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今年冬天你做了什么? 作者/苏更生

发布时间:2017-11-29 20:01|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爱德华•诺顿:

你好呀,冬天的问候总是显得比其他时候更热络,或许是窗外的大风,让人不得不自己暖和起来。冬天了,你在做什么呢?我出了趟远门,爬了很高的山,站在山顶上,默默许下了心愿。

现在我在暖气很足的屋子里,穿着白色的毛衣,夜深了,我从冰箱里拿出梨子,削掉皮,一口咬下来,清凉的汁水散在齿间,果肉清嫩。我好多年没有吃过梨了。大概是以前的恋人不吃梨,我也不买。久而久之,就不吃了。印象里梨肉粗糙,可是此刻,却觉得梨肉清爽细腻,很好吃。

我吃掉了三个。

今年冬天,我决定让自己穿的暖暖的,买了件像被子的羽绒服。人裹在里头,像是睡在被子里,任由风再大,也不觉得冷。那天飞机晚点,我在机场里看书,书非常迷人,我看得很认真,大衣放在身边,歪着头,看了很久。深夜回家的时候,推着箱子,自己躲在羽绒服里,觉得很安心。

诺顿先生,有时候平静来的那么简单,一件永远不会冷的衣服,就让人安全。在温暖的衣服里,从容地站在寒风里。那天我在山边的酒店里,起了个大早去爬山,坐了缆车,自己慢慢走到山顶去。诺顿先生,我知道这个世界很大,我也知道世界很宽广,可是这一切,对个体而言,究竟有什么用呢?我决定去看世界,我看了;我决定成为某个人,我成为了;我决定让自己获得安全感,我得到了。说到底,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自我,所有的决定只是为了成就自我。

可是自我真的那么重要吗?诺顿先生。

在这个冬天,我问过自己很多次这个问题,以不同的方式提问,买这件温暖的衣服真的那么重要吗?去这个地方真的那么重要吗?可是我想,答案是,是的,自我就是这么重要。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度过冬天,我们以什么样的身份度过一生,我们有什么构建自我,这就是那么重要。它重要得让人没有丝毫退路,在任何困境里,都必须无悔,这是我选择的,这就是我。

我把自我带在身上,装进包里。诺顿先生,我总是随身带着很大的包,里面装了笔记本、钢笔、电脑、护手霜、口红、耳环、充电宝、降噪耳机,还有机票、车票,还有什么呢?不我记得了。

一切构建自我的物质都被我随身放在包里,这只鼓鼓囊囊的包,陪我去了很多地方,我把它随意丢在座椅下的地板上,飞机座位顶上的行李舱里。诺顿先生,这只包陪我去了很多地方,我就像个带着满身家当的吉普赛人,自我一直坚固地装在这只包里,被我拥在怀里,我不会让它再破碎掉了。

诺顿先生,自我除了确认外,还可以划出与他人的边界。这个冬天,我拒绝了很多礼物,它们或许会让我的包更满一些,但是我不需要它们。我不需要更多了,我不需要廉价地热络、不需要轻飘地问候、不需要滞后地温暖。这些或许会让我更快乐,但是我不需要了。

那天我站在山上许愿。诺顿先生,每次许愿都是对心灵的一次拷问。你想向神索取,那你总不能贪心到什么都要吧?在开口之前,你得问问自己,你最想要的是什么?那天我俯览山脚,群山延绵而去,像是没有尽头。我自问应该向神索取什么?

所有喜欢的一切,都已经在这只包里,我还想要什么呢?

后来我发现,我想要更多,更多地拓展自我的边界,更多地体验自我的深度,更多地体验自我之外的经验。只有更多,才会更丰富。我向神要的,是由我来体验的生活。诺顿先生,这听起来是不是很奇怪,既然是你要的生活,为什么还要向神索取呢?那一瞬间,我也很疑惑。后来我明白,因为人生大多时候身不由己。我要的并不是为所欲为地更多,而是想要有所为的勇敢。

以前我每次出门回家,总会发上一次高烧,这次却没有。虽然感觉虚弱和疲惫,但我却意外地笃定。

诺顿先生,神回答了我,我可以要更多。在寒风呼啸的晚上,我带着浑身家当,走在零下的街头,一点都不觉得冷,也不着急着赶回家去。一步一步,沉稳地走着,虽然有点累,也很困,但是我感觉神在回应我。寒风刮起落叶,四周的店面紧闭,灰暗而萧条。这是北方的冬天,街上的路灯都不黄得不温暖,可是没关系,我只是默默走着,虽然不快,但是我知道我会抵达终点。

 

我和神都有了答案。今年冬天,我买了衣服,出了趟门,读了几本好书,在酒店里好好睡觉,在餐馆里好好吃饭,照顾自己。在冬天,吃饱穿暖,不在某个时刻察觉伤感,让自我成长得更坚固。诺顿先生,今年冬天你都做了什么呢?

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

苏更生

责任编辑:金子棋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