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爸妈,我们分手吧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9-12 19:53|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还不如我自己瞎几把过呢。”

时不时就能听到身边的人这样说,简直成了时代的新觉悟。

尤其是,属羊的姑娘们知道自己在父母相亲角里一文不值,甚至差“北京户口有残疾”者十万八千里之后。

而我,一想到相亲角父母的得意洋洋或愁容满面,就反胃。

做他们的孩子真不幸啊,我想。

假如你是在健康和睦的家庭中,活了二三十载,有天父母说,“差不多该找个对象了”,想必你不会气得跳脚,说不定还能兴致勃勃和母上聊聊,上次往你桌上放感冒冲剂的男同事。

嗷,只是想象而已。我妈虽然没有带上我的报价奔袭相亲角,但我依然在面对她时感到疲累。

年岁渐长,我开始觉得,或许父母子女关系中,我们该学着承认:“你没那么爱他们,就像他们也未必像传说中那样无私爱你。”

 

我们长大成为子女,真的吃了不少苦

我所见过的父母子女关系,大半充斥着互相抱怨。

小七是地道的北京白富美,浑身透着“北京飒”。学识广博、思想前卫还很少女心,没事就周游列国,谈了个甜到不行但“并不非要结婚”的恋爱,看起来就像那种在幸福又先进的家庭里长大的可人儿。

直到她去香港念人类学硕士前一天,我才知道不是这样的。

她爸逼她给奶奶打电话通报好消息,可她打死不愿意。她刚被她爸拉着在朋友面前溜了一圈,叔叔们举杯夸她有出息,她爸满面春风,可她只想冷笑。

她奶奶重男轻女,没给过她和她妈一分钟好脸,现在打电话过去“炫耀”,她既尴尬又难堪,“何必呢,我就是他撑场面的工具”

大学毕业典礼,七爸七妈都去了,看起来和气。其实他们老早就离婚了,爸爸娶了新老婆生了儿子。小七还曾被新老婆扇过一耳光,那时她爸在旁边无动于衷地抽烟。

不过这都是往事了,小七转头说,“我看起来很正常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像家庭破碎成这个狗德性的”。

 

梅子酱是我朋友里灵气最盛的之一,既能甜腻可爱又能毒舌暴走。

勤勤恳恳工作,踏踏实实吐槽,扬言明天就要去炸了公司,但被上司私吞了奖金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去要”。

就是那种被打了绝对不会还手的人设。

很难想象,梅子酱和爸妈已经到了过年都很少回家的地步。

我爸从高中开始,就在外人面前把我骂得猪狗不如,导致我都出不了门”。某个暑假她躲在房间三天没出去,头发乱糟糟,他爸说,“你真让我丢脸,家里以后一分钱都不会留给你。”

而她和她妈的斗争,从大学毕业考公务员开始愈演愈烈,“她因为我不考公务员说过难听到极点的话,我这辈子还没那么难过过”,那天她哭到昏倒,“从那以后孤独感就如影随形,感觉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在不怎么回家之后,梅子酱研究出一套能和母上正常对话的法则——不管她妈给她发什么鸡汤文,她都说“我看了,真感人”,她妈催她回家考公务员,她也说“嗯嗯”。

 

“中年人的焦虑我无能为力,

总不能用我余生的自由换他们的平静”

跟梅子酱相处久了,我也学到一点皮毛,大部分时候我妈再催我回去考公务员,我也能“嗯嗯”。

我妈前两天给我发信息,又让我考公务员,说无论如何都得考上,我一股暗火压在心头,还是打好了“嗯”准备发送。

可她紧接着说,“没有稳定工作我心不落”,我就绷不住了。

我做一份足够养活自己的正经工作,即便失业也有能力再找到不错的工作,怎么就不稳定了?不会失业的工作就是稳定吗?万一我想辞职呢?

冷静下来,我把“嗯”换成“那是你的问题”发过去,她没再回我。

听起来冷漠刻薄,可这是事实。她的这种焦虑,已经不仅是父母子女的沟通问题了,可能是他们那一代的中年危机。

她曾经拼命想让我考个好大学,成人中龙凤。现在耳边听着同事说,“你女儿大学再好有什么用,她过得辛苦,你也一年也见不着她几次”,就开始心慌焦虑。

我开始觉得,这是注定的。

在他们成为父母,我成为子女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们以往的人生经验和相处模式决定了他们如何对我,又促成了我如何反馈回去。

小时候爸妈经常吵架,我不懂大人们的戏码,只觉得连我妈都哭了,一定是出了天大的事,我也跟着哭。

她喜欢边哭边写离婚协议书,她写一份我撕一份,内心无比的恐惧和愤怒,觉得这张纸真是坏透了!

她没告诉我诸如“离婚了爸爸妈妈也依然爱你”这样的话,而是冷冰冰问我:“我俩你跟谁?”

虽然我现在身心健全,但那句话一度是我的童年阴影。长大以后跟我妈说起来,她的表现有点让我意外,眼神里仿佛有躲闪的愧疚。

“爸爸也是第一次做爸爸,多多见谅。”

这句网红语录我也终于能够体谅,成年人也有很多苦楚。

我甚至想,父母也未必有义务独揽风雨心酸而把阳光温柔留给我们,谁还没有难过崩溃呢?

也一定有不愿意把人生都消耗在子女身上的父母的。

同样,我也没有义务考公务员。

我们各自受到的伤害,只有自己消化,不能再加诸对方身上。

 

你不是我,凭什么要让我孝顺

有阵我跟老家的朋友微信聊天。

他还没毕业,在备考公务员。我说我妈也让我考,但我不想。于是被迫接受了一个小时的劝告:爸妈年纪大了,要给他们好的生活,要孝顺云云。

我原本应该沉默,但可惜了,没绷住,我回了句,“我觉得孝顺就是几千年来的伪概念,他们应该过好自己的人生,我也有自己的人生要过,总不能为了让他们完成父母任务,就舍弃我后半截人生的自主权吧?”

结果他惊呼,“天呐你的学校都教你了些什么!”

作为艺术类院校毕业的学渣,自觉没好好学习,没从母校学到什么专业知识,但继承的自由开放一直让我引以为豪。

我怒从心头起回他,“我们学校教我想干嘛就干嘛”,自以为很酷很哲学了。

他却说,“一个人想干嘛就干嘛,是不可能的,你不能太自私,你得想想你爸妈……”

我只能默默把他拖进黑名单。

我不知道他是否家庭关系和睦,以至于无法理解我的心情,但我见过拥有美好家庭关系的人并不是这样说教的。

 

相爱就最好了吧

小七的男朋友就是家里条件好,父母又相爱的典型。她感慨,“我本以为我的家庭对我是没有影响的,看过他我才知道是有的,被爱的孩子可能比较懂爱”。

遇到我现在的男朋友阿广以后,我也开始认同这一点。

我曾经以为,有点特别的人,都需要和全世界对抗,但阿广不是,他是真正的love&peace。

我和我的朋友多少都有点青年危机,阿广完全没有。

他家不算有钱,但他对于自己和未来,没有一点儿担忧,只有天然的自信。

他喜欢拍照、滑板和带我出去玩儿,没有现代人的焦躁,通讯录里觉得不会联系的人就删掉,出门甚至可以不带手机。

导致我跟我妈安利他的时候说,“他跟我爸不一样,他有有意思的事可做”,因为我爸妈吵架的一个高频原因是:我爸沉迷麻将,从不带我妈出门,还振振有词。

我有时候想,他有多平顺无忧,才能长成这样呢。

果然,他们一家子都很和乐,爸爸喜欢摩托和摄影,没事就带阿广妈妈去踏青,阿广毕业,他跟阿广说,“要是找不到工作,就出去玩一年吧”,爷爷奶奶也没空操心他,到处旅行,很洋气地往家庭群里甩照片。

阿广高中也叛逆过,不爱念书没考上好学校,他后悔当时没有听妈妈的话。但对他们来说,这件事已经过去,没有互相抱怨,也不妨碍爸妈对现在的阿广感到骄傲。

昨天阿广妈妈给他发微信,说,“给你寄的鸡纵不要忘记分给你的小朋友哦。”

真好啊,如果有一天我和阿广也会为人父母,也一定是自己修炼好后,长成健康的大人,才能够自然地相爱,自然地言传身教,甚至有可能是自然地分开。

只有苦闷的人才想去寻找伊甸园,而我只想让我的孩子理解,他度过的健康积极、能感受和分享爱意的每一天,都不是刻意。

而他的人生具体怎么操作,那是他的事,我只用默念 “儿孙自有儿孙福”,就好啦。

责任编辑:ONE文艺生活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