我在婚恋市场上值多少钱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8-28 11:31|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六年前,从事外企客服的海霞了解到专业红娘这个行业。她平时就爱给人牵线。这下好,牵线还给钱,她就来了。

在世纪佳缘,红娘录取的唯一硬性条件是已婚。她们的工作内容是给付费(几万到几百万不等)的客人线下匹配相亲对象,并在交往过程中提供建议和情感陪护。

客户提出择偶标准,红娘会在客户资源中寻找合适对象,双方同意,就安排他们见面。

几万到几百万的服务费,并不是明码标价,而是根据客户自身条件和择偶条件的组合来定。匹配难度越高,价格也就越贵。

比如,两个姑娘,若条件相似,那么一定要找北京户口的,就比不在意户口的要贵一些;年纪较大的比年纪较小的贵。

海霞说,这两年,红娘越来越不好做了。

“五六年前,人就是想找个合适的人结婚。现在,每个人都既想要好条件,又想要真爱的感觉。”

人们更务实也更贪心。成功率也比几年前更低。

80后85后是目前相亲市场的主力军。据世纪佳缘统计,现在每个月的线上新增用户,近一半是90后。这也增加了80后的相亲压力,尤其是女生。因为90后将逐渐成为各个年龄段的男性最感兴趣的群体。随着越来越多95后到了适婚年龄,相亲市场只会日益残酷。

我去世纪佳缘约见了六个红娘,其中包括一个“红叔”,佳缘唯一的男红娘。我抱着对五花八门相亲服务的好奇,欢快地去了。然而当我和他们聊完,心里却很复杂。庆幸自己还算年轻,又夹杂着每一天都在变老的焦虑。

一次次戳中我的是女性在相亲市场上的价码。尤其是在女多过男的北上广深杭,女生更加被动,而时间是最大的敌人。

 

“我有钱,但千万不能让她们知道”

秋姐从事红娘职业五年了。她曾经是做投诉客服的,转行来做红娘,是想做点开心的事情。

后来秋姐才知道,其实做红娘,有些哀怨更加无奈。

“很多女孩子,刚进来心高气傲,是来找理想型,很挑剔。我看着她们随着年龄增长,越找越往下走。看着她们从享受到打击,我很心疼。”

几个红娘,同为女性,知道这一切的不公。然而,现实就是如此。相亲市场上,女人随着年龄的增大,就是“贬值”。

我曾在一个速配活动上采访过一个35岁的男人。他当时选的心动女生都是25-30岁的。我问他是否考虑年纪更大的女生,他说:“30岁以上太老了。我可以接受一个女人陪我一起走过岁月后的苍老,但我不能接受初见的老。”

让人心寒,但这就是他最真实的感受,也是绝大多数男人的心声。

秋姐接过最大的一单客人是30万。是个50多岁的集团老总。他的择偶标准是,35岁以下,年轻漂亮,有艺术特长。

另一个红娘珊珊,也接过一个30万的大单,是一个48岁的离婚男人,有一个孩子,和一个要一起居住的老母亲。他只找四个年份的姑娘:84年的鼠、85年的牛,87年的兔和90年的马。也就是说,他能接受年龄最大的,也比他小15岁。

并且,对方必须是未婚,本科学历以上,不能从事市场、公关类工作,面相要好,不能打过针动过刀。婚后不能工作。

更让红娘珊珊生气的是,这个男人很成功,却不让在简历里说,怕对方是图他钱。

“他就让我们说他是普通男子,带着一孩子一妈妈,然后还要找这样的姑娘。讲也讲不通,你告诉他很难,他就跟你说:我知道难啊,难才找你们啊。

 

你会用屁股写"爽"字吗?

我去过世纪佳缘在上海的约会吧。每个客户以半年几千到上万的价格入会,从此以后可以参加约会吧的各种活动,包括:狼人杀,做手工,真心话大冒险等集体活动。

约会吧的设计是针对那些工作中没有社交资源,生活圈子小,但又不想直接相亲的单身男女,给他们创造一个“在业余生活中遇见真爱的氛围”

你可以约毒死你的女巫游戏结束后去喝一杯。

那天,我一到约会吧,就看到20多个男女穿插排成一竖列,女生都踩着高跟鞋,后面人搭着前面人的肩,在玩儿游戏:用屁股写一个“爽”字。只见所有人跟着主持人的指挥扭动着身体:横,撇,捺,左叉叉,右叉叉。

我看到一个姑娘拿着包就走了。我追上她,问她怎么这么早就走了。

“今天的游戏不喜欢。而且,没有有眼缘的。”

她90年的,湖南人,在上海打工,坐办公室。家里催婚。评价约会吧,她说:他们资源没有我想得那么好。但是,我自己也没什么资源。

这里,大家都把异性叫做资源。每一个人开心玩游戏的人,都带着同样的目的。这个好似悠闲的地方,又那么现实。你若在游戏中看上谁,你可以立刻去找他的资料。你会知道你们是不是门当户对,他有没有你要的的户口。

这里也很残酷。你看上的男生,可能在跟另一个女生眉来眼去。而这样的事情每周可以发生很多次。

去年8月,我和谈了3年半的男友分开了。24岁的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年轻,除了每次熬夜写稿后酸疼的肩膀和暗沉的眼袋。

这是三年半以来,我第一次觉得,去每一个饭局和派对,都充满兴致。我会悄悄打量每一个男人,悄悄觉得自己多了点女人味儿,生活多了可能性。

然而好景不长。我发现看上的男人往往已是别人的男友,甚至别人的老公。一个局上,旁边坐着的28岁优质男青年告诉我,她的女朋友还在读大学。我感到了恐慌。

我高中的时候爱看《欲望都市》,记得有一集,Carrie和Big闹分手。30多岁的Carrie顶着一张哭花的脸,对她的朋友说:我不想再单身了。我不想回到外面和那些年轻姑娘们竞争了。

我心疼Carrie,并想着,还好我就是那些年轻的姑娘。而如今,我也开始向女性年龄食物链的底端跌去,而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我从没想过,我还这么年轻,就开始怕老。

 

她身价过亿,相亲是想跟红娘聊天

我还从红娘那里听到了一些大单女客户的故事。

有个45岁的女人交了45万服务费。她年薪千万,要找和她条件相当的男人。

她的红娘小玉说:挺难的,因为四五十岁的男人,如果有那个收入,还是想找二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海霞还有一个30万的女客户,也45岁,离婚后身价过亿。在给她介绍伴侣的过程中,海霞慢慢发现:

她买这个服务,很大程度上买的是一个情感陪伴。她是那种很要强的女人,可能不愿意和朋友说一些情感上的事情,就会跟我聊。”

她逛街的时候会给海霞发张照片,问问衣服好不好看。

“我就知道,她可能是想跟我聊聊天了。”

 

你知道谁会喜欢你吗?

李开春每天上班坐在我旁边。每每聊到两性话题和婚姻,她都一腔很丧的正气。她曾写过一篇《对不起,我们95后准备孤独终老》,让大家在等待缘分的过程中,也准备好能跟自己过一生的觉悟。

她不是不相信爱情,而是不相信一定能遇到。她也许会在30岁去冻些卵子,继续等那个合适的人。

我是想结婚的,也相信事在人为。怦然心动是一时的,重要的是找到一个我欣赏,并愿意一同经营这份感情的人。

我也相信,每一次与异性的交锋都是一次历练,让我们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红叔”孙晓亮说,很多女会员,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择偶要求。有些是很没谱儿地给出一个高的标准,比如年薪。还有的,每项要求都不高,但是要求得特别全。

“能满足所有项的人就很少了。我会帮她们梳理,她们到底最想要的是什么。这个主要诉求,有时是软性的,比如,男方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做出了成绩。比起这个诉求,身高和年龄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其他红娘也建议女生们要多变通,除了要认清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也要想想什么样的人会喜欢你。

海霞有一个女客户,33岁,最近终于结婚了。她一共定制过两轮服务,每轮见10个人。

“第一轮,她的条件很理想化,要高要帅,必须有北京户口。我给她安排了几个人,但都没匹配成功。”

“第二轮,她主动改成,如果年薪50万以上,可以没有北京户口。她明白,生活中也许能碰到理想型,但在婚恋市场上,你需要找一个对方也会选择你的人。”

她找到一个30多岁的男生,潜力股。

等这个男人要是到了40岁很成功,他来找姑娘又是另一个标准了。人要变通,尤其是婚恋市场上的女生,因为毕竟一二线城市女生比男生多很多。那些条条条框框往往把自己框死了。”

听着海霞说,我点着头。不敢说她说的是对的,但她说的是最实际的。

但我不服,为什么女人要承受这么多。为什么男人一直期盼着自己40岁后的黄金期,魅力的峰值,而我们,20多岁就开始恐慌。

每每看到越来越多的明星姐弟恋,我们觉得这个社会进步了。而环顾周围,其实一切没变过。

我在想,我到底应不应该鼓励大家接受这个残酷的市场给每个人的价码。我们到底应该妥协多少,变通多少。

如果我们既想有婚姻有孩子,又想找到理想型,我们应该如何做心理建设。

我没有最好的答案,或者说,答案对于每个人来说可能都不一样。我们都要做出自己的妥协和选择。

心还是玻璃心,但路,还得往下走。

责任编辑:ONE文艺生活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