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朋友,最后一片真心喂了狗 作者/卫天成

发布时间:2017-08-30 18:13|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前两天,我受邀去听了一个讲座,主题是如何成为一个学习高手。

分享嘉宾讲了这样一段话:交友应该结交各行业的顶尖人才,这样,你碰到问题,根本不需要花时间搜索解决之道。投资,有金融界的朋友,法律问题,有律师朋友,生病了,就找医生朋友。如果碰到多行业交叉的问题,那就拉个群,把相关的朋友拉进来一起讨论,保证,所有的问题迅速搞定。

露出鄙夷神情的同时,我用余光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听众纷纷点头。即便我深谙现在的社交,充满功利性和目的性,但这样的论调被堂而皇之搬上台,还被广泛认同,我瑟瑟发抖。

 

1

通讯录好友成百上千,翻阅他们一天的朋友圈,可能需要两个小时。但那就是你和大部分好友仅有的联系。最多点赞评论,小窗寒暄几句,聊一会儿无关痛痒的话题,斗一会儿表情包。

而如果你用过微信刚推出的“半年未联系”功能,你会得到一个吓死你的数字。

这就是社交的常态。

朋友圈的形成,貌似基于越来越多的朋友,但其实,我们与所谓好友的关系也在被稀释。

这就是社交的悖论。

前段时间,我朋友向我抱怨,他心情沮丧,在朋友圈发了一段文字,本想求得几句雪中送炭的安慰,却只换来雪上加霜的冷清。他来回翻看着通讯录里761个好友,深深地怀疑这些交情。

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里写:“哪里有人喜欢孤独,只不过不乱交朋友罢了,那样只能落得失望。”

哪有人喜欢热闹,只不过乱交朋友罢了。

社交,不过是生存手段和套路。

 

2

所谓友情,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以前看过一个帖子,是一个女孩的长篇控诉。

女孩对闺蜜毫无保留,与她分享衣服首饰、化妆品、钱,所有的快乐和悲伤,乃至难以企口的秘密。

有一次,她和闺蜜倾诉感情苦恼:两个追求者,选谁?没过几天,竟然传出她和许多男生暧昧不清的谣言。

闺蜜就是谣言的始作俑者。每当他人谈起女孩,闺蜜就会做出一种“你们谁都没有我了解她”的权威姿态,当着众人的面,和盘托出女孩向她倾诉过的事情,添油加醋,变成她的独家猛料。

故事以撕逼收场。女孩无法原谅闺蜜的背叛,自此,对“友谊”二字心存阴影。我对你掏心掏肺,你却拿着我当作跟别人social的资本。

我应过各种局,听过各种故事,都以“我有一个朋友”为开头。下笔作文,我有时也不得不讲述他人的故事,我时常会愧疚,这些朋友的故事被利用和消费,我们或许也从某种程度上辜负了他们倾诉时的一片真心,更别提代入和理解他们彼时糟糕的心情。

 

3

Z向我哭诉过她的一段遭遇。

有一年,她去日本旅行,提前相约在日本留学的好朋友叙旧。好朋友立马热情邀请她住到家里,并提出全程陪同。Z不好意思,但盛情难却,加之有熟门熟路的好友作陪,也是一件好事。

起初两天,Z和朋友玩得还算尽兴。Z也会买零食和水果,聊表心意。第三天,朋友突然撒娇,“我都陪你玩这么多天了,你请我吃顿饭吧。”Z欣然同意的同时,朋友已经打开了点评App,选了一家人均不菲的餐厅。

之后的每一餐每一处景点,朋友都以不同的借口,让Z请客买单。

Z预算有限,硬着头皮请了几次,再也承受不起开销,委婉提出不如自己一个人转转,但朋友依然坚持相伴。那天晚饭,Z终于弱弱地说:“我们能AA吗?”

朋友立即翻脸:“我请假陪你玩,给你当导游当翻译,你请我吃饭难道不应该吗?你觉得我陪你玩是理所应当吗?你知道找个地陪要花多少钱吗?”

Z顿时万分委屈。

奇葩的还在后面。临走前一晚,Z给朋友捎了一件小礼物,朋友却把水费账单递给她:“你洗澡真的太费水了,你付一半吧。还有,你住了这么多天,多少付一点房租吧,算你100人民币一天,总比你住酒店便宜多了。”

朋友的室友在一边补充:“这里的生活成本很高的,我们也不容易。别的费用就不跟你计较了。”

Z付完钱,无法再忍受精于算计的朋友。那一晚,她在车站度过。

“她只是想让我来分摊费用吧。”她哽咽着对我说,“而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4

我上小学那阵,特别流行推销安利和保险。几乎每周,都会有不同的叔叔阿姨以探望朋友为由,拜访我的父母。

没寒暄几句,就拿出一堆产品和文件,头头是道介绍。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个阿姨为了推销净水机,甚至在我家做起了夸张的对比实验。“我真的是为了你们全家的健康!”她说。

后来,我知道这就叫“杀熟”。

友谊,早已在对方心中标价,变成可以随需兑换的物品。按现在更流行的说话,叫发行“社交货币”。你经营的友谊,可能只是别人精确计算好的社交货币。你以为的交情,可能只是别人捋得门儿清的一条条人脉罢了。

我想起另一个悲剧色彩的故事。

大学时期,每到考试周,我们系一个大神就会被同学团团围住。那种门庭若市与往日的冷清形成鲜明对比。他性格孤僻,总是独来独往。只有在考试期,他会收获短暂而热烈的友谊。

他很清楚,别人结交他,不过是想抄作业,请教学科问题,通过考试。

“我一直没什么朋友。高中时就没人跟我玩,可能觉得我跟他们不是一类人吧。有一次我鼓起勇气想融入他们,有个同学就问我,能跟他们玩什么呢?我想了想说,可以给他们作业抄。他轻蔑地笑了笑,说,那买本答案不是一样的吗?”

我记不得我们是怎么聊起这个话题的了,但我记得他平静的表情,就好像在解答一道基础微积分题,“也不会不高兴,至少我是一个有利用价值的人吧。”

利用价值,似乎成了一段友谊是否有必要维系下去的第一前提。我更害怕的是,在我所珍视的友谊的另一端,也是一颗被利益熏染的心,而我只能像我的大神同学一样,庆幸自己的利用价值。

但我理想中的友谊不是这样的,它本该像电影《艋舺》里的台词:“意义是什么?我只知道义气,不知道意义”。

当我们谈论起友情,本该是关于相互陪伴,关于相互扶植,关于相互付出,关于同甘共苦,关于同生共死。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被珍视的朋友这样真诚相待。

可是人际无常,双方的用情永远无法对等——你的真心会被人视如粪土,而在别人的期待里,你也未尝不是冷漠薄情。

当社交越来越便利,我们是否也越来越懒于用心维系一段友情?当我们越来越依赖社交工具,社交,是否也沦为了一种工具?

这当然是我们需要反思的话题。

而在得出你的答案之前,你更应该看透的是:社交的最终意义,在于认清自己的位置。或迟或早你会发现,在大部分人心中,你可能没那么重要。你最后可能只能做一件事,就是,做好你自己。

责任编辑:ONE文艺生活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