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我没经历过《芳华》那个年代,但经历过那样的青春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2-23 12:52|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看《芳华》,很多人哭了。有人看到了冯小刚式的文工团美学和革命青春。有人看到严歌苓笔下残酷悲凉的现实。

作为没有经历过那个动荡年代的90后,我看到了不同时代里,青春的同一副面孔。

青春期的我们,都曾生活在某个集体里,不管是文工团,还是班级、宿舍,那里包裹着我们青春的理想、友情和爱情,还有算计、危险和伤害。

而每个集体里,都有人高尚,有人自私,有人善良,有人卑劣,也一定有人被欺负和被损害。

以下包含剧透,但我敢负责任地说,它不影响观影,只会提醒你,你有过和正在发生的青春岁月,所谓的芳华。

 

何小萍:被欺凌的少女史诗

每个班里都会有一个何小萍。她(或者他)被排挤被欺凌,我们充当欺凌者和旁观者,可能不自知,还可能觉得理所应当。

何小萍一开始就跟这个集体格格不入。她是个外来者,偏巧还很优秀。文工团领导特地派男团员、学雷锋标兵刘峰,从北京把她接过来,就是看中了她出众的舞蹈天分。而出众的才华这一点,在集体里,天然是个把柄。

何小萍坐长途火车来到文工团,满身臭汗,又在领导的要求下当众跳舞。这时,女团员在她的衣服上闻到一股酸臭味。那一刻,她摔倒在地。而从此,她就“臭”名昭著了。

虽然穗子后来帮她说话:她只是比别人能出汗而已。但没有人在乎。

 

好比班里来了个转学生,她成绩优异,样子又弱不禁风,那些原本优秀的女同学难免说三道四,她家穷啊,她打扮土气啊,她父母离异母亲改嫁啊之类的,天哪,你知道吗她爸还被关在监狱里!

何小萍就是这样的靶子。在那个时代,她父亲因为政治原因被关押入狱,这个“出身不好”的污点,成了她和所有人的鸿沟。

她也有少女的行为瑕疵。刚进文工团,何小萍要等一个星期才能拿到军装,她等不及,干脆偷拿了室友林丁丁的军装,去照相馆拍了张照。这件事被发现后,女团员们齐齐厉声指责。

心酸的是,何小萍这么做,只是想把军装照寄给劳改的父亲,让他看看自己成为军人的样子,让他为自己骄傲。

少女的恶意有时不自知,但杀伤力极其强大。一旦她们开始看你不爽,此后不管你做什么都是错的。

 

女生们晾衣服,发现有人在内衣上,用海绵垫做了两个胸垫。在当时,这不仅是造假,还是腐化堕落。众人马上怀疑小萍,集体向她发起猛烈的攻击。委屈的小萍在雨中否认、嘶吼、哭泣,但没有人相信她。

从此,何小萍被彻底孤立。排舞的时候,没人愿意跟她搭档,除了刘峰。

刘峰后来被处分,何小萍失去了唯一公开支持、温暖她的人,对集体彻底心寒。在一次慰问演出上,何小萍得到梦寐以求扮演女一号的机会,但她决定放弃这个机会,甚至装病。

她因此被发配到战争前线当护士。听到这个消息,何小萍反而笑了。那时的她,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冰冷的集体。哪怕接下来,她时刻面对的是,战场上回来的血肉模糊的躯体、残肢断臂。

何小萍,那个被逼走的女同学,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刘峰同学不会排挤她。

 

刘峰:好人可以有男女之情吗?

刘峰是另一个悲剧。在做了无数好事之后,他做了一件错事:将到大学进修的名额让给了别人。

在那个年代,雷锋是不能食人间烟火的,但“活雷锋”刘峰偏偏有活人的感情。他一直喜欢林丁丁。就是因为林丁丁,他放弃了大学的名额。

80年代开始,社会风气松动,港台音乐和各种时髦事物刮进内陆。文工团里的年轻男女,偷偷听起了邓丽君的歌,那是他们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这种直接往人心里钻的音乐。

也就是这时候,刘峰鼓起勇气向林丁丁表白,抱住了她。林丁丁的反应是,骂他“恶心”“耍流氓”。

这成了刘峰悲剧的导火索。他被首长送去调查,刘峰否认自己没有猥亵女兵,得不到佐证,最后被直接丢到了战争前线。

在战场上,他痛失战友,还失去一条手臂。

 

如果说其他女同学的恶意,有些还是无心的话,那么林丁丁是这些女生里最自私,最坏的一个。是她编造事实,指控刘峰,把手伸到了她内衣的扣带上。

为什么被摄影师抱可以,被医生抱可以,被刘峰抱就不行?室友们忍不住质问林丁丁,她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哭着说,“活雷锋就是不行”。

即使面对着黄轩的盛世美颜,她还是“不行”。

 

他们就是我们

善良的穗子以为她懂林丁丁,她是接受不了活雷锋也有男女之情。

其实穗子没懂,林丁丁只是看不上刘峰。他充其量是个木匠的儿子。而林丁丁在文工团解散的第二天,就赶回上海办签证,因为她马上要嫁去海外。她自始至终,都最务实也最自私势利。

文工团的其他人,也都有我们身边同学的影子。郝淑雯和陈灿,是典型的官二代,从小见识就不一般,而他们,最终也门当户对地结了婚。

 

萧穗子代表了大部分的“普通同学”:家庭条件一般,积极上进,努力融入集体。她暗恋陈灿许多年,为了给他补牙,甚至把母亲传给她的金链子送给陈灿,嘱咐他不要转业,继续留在文工团。像极了每一个暗恋中卑微的女孩。

而她们还要过很久才会懂,那些特权阶级的孩子,最终并不会选择他们。

 

那些不被善待的,最珍视善良

《芳华》看到最后,越看越心寒。不只是对何小萍和刘峰命运的同情,更多是对我们自己的反思。

一个女孩可以坏到什么程度?看林丁丁你就知道了。

女孩之间的友谊有多脆弱?看看郝淑雯就知道了。她得知陈灿是官二代后,轻描淡写地抢走了穗子的暗恋对象。

更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那个对弱者落井下石的人。即使善良如穗子,也不例外。

和其他人比,穗子对何小萍和刘峰有更多同情和理解,但她不会挺身而出。在嘲笑那两块假胸垫的时候,她并不比别人更理智。

 

电影末尾,改革开放了,刘峰在海口谋生计,勉强糊口,老婆也跟人跑了。他始终保持着活雷锋的那一套,脑子转不过弯来。

他和民警发生争执,偶遇了已经嫁给商人陈灿的郝淑雯,和刚举行新书发布会的萧穗子。两个女生,一个有了婚姻家庭,一个有了事业成功。

三人叙旧。郝淑雯展示林丁丁的近照,和穗子一起嘲笑照片上发福的林丁丁,还拿起刘峰的右手假肢,说要是他看到她现在这样,还会想摸么?还摸不摸?

这样的玩笑,听起来残忍甚至恶毒。

《芳华》这个名字也就显得格外刺耳:“芳华”不是所有人的芳华,“芳华”美丽光亮的表面下,带着恶和刺。

除了坏人的坏和普通人的过,电影最动人的地方,是被众人和时代遗忘、被抛到战场上的两个失意者,何小萍和刘峰的互相取暖。

 

何小萍一直暗恋刘峰,觉得他是最好的人,自己配不上他。何小萍精神出了问题之后,断臂的刘峰到医院看她。

一个精神残破,一个肉体残破。她已认不出眼前人,他则转头擦去眼泪,再转过头朝她微笑,紧握着她的手。

这是这个世界留给他们的最后善意。如果没有刘峰,何小萍会疯多久?可能是一辈子。

电影借用穗子说出了这句话:只有不被善待的人,才真正懂得善良的珍贵。

这个道理何小萍和刘峰最明白。而从青春期的懵懂和有意无意的恶意中长大的我们,更需要明白。

责任编辑:ONE文艺生活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