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冬日恶狠狠清单 作者/苏更生

发布时间:2017-10-19 19:04|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爱德华•诺顿:

你好呀。我以前一直在想,冬天了,人最需要的是什么呢?我想是毛衣、洗发水和一条温暖的毯子,后来我又在这个清单上加上了热巧克力。人躲在宽松厚大的毛衣里,头发被洗得蓬松清香,再盖住毯子喝上一杯热饮。只有这种温暖得恶狠狠的清单,才可以将冬日恶狠狠的酷寒抵御在外。

诺顿先生,只是对我来说,冬天还在有点难熬。即便有了这一切,但是寒冷的早上,看着不够透亮的阳光,仍然会让我丧气。我知道这么说有点任性,把一切责任都推给天气。可并不是这样的,我知道问题在我心里,很多事还没有过去。

有时候我会想,人真正的困扰只存在心里,只要心里能够迈过去,一切都可以得到解释。可难的是内心世界比宇宙还要广阔,比深海还要幽深。即便是最专业的心理医生,也难以解释我们冒出的那些奇怪的念头。在我的问题里有一些包括爱、时间和记忆。它们缠绕在一起,在寂静的时刻,还在困扰着我。

诺顿先生,我开始了一种新的生活,与寂静截然相反的生活。热烈、世俗,甚至有点粗野。那天我坐在路边,快速吃掉一大块牛肉,吃饱后拍拍屁股站起来,继续走路。有人曾告诉我,如果你想不清楚的时候,你就想想你要什么,然后不管任何问题,只朝着你要的东西笔直的走过去就行。

这并不是多高明的方式,但是它确实简单有效。诺顿先生,我曾经跟你说过,人生其实挺难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的。我所拥有的物件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我想不起来我拥有些什么。在短暂的愉快后,很快就把它们掉到了脑后。

不,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想跟你谈论断舍离那一套,那只是有钱人的游戏。我们必须得承认,拥有是美好的,只是偶尔我也会疑惑,人生里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后来我想的有点明白,我想要的是自由,这个概念过于宽泛,我很难准确地跟你解释,它不是政治意义上的自由,也不是永远在路上的自由,甚至不是从心所欲的自由,而是有喜欢自己和日常生活的自由。

是的,这才是最难的。有多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出,我喜欢自己和现在的生活呢?可是诺顿先生,我开始尝试这么做了。如果不再从外界索取,那么自由会逐渐地来到你的心里。

诺顿先生,因为自由是粗野的,有活力,热腾腾地,所以我很喜欢它。我喜欢从一切看上去并不美好的事物中,挖掘这种自由。那些华丽而精致的东西,总让我觉得太费力气。

最近我又开始看一些书,也看过几部不错的电影,我发现人总是天真的,渴望公理、正义,可是我很怀疑这一切。有时候认真想想,事物的本质其实不值得追求,有意思的只是呈现所需要的方法。

我说的有点绕了,诺顿先生,我可以简单点说,就是抵达的终点不重要,而去往终点的路径才让人很着迷。有时候我想,这是文艺创造的魅力所在。太阳之下,并无新事,这句话谁都知道,可是人还是需要事情发生,来填满各自的一生。我决定用自己喜欢的东西来填满自己的生活呢。诺顿先生,你呢?在冬天的时候,你最需要的是什么?

我喝了一杯热茶,把瓷杯捧在手心。有时候我自问:嘿,你到底怎么了?说实话,诺顿先生,人是很古怪的,我没什么,生活里一切都很好,只是我的内心仍有风暴肆虐。我像是隔着玻璃观赏自己的内心,一面对自己说,这没什么;一面又在恐惧退缩。

那让我恐惧的究竟是什么呢,以前我以为是选择。不,后来我发现不是,我只是害怕错误的选择,恐惧又让自己推到崩坏的边缘。可这样是不对的,生活不会因为人害怕而停止向前。诺顿先生,我对自己说,别害怕。

那记得我内心的那只哥斯拉吗?那只死掉的,粉红色的哥斯拉,它真的死掉了,再也没有回来过。有时候我会想念它,它虽然讨厌,但是它什么也不害怕。诺顿先生,人长大就是逐渐害怕的过程,会变得小心翼翼,变得不敢破坏,变得珍惜。这样是好的吗?我也说不上来,你看。我连下判断的决心都欠缺了那么一点点。

深夜的时候,我躺在床上,小猫蜷在身边,听着窗外呼啸的风声,我告诉自己,把自己和猫都照顾好,暖和地过掉这个冬天,然后一切就会好起来。是这样的吗?诺顿先生,我想跟你说上一句很俗气的老话,时间是最好的药。我没事,我很好,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

苏更生

责任编辑:金子棋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