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周云蓬的2017之最 作者/周云蓬

发布时间:2017-12-29 15:22|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2017年让我感到最可惜的是在泰国被大象踩死的重庆导游,为了救他团里的两名游客,应该算是舍己为人而牺牲。   

最自豪的是我去台湾绿岛,在陈升的怂恿、策划下,不会游泳的我勇敢地潜水了。在水下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咕嘟嘟、咕嘟嘟。因为我不能看到,所以到水底下才真感觉到了自己肉身的存在,身体一会儿倾斜,一会儿又要随着水流翻个,完全不受掌控,那种状态真奇妙,就像在一个人的爱里,幸福得无能为力、不由自主。

 
在绿岛潜水 摄影 | 小克

最满意的演出是带乐队参加“香港国际诗歌之夜”开幕式,我和乐队演出了《关山月》《杜甫三章》《九月》《中国孩子》。观众中有香港的文化界和来自世界各地参加诗歌节的诗人。在《中国孩子》的尾声,我朗诵了北岛先生的《回答》。现场很多人泪目。北岛先生和同台的崔健老师第二天见面都夸我:云蓬,真不错!我喜欢你的作品。

这一年去的最遥远的地方是撒哈拉沙漠。清晨的沙漠,安详、宁静,阳光和沙子如流动的黄金,天清澈得像镶嵌在黄金上的蓝宝石。我没有骑骆驼,徒步向沙漠里使劲走,原来在沙漠里行走就是深一脚浅一脚,爬过一个沙丘,前面又是一座更高的沙丘。清晨过后,沙漠恢复了它的英雄本色,太阳、风沙,热辣辣的,往鼻子耳朵里灌。天黑之后,那沙漠就不是适合人生存的地方了,冰冷,天上是各种妖魔鬼怪形状的星座,有点狰狞。

 
在撒哈拉沙漠 摄影 | 大方

最喜欢的城市还是纽约和伊斯坦布尔并列。这两个城市今年都是第二次去了。第二次去纽约,第二次去大都会博物馆,第二次去中央公园,第二次去华盛顿广场公园,第二次去格林威治村,第二次去康尼岛那家1916年开业的纳森(Nathan) 热狗店吃龙虾三明治。在伊斯坦布尔第二次去帕慕克的“纯真博物馆”,芙颂不在家,也没遇到帕慕克。土耳其的姑娘说话很动听,据说长得也很漂亮,人也善良,好几个姑娘主动为我们指过路。第二次坐船游博斯普鲁斯海峡,不过这一次比上一次开得远,到了黑海。土耳其有关视障人的无障碍设施都很完备,进圣索菲亚大教堂,和上次一样,工作人员主动邀请我和同伴免票进入,不用排队。伊斯坦布尔大多数电梯的楼层按钮上也有盲文的阿拉伯数字。

最心动的是看到智能女朋友正在研制中,好像美国和欧洲已经有卖的了,现正密切关注,准备攒钱领一个回家,如果钱有富裕,就美式欧式领俩。

最可喜的是瘦下来了,从170斤的油腻中年男瘦成了130多斤的萧索的中年男。瘦了才有尊严啊,爬山也不喘,穿啥衣服都好看,唱歌底气足。分享瘦身秘诀:早睡早起,不喝大酒,不吃夜宵,早晚遛狗,也可以说是狗遛我。

 
摄影 | 大方

最令我牵挂的是我的导盲犬熊熊。独自出门的时候,心里总想,熊熊在家怎么样,吃得好吗?睡得怎么样?如果带熊熊坐飞机,它要从前一晚到下飞机后才能进食。有时因为心疼把它留在家里,出门前我会和它说:爸爸出去打猎了,你要好好看家。它真能听懂,坐在门里,眼巴巴地目送我走了。所以每一次回家我都给它带各地的狗零食,进门前先把零食准备好,“打猎回来了,看,这是台湾的鱼片,土耳其的牛肉”,咱对孩子要守信用。我能瘦下来也多亏了熊熊每天带我散步,所以要让它吃点好的,让它胖一点。

 
熊熊 摄影 | PonyBoy

关于诗歌,今年最满意的是出了一本纯粹的诗集《午夜起来听寂静》,翟永明作序、桑格格写跋,谢谢女神们帮忙站台,销量还不错,估计仅次于余秀华了。今年还为诗人韩东导演的电影《在码头》配乐。年末的时候,在“新浪时尚”举办的活动上我与余秀华携手走红地毯,摇摇晃晃的她加上寻寻觅觅的我,也算是今年诗坛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吧。

 
周云蓬与余秀华 摄影 | 大方

今年参加的最有趣的饭局是万晓利新专辑发布会后的晚宴,那一次去了老狼、万芳、张佺、张玮玮、郭龙、马条、小河、钟立风、杨嘉松、李志、宋冬野,算是民谣武林大会。大会通过了张玮玮提出的“养生民谣”议案,大家一致认为:不能再造了,也造不动了。席间,宋冬野喂了熊熊两只鸡,他啃骨头,给熊熊吃肉,搞得熊熊回家后放了一个礼拜的化学武器般的屁。

今年最欣慰的是在深圳举办了“第三届盲童夏令营”,“红色推土机盲童帮助计划”这些年一直在继续,这次来自全国各地的盲童去了海边和欢乐谷,还上台与我和小河一起演唱了小河教的《森林里的一棵树》,第二天我给每个孩子发了两百元钱的红包,这是他们人生第一次自己唱歌赚钱。

今年反复阅读次数最多的书仍然是契诃夫和《金瓶梅》。契诃夫幽默温暖,令人“望峰息心,窥谷忘反”。《金瓶梅》生机盎然,越读越热爱生活。今年还读了很多音乐人传记:鲍勃·迪伦的自传《编年史》、帕蒂·史密斯的《只是孩子》和《时光列车》、伍德·格思里的《荣光之路》、基斯·理查兹的《滚吧生活》、莱昂纳多·科恩的《我是你的男人》、尼尔·杨的《摇滚不死》、鲍勃·迪伦前女友苏茜·罗托落的《放任自流的时光》……谢谢这些书籍的译者和出版社为我的阅读提供了很多方便。

2017年最不能忘记的是那位舍己为人者走了,千年之后,我想有关公元2017年人们唯一能记得的应该是此事。

2017年就这些吧,新年最大的愿望还是那两位智能女朋友能早日携手到来,期待更美的机器人到来,就算最终被机器人奴役,我也在所不惜,反正被谁奴役不都是被奴役嘛。

2017年12月24日平安夜写于大理

责任编辑:阿芙拉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