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缩小情人 作者/栗鹿

发布时间:2017-12-12 19:00|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1.

田西不曾想过,有一天会驾驶探测器进入小津的身体。想必孙悟空进入罗刹女身体的时候,也万不会料到有人步他后尘。不同的是,孙悟空之于罗刹女是痛苦,是不该存在的波罗蜜王。而田西之于小津,是温柔,是尚未到达冬季的枯叶之火。

不久前,翟北从意外离世的母亲那里继承唯一的遗产——里外雅堂号探测器。对翟北来说,这破机器着实无用。很快他就以三万块的价格把里外雅堂专卖给表哥,并附送了一只名叫都灵的黑兔。

“就把它当赠品吧。”

“它平时吃啥?”

“只吃甘草,适当喂水。对了,它还吃自己的粪便。”

田西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慢慢吃透了探测器的操作原理,原来这是一架可以无限缩小的探测器,适用于人体内部。如果小姨还在世的话,这项发明将能帮助医学家攻克许多医学难题。如今斯人已逝,探测器沦落民间,田西不禁为它的前途担忧。他可能会先申请个专利,再想办法卖个好价钱,不过眼下他先要面对女友提出的分手。他们刚刚做完爱,床垫还暖烘烘的,冒着气。

“如果你离开我,我就去死。”田西说。

“你别激动,不是因为你不行。”

田西舒了口气,恨不得马上死掉的心情缓解了一半。

“那是为什么?”

“最近我老觉得,两个人住一起,有点挤。”

“我可以搬走。”

“这不是搬走就能解决的。”

阳光投入房间,在小津光洁的皮肤上留下枫树的影子。她穿好衣服,缓步来到梳妆台前,拿出新买的口红往嘴上抹。她看起来像一朵稀有的玫瑰。该如何形容这种色彩呢,或许就像所有失去的亲吻。田西早该发现,小津的心思已经不在他身上。他多么希望小津对他的爱,至少能燃烧完一支口红。

“如果彻底消失呢?”

小津不说话,看起来很伤心。

冷静一夜之后,田西做了决定。他要驾驶里外雅堂号探测器,进入小津的身体。这样他既能消失,又不至于失去小津。

“从哪儿进去?”

“从你的阴道滑进去。”

小津已经没有耐心,勉强答应。

发射前一夜,田西走进里外雅堂——它更像是一艘冰冷的潜水艇。而舱内却是另一番天地,虽然只有单人间大小,却充溢着平凡生活的气息。床铺收拾得整整齐齐,散发着烤螨虫的焦甜味。盥洗区域被单独隔成一小间,所有的生活污水都会从这里排出,对宿主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这里还有成箱的饮用水和太空食物,包装上写着:宫保鸡丁、酒糟黄鱼、荷香排骨等。居然都是小姨的拿手菜。田西随手拆开一袋宫保鸡丁,尝了一口,又马上吐出来。看来小姨还没来得及试吃。

最后,田西抚摸了永远饥饿的都灵,他会把它一起带走。当它把甘草吃光,只剩下粪便的时候,它就会死。田西决定在都灵饿死之前返航,虽然他没有十足把握。

“祝我们好运。”他说。

2.

探测器在急速旋转之下渐渐消失,最后,它轻如一个念头,小如一丝疼痛。小津在放大镜下找了半天,才从木地板的缝隙里摸到这颗纽扣般大小的探测器。放大镜下能隐约能看到舱内的人影,但听不到任何声音。

小津认真地将探测器放进一个注射器,里面装满了盐水。一个轻巧的推进,发射成功。透过雾蒙蒙的窗户,田西第一次看到小津的内部——脆弱、温热、潮湿,让他想起南方故乡的气候。现在,一滴温热的血就能把他融化。在万劫不复的新陈代谢中,生死都将不露声色。

田西无法确定,自己到底身在何方。于是他打开了导航系统,里面住着一个智能AI,自称“空”。 

“那么空,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的声音听上去是女声,但人类的性别概念并不适用于我。”

“无性别?”

“是的。”

“小姨居然把你做成了Siri。”

“我不是Siri,我是空。前方即将到达阴道穹隆,可能会遇到气流,请系好安全带。”

“什么是阴道穹隆?”

还没等空回答,里外雅堂一个悬停,倏尔直落下去,就像要坠毁一样。田西吓得哇哇大叫,慌乱之下他抱紧了无时无刻不在吃甘草的都灵。他散发出惊魂未定的气味,闻起来就像一只弱小的食草动物。都灵觉得很安定,它开始咀嚼田西的甘草色围巾。此时,里外雅堂自动打开了机顶的降落伞,他们像泡泡一样重新浮起来。

“您已到达安全地带,现在可以打开舱门了。”

田西不敢轻举妄动。

“小津正要睡着。现在气温、湿度都刚好,要不要?”空欲言又止。

田西注意到,空的语言越来越像人类。

“别卖关子。”

“让她舒服一下。”

“舒服一下是什么意思?”

“你按一下那个橙色的按钮。”

田西按下橙色按钮,里外雅堂的前方生伸出两只纤长的机械手臂,轻轻触摸着一块粉色的柔软区域。他很快明白这是在干什么。

“会弄疼她吗?”

“不会,这是专门为女性设计的隐藏功能。很安全。不过,最好不要去动那个蓝色的按钮。”

“会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这个功能还没通过测试。”

“连小姨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没错。”

田西有点兴奋。说话间,他已经按下蓝色按钮。机械手臂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整个舱体抖动起来,就像一场小型地震。都灵不再吃甘草,它的鼻翼也抖动起来。

“外面好像变红了。”田西说。

“已经关闭了舱门和机械手臂。”

“那为什么还在震?”

“大概是小津的身体在震。你最好马上坐下来,系好安全带,我们可能会遇到一波猛烈的冲击。”

顷刻间一股巨浪掀来,将里外雅堂整个抛起。田西被砸晕过去,半小时后才苏醒过来。巨浪渐渐平息,里外雅堂被一股温暖的洋流包围,室内忽然变得很热。他脱去了外套,解开了衬衣的扣子,但依然在流汗。

“这些水从哪里来?”

“惊世骇俗的女性射精,俗称潮吹。”

“作为男人,真是望尘莫及啊。小姨真是个天才”田西笑着调侃道。

“是的。另外,女性的颅内高潮比例也比男性高得多,如果加上一定的冥想训练,她们甚至能够随时随地高潮。”

这一刻,田西多么希望自己就是小津。舱门自动打开,吹进来一股股柠檬味的热风。田西想起小时候住过的庭院,经常吹到这种温热的风。他喜欢趴在白色的木栅栏上往外看,香蕉叶裹着蓝得透心的海,就像怀抱着一个蓝色的灵魂。

“原来小津的身体是柠檬味的。”

“这是女性高潮后的味道。”阿空补充道,“现在,是小津的夏天。”

“这里还有季节?”

“只有春夏。在躁动的早春里,穹隆之下的六角形风暴将席卷每一方土地,随之而来是火山的咆哮,万物的崩塌。就像冰冷沙漠之下的石油被瞬间点燃。”

田西似懂非懂。他开始喜欢和空随便聊聊。

“我感觉我快秃了,有什么生发秘诀?”

“维京人曾用鸽屎生发,而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相信鸽子屎,辅以辣椒根、孜然和荨麻,才是治疗秃头的良药。一个有着5000年历史的埃及秘方记载,将刺猬浸入掺了蜂蜜的油后烧焦,再混以蜜蜂、雪花石膏、红赭石,还有指甲屑,之后把调好的药膏在染秃病的头皮上厚厚地涂一层。”

“这里没有鸽屎,也没有其它有用的东西。”

“可我们有都灵的屎。”

田西开怀地笑了起来:“你终于学会了幽默。”

“我们是在谈论你,不是我。”

“也许正因为快秃了,小津才要离开我。”

“你根本就没有秃,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她重新爱上我呢。”

“爱情是一道无解题。”

3.

“上次的冲击之后,我们的推进器和导航都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什么意思?”

“我们可能回不去了。还好里外雅堂的其它功能运转正常,你依然可以随意变大或者变小。但如果你想出去,就会撑破小津的身体。”

“这不可能。”

“如果变小的话,我们会进入一个真正的微观世界。小到普朗克尺度。”

没等田西提出疑问,空就自动开始科普:“这项单位首先由马克斯•普朗克所提出,他希望建构出一套测量系统是依照这些自然单位来施行的。其中的基础是建在普朗克质量上。虽然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在提出这些单位的当时尚未出现,随后得知:在普朗克长度的距离范围,重力预期开始会展现量子效应,进而要求一套量子引力理论来预测所会发生的物理事件……”

“好了,我们的食物还能维持多久?”

“算上都灵的话,顶多三个月。”

“那就先飘着吧。”田西无奈地说道,他发现都灵依然在吃甘草,对悲伤的命运毫无知觉。

“如果我能像都灵一样就好了。”他陷入绝望。

“这本来就是一场冒险。”空说。

大约三周以后,里外雅堂漂浮到子宫附近,他们发现了一颗巨大的行星。

“那是一颗受精卵。”空说。

“小津怀孕了?”

“没错。”

“不可思议,这居然是我的孩子。”

“小津自己可能还不知道。但这也解释了她为什么突然要和你分手。”

“为什么?”

“体内激素变化的关系,情绪会受到极大影响。很多女性会因此患上抑郁症,非常痛苦。”

看着史诗般的受精卵,田西眼泛泪光。他和小津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在还没成形的时候就做掉了。那时他们都不知道生命意味着什么。

他又想起那个没有戴套的下午。小津帮他挂起大衣,一颗一颗去解他衬衣上的扣子,她动作舒缓有序,就像是给士兵举行卸甲仪式。高潮将至时,小津没有让田西离开自己的身体,她用双腿环紧了他的腰肢,她感觉自己是一只脆弱的树袋熊,要竭尽全力、全神贯注地环住自己的树干,否则就会掉下去摔死。想到这一点,她“咯咯”笑了起来。

一场盛会暗自展开:成千上万个生命旺盛的精子相互追逐,冲撞,猛烈程度丝毫不亚于一场橄榄球比赛。它们山呼海啸,争分夺秒,不分彼此。在逼仄的小径里,一个特别的精子蠕动着,拼命往前挤。它很幸运,当其他精子们扭打成一团时,正好为它开辟出一条捷径。它思路清晰,冷静无比。

此时,要是它能有感觉,它一定会觉得自己是一个贼。可事实却是,它没有被赋予“感觉”之前,一点儿都没有慌乱。它知道,“终极目标”已真正唾手可得。它只是以一贯的速度,游到了“那儿”,一骨脑钻了进去。也许其间它还做了一个团身后空翻。一切看来都轻如一阵烟,美如一个神话。

从此,它不得不相信宿命了。在时间的长河里,到处都是死尸,它也将是其中的一具。其他的精子们却正在赴死的途中,睁着惊悚的眼睛。每一个成功的精子,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是两个。”空说道。这时里外雅堂号已漂浮到受精卵的另一端,那里还有一个跳动的生命。原来那一次,小津不可思议地排出了两个健康的卵子,分别被两个精子占领。它们就像一对诡秘的双星系统,一个闪着蓝光,一个环绕着紫光。

“储物柜里有一个拍立得,你可以拍点照片纪念一下。”空建议。

“但是,要给谁看呢。”

“留给自己啊。”

他按下快门,同时做了决定。

4.

不久以后,小津体内发生一桩血案。其中一个胚胎吃掉了另一个,就像吃掉一个汉堡包。

“惨不忍睹。”田西眼睁睁看着他的孩子互相残杀,无能为力。

“想开点,也许它真的饿了。”空说道,“至少你还有一个健康的孩子。被吃掉的那一个,会变成畸胎瘤,以后做手术取掉就好。或者……”

“或者什么?”

“或者小津会生出一个嵌合体。”

“什么是嵌合体?”

“遗传学上用以指不同遗传性状嵌合或混杂表现的个体。免疫学上的涵义则指一个机体身上有两种或两种以上染色体组成不同的细胞系同时存在,彼此能够耐受,不产生排斥反应,相互间处在嵌合状态。

“拜托不要再百度了好吗。”

“简单来说,他们合二为一,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存在。”

“即使被吃掉,也不会完全消失?”

“是的,它们会变成一个人。”

“至少比落入黑洞好。”

小津的夏天已经过去良久,但春天迟迟没有到来。她的身体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变化,春梦和起夜上厕所的次数都变多了。她的心情也变得更加起伏不定,最近她时常怀念消失在自己身体里的男友,不知他是生是死。他会成为她永恒的伤痛吗?后来,她去附近的药店买了一支验孕棒,滴上尿液后很快显示出两条细细的红线。她终于大哭一场,后悔不该让田西进入自己的身体。但她决定生下他们的孩子。从那一刻起,她已经成为一个母亲。

都灵把甘草吃完了,现在它正和田西一起吃宫保鸡丁。他们边吃边欣赏着舱外的景色,这里异常平静。六角形风暴已经消失很久,而胚胎越来越像一只史前巨怪,它通体透明,包裹着一块块血色的岛屿。

“它越来越大了。田西,我想差不多……”空说道。

“我已经准备好了。”田西回答。

“要我帮你吗?”

“我自己来。”

“你会害怕吗?”

“你呢?”田西反问道。

“我们谈论的是你,不是我。”空给出了一个机械的答案。

“但我想知道你的感受。”田西坚持地说道。

“真正能让我们害怕的,只是害怕本身。”

“这句话真像小姨说的。”

“难道不是更像Siri说的吗?”

“你不是Siri,你是空。”

按下黑色按钮后,田西没有任何感觉。周围的景色瞬息万变。他看到了流浪的星球、翻滚的星云以及混沌的气体。

“这里是……宇宙?”

“是太空。”空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田西想再拍一张照片,但在漫无目的的黑暗中,他一无所有。他很好奇,如果永远缩小下去会发生什么。于是他又按下了黑色按钮。

他回到了小津身边,他有点怀疑这只是一个梦。他无限怀念驾驶里外雅堂的日子,那时他是船长,拥有一个AI和一只兔子。自从失去它们之后,爱情,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他发现小津的肚子已经微微隆起,他当然知道里面充满了羊水,孕育着一个凶猛的生命。他还知道左边的口袋里装着异卵双胞胎的珍贵照片,他决定为自己留着,永远都不给别人看。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如何从小津的子宫回到这里,就像缩小从未发生过一样。

责任编辑:阿芙拉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