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跳一跳,朋友们,生命短暂哪 作者/囧叔

发布时间:2018-02-07 14:40|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人类有各种各样的天赋。有人天生能歌善舞,有人记忆超强过目不忘。据说有一个5岁女孩,自带炒股天赋,代替父亲炒股,进场一个月大赚几十万。这可能是个段子,不过人类的天赋各不相同,这点应当没有疑问。比方说,小朱仔的天赋是游戏。拥有游戏天赋,对一个少年来说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在小朱仔的成长历程中不是。彼时,游戏本身就被认为不是什么好东西,擅长玩游戏,这算什么能耐?相当一部分家长都对孩子说过这样的话:你要是有本事,你就玩游戏玩出花来,当饭吃,养活你自己!这句谶语在小朱仔身上应验了。

小朱仔大二的时候,凭借游戏天赋找到了一份工作。小朱仔是他们这一届最早找到工作的学生,因为别的同学都还没产生找工作这个念头,而他却找到了一份玩游戏的工作。为此,学校的教务处、就业办和勤工俭学办打了起来。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三方立场不同,另一方面是因为小朱仔的工作性质,在学校领导看来很难接受。在此之前,小朱仔已经当上了游戏主播,还跟直播平台签了约,这件事学校也知道了,但并没有干涉,可能是因为领导们不太懂什么是直播。但现在小朱仔的工作性质变了,他签约到一家互联网公司,担任专职陪练。

在校领导看来,陪练跟陪酒性质差不多,属于不三不四,应当予以取缔。尤其小朱仔陪练的对象还是女的,该女子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小朱仔叫她“二丹姐”。面试时,小朱仔见到了一个自称丹丹的年轻姑娘,比她大不了几岁,面试通过以后,他就喊人家丹姐,结果等见到老板,发现老板也叫丹丹,只好叫老板“二丹姐”。老板也不生气,很对得起这个称号。只要达到她的要求,喊什么都行。她的要求就一个:上王者。

所谓上王者,就是打王者荣耀。现在我们知道,王者荣耀与其说是一个游戏,不如说是一个社交工具。很多人玩这游戏的乐趣就两条:一,抱大腿,寻求一种类似谈恋爱的安全感;二,刷排行,在自己的社交圈子中占据榜首。二丹姐自己打得就很不错,并不需要抱大腿也能上王者,但她的朋友中有好几个公司老板,都重金聘请了专职打手,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二丹姐10星,他们就15星,二丹姐30星,人家就50星,到了后来,凭自己已经干不过那些职业选手了,而丹姐就让员工帮她物色一个职业陪练。机缘巧合,找到了小朱仔。

小朱仔工作的时间是每天晚上。除了陪练,还得在王者荣耀的语音中陪聊。这个工作的性质是否与陪酒相同,现在已经很难判断了。小朱仔这个孩子性格是极好的,不笑不说话,而且笑点极低,给他说个笑话,能收获长达数分钟的笑声作为回馈,非常有成就感。这可能也是一种天赋。陪聊天赋。众所周知,王者荣耀这个游戏,一局基本都在15分钟以上,遇上旗鼓相当的对手,打个半小时也是常事。而小朱仔的游戏天赋过于惊人,跟他打王者荣耀实际上是一件很无聊的事,因为你什么都不需要干,聊天就行了。

久而久之,小朱仔和二丹姐成了不错的朋友。因为二丹姐基本上没心没肺,什么都跟他聊。上到天文地理,下到感情问题,二丹姐都能输出磅礴的信息量。不但如此,她还好为人师,纵观其人生经历,也足以作小朱仔之师表。小朱仔很喜欢跟二丹姐聊天,二丹姐说过,遇到什么难题尽管向二丹姐倾诉,比如:∫f(x)dx=(e^x)cos2x+c,则f(x)=?这种时候,二丹姐就会关闭语音。

有一天,小朱仔提出了一个人生难题。

“二丹姐,你在排行榜上超过方总了吗?”

方总是二丹姐的一个老对手。二丹姐说:“有时候超过了,有时候又被反超。”

“这个方总是不是喜欢你?”小朱仔突然问道。

“你找死啊!“二丹姐咆哮起来。小朱仔一缩脖子,不再说话了,专心杀人。不一会儿就杀了十几个人。二丹姐没事干,又挑起话头:“你问这个干什么?是不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了,谁嚼我舌头,我废了他。”

“那倒没有。我只是在想,你的排行榜上不是还有好多人都比你高吗?但是你好像只在乎那个方总,他一超过你,你就急眼,我就得上班。”

“放屁,”二丹姐果然急眼了,“你又看不见我排行榜,你怎么知道的?”

小朱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思考了一会儿,他问二丹姐:“姐,我有个同学,我总想在排行榜上挨着她,你说我是不是心理变态?”

“男的女的?”二丹姐冷静了一下问道。

“女的。”

“那是有点变态。”

“男的就不变态了?”

“当然了,”二丹姐说,“还有点浪漫主义情怀呢。你小子是不是喜欢人家?明天到公司来给我说清楚。”

小朱仔只是一个大二的学生,并不知道公司理论上是管不着员工的感情问题的。二丹姐没费什么事就把这其中的八卦了解清楚了。原来小朱仔有一个高中时就喜欢的女生,但因为太怂,一直到毕业也没有告白,结果女孩出国留学了,据说现在人在法国,不用微博微信,也不发朋友圈,基本上属于音信断绝了。二丹姐怒道:“你怎么这么怂,游戏里杀人怎么没见你这么怂?”二丹姐这种性格就是见不了怂人。挨了一顿骂之后小朱仔继续又说:最近这个音信断绝的姑娘突然在他的排行榜上出现了。这姑娘叫小圆,就是魔法少女小圆的那个小圆,长得也很像,连头像都是。一看见她头像,小朱仔就怦然心动,右手小手指末端一跳一跳地疼。二丹姐问:“这是什么毛病?”小朱仔也解释不清,实际上,这是一种条件反射,很多人都有类似的反应。

小朱仔说,他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就觉得在排行榜上超过小圆,乃是一种历史使命,于是就这么干了。没想到小圆很快又反超了,小朱仔又惊又喜,从此跟小圆展开了你死我活的刷榜战争。二丹姐听到此处,下巴都要掉了,磕磕巴巴地问:“这个小圆,王者多少星啊?”

小朱仔说:“她不是王者。不对不对,她不玩王者荣耀。”

“那你看的什么排行榜,微信运动啊?”

“也不是,微信运动她也没开。”小朱仔顿了顿,一字一句地说,“是跳一跳。”

二丹姐此刻的惊讶是可以理解的。一个王者选手,竟然玩跳一跳,还为了一个姑娘刷榜,关键是有的时候还刷不过,这真是太难以置信了。跳一跳是微信上的一个小游戏,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一个手指就能玩,也不需要太高的智商。二丹姐告诉小朱仔,方总的儿子三岁,都能玩90多分。小朱仔震惊地问:“方总都结婚了?”二丹姐说:“离了,现在说你的事儿呢别打岔。”

跳一跳的排行榜是读取微信通讯录中所有本周玩过这个游戏的好友成绩所得的,直观清晰,没什么可研究的。没想到小朱仔堕入其中不可自拔,竟然在跳一跳上越走越远,越陷越深。从恋爱心理学上来说,他和小圆的情感模式基本上处于暗恋的延长线上。我们知道,一段暗恋之中,被暗恋的一方有很大概率是知道此事的,只是为了配合暗恋一方的演出,只得表演视而不见。而暗恋的延长线就不同了,被暗恋的一方早已走出了这段感情,不是视而不见,而是望向更远的远方了,只有愚蠢的暗恋一方还凝视着人家的背影,坦白讲,这种凝视有一点猥琐,鬼才想被你这样凝视呢。二丹姐把这个理论给小朱仔讲了之后,小朱仔情绪消沉,一连几天没有上班,二丹姐被方总甩了十几颗星,十分焦虑,最后竟然放着几百人的公司不管,拎着水果跑到大学里去看望小朱仔。

小朱仔的宿舍,二丹姐是进不去的,但她在自习室的一角找到了小朱仔,这一天是周一,小朱仔正在奋力地跳一跳。二丹姐劈面给了他一巴掌,喝道:“你还有没有点正经事了?人生短暂,能不能别跳了!”小朱仔一抬头,把二丹姐吓了一跳,这孩子整个人脱了相,眼窝深陷,双目无神,之前两人为了跟方总比赛,鏖战了三个通宵,也没见小朱仔这么憔悴过。二丹姐又生气又心疼,举起一个榴莲就要砸向小朱仔。小朱仔看着二丹姐说:“姐你等一会儿,今天周一,刷成绩呢。”

他指的是跳一跳的成绩,这个游戏的排行榜在每周一清零,大家的成绩全都从新开始。这个周一的零点,小朱仔发现,小圆的成绩出现在排行榜的第二名,没过多久又窜到了第一。这说明她还活着!小朱仔兴奋地想。马上他意识到这是废话,人家不但活着,还活得很好,只不过活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罢了。小时候小朱仔的一个亲人去世了,小朱仔问他去哪了?妈妈说,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现在想来,很远很远的地方,就是你知道他在那里,但他却不知道你在这里。

这时已经夜里两点了,小朱仔开始跟小圆比着刷榜,你上我下,互为消长,好像展开了一场漫长的隔空对话。在上个世纪,大学生谈恋爱,都煲电话粥。没想到十几年过去,现在变成了刷排行榜,真好像一出默片在上演。刷到四点,小圆的成绩不动了,小朱仔意识到她可能睡了,便放下手机沉沉睡去,但睡不踏实,每隔一个小时醒一次,打开跳一跳刷一次排行榜。听到此处,二丹姐再也忍不住,把榴莲扔了出去。小朱仔机智地躲开了,榴莲撞在墙上裂开,同学们四散奔逃。

此后一周,小朱仔都没有上王者,二丹姐也不想给他施加压力,没有催他,只是自己也打开了跳一跳,玩了两把,看了看排行榜。她看不到小朱仔的排行榜,只能在自己榜上看到小朱仔的分数不断在上升。她自问这半生没有暗恋过任何人,都是被人暗恋着过来的,自己天生丽质,实在无法理解这种情感模式有什么好留恋的。等到了第二周,她觉得差不多了,打开微信,准备催促小朱仔上班,却发现小朱仔没有刷排行榜。

这倒也不是说他彻底没有成绩,而是跳了个历史最低分:1分。

当天晚上,小朱仔上线陪二丹姐打了几局王者。二丹姐的担心是多余的,小朱仔虽然一周没玩,却不存在手生的问题,他不是用技术在打,而是用天赋。“天赋”是不会磨灭的,会磨灭的那种都只能叫“练得早”。打到两点多,系统提示两人在线过久,需要休息了。最后一局,二丹姐在语音里问:“你怎么不跳一跳了?生命短暂哪,抓紧跳啊,说不定哪天人家姑娘就不玩了。”

小朱仔没有说话,只是奋力杀人。所到之处人头满地,气氛十分恐怖。

“是不是让姐说中了?“二丹姐试探着问,”她不玩了吧?这种游戏就是两天新鲜劲儿。“

“没有,”小朱仔冷静地一边杀人一边说,“我只是改变了战术。”

小朱仔的新战术是这样的。

有一天,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特别不喜欢的一个老师也在玩跳一跳,而且总觉得老看见他,十分烦人。仔细一想,原来是因为他的分数跟自己很接近,但永远超不过自己。跳一跳的游戏过程中,当超越了一个微信好友时,有那么短短几秒钟,会显示他的头像,小朱仔就是在这个地方频频看到那个讨厌的老师。但转念又一想,小朱仔惊出一身冷汗:一直以来自己的战术都错了!没事跟小圆刷什么榜,超过她有什么好处?被她超过才能一次次地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啊!

这样,她就能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看见我了。

这就是小朱仔有限的智商能思考出来的战术:让小圆一次次地超过自己,好看见自己的头像。

二丹姐听完,呆立半晌,哑口无言。对方的一个刺客从草丛里跳出来,手持利刃奔向她,被小朱仔万里奔袭而来,一刀砍死了。小朱仔马不停蹄,又赶往下一个杀人战场,口中问道:“二丹姐,发什么呆?”

二丹姐回过神来说:“小朱仔,你是不是傻逼?”

“啊?我不是啊。”

“跳一跳不是每次超过好友都显示头像的。”

“什么!?”

“你得了1分,方总也得了1分,我跳到2分的时候,会显示谁?”

“我……我操,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显示谁?”

“是随机的。有时候是你,有时候是他。显示你的时候多,可见不是你想看见谁就显示谁的。“

二丹姐这句话里有很多玄机,但小朱仔正处于逻辑崩坏的瞬间,只是觉得哪里不对,却没有反应过来。游戏结束后,他向二丹姐道了晚安,打开跳一跳,拉出排行榜一看,自己是最后一名,跟自己同样1分的高中同学却排在他之上。小朱仔的微信昵称是X开头,而那个同学是Z开头,看来也不是按照字母顺序排列的。

再往上看,倒数第三名:二丹姐,2分。

小圆,997分。

小朱仔闭起眼睛,想了想二丹姐的话,终于想起二丹姐最后说的“不是你想看见谁就显示谁的”是什么意思。虽然他没有方总的微信,但他在公司见过方总本人,二丹姐看方总的眼神,就和自己高中的时候看小圆一样。接着他在脑海中模拟了一下二丹姐玩跳一跳的样子:打开跳一跳,拉出排行榜确定一下方总的分数——1分,然后进入游戏,跳两下,摔死。2分。游戏结束,弹出一个界面,上面并排显示着3个人:中间是二丹姐自己,左边是一个比她高1名的人,右边就是方总。

原来这样就能跟他并列了!小朱仔不禁佩服起二丹姐的头脑,一个跳一跳都能让你加出这么多戏来!你的方总又不是只有在跳一跳上才露面,你们还有王者荣耀啊,你们还在一个公司开会呢!而我的小圆,没有微博,没有微信,没有朋友圈,没有步数,没有任何动态,跳一跳就是我们之间唯一的纽带了。想到这里,他又觉得庆幸:幸亏小圆玩得好,如果她只玩了1分,我只要得2分就可以在站在她身边,但她如果再玩一次,随便得个几百分,我不就不见了吗?而实际情况是她得了997分。这是一个连她自己都很难超越的成绩,上周她只得了612分,上上周更惨,只有402分。据微信之父张小龙先生交代,整个服务器中,分数在2000分以上的只有30人,以此类推,1000分的估计在几万人,小圆已经接近这个成绩了,超越自我是很难的。

现在只要跳到她之上1分,就能稳稳坐在她的排行榜上左边的位子,难以撼动。而小圆为了挑战自我,每次尝试失败,都会看到一次这个界面,出现小朱仔头像的几率是100%,比得1分要有效得多。说不定将来——再往下的事,小朱仔没敢想,这是他一贯的思维习惯。希望越大,摔得越惨。还是跳一跳吧,生命短暂哪!

小朱仔开始了他最后的战役。毕竟他自己也没得过那么高分数。但没关系,他有游戏天赋啊!游戏开始了。100分,200分,400分,600分……小朱仔稳稳地跳着,每一个加分项他都保证拿到,根本不用担心在唱片机或是井盖上的停留会破坏节奏。咖啡杯、卷纸、药瓶,一个个刁难人的关卡都有惊无险地度过了,990了!他落在一个白色的钟表上,上面显示着当时的时间:1:59 。

电话响了。

“喂,你干嘛呢?上线啊!”是二丹姐,语气生硬沉闷,似乎心情不太好。“陪我打十颗星。”

“哦,我马上就来,还差一点。“

“你又跳一跳呢吧?”

“对啊,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小朱仔语速很快地把关于排行榜的发现讲完了。他以为二丹姐会很开心,因为他确定二丹姐马上就会去用同样的办法刷方总。结果他想错了。二丹姐把他骂了一顿。

“你他妈烦不烦啊?每天就知道跳一跳,跳那玩意有用吗,能把姑娘跳回国吗?你千方百计想让人家看见你头像,看见有什么用啊,人家想得起来你是谁吗?就算想得起来,人家看见你会开心吗?你有没有想过,人家姑娘看见你,就跟你看见你那个招人烦的老师一样,不、开、心啊?你想让人家看你,人家就得看你,你这跟暴露狂有什么区别?啊?你就是变态,心理变态!暗恋什么的去死吧!你要是个男人,你打电话啊,不就是英国吗,不就是越洋电话吗,你打三个小时,多少钱姐给你出,你想她了你买张机票姐给你报销,不就是申根签证吗姐给你出介绍信,你去啊,你跳出亚洲,跳向英吉利啊!“

一阵沉默,只闻二丹姐的喘息声。

良久,小朱仔为了打破尴尬,试探着说:“是法兰西。”

“西你妈了逼!“

咔,电话挂了。

小朱仔回到游戏界面一看,傻眼了。分数变成了1020 。

没有人告诉过他,那个白色的钟表是一个隐藏的加分点。只要在上面停留3分钟,就能额外获得30分。而排行榜上的分数是无法往下降的。

小圆的排行榜上,比她高一名的那个人是多少分呢?1020会不会就高出两名了呢?那样一来就完全没有意义了啊!现在才周一,下次刷榜还有整整一周,多么浪费的一周啊,生命短暂哪!小朱仔无助地望向窗外,沉浸在自己那条并不存在的延长线上,完全忘记了刚刚才电话里挨过的骂。

这样的人是无法成长的。

 

(外一章)
法国,巴黎。

小圆被咖啡香吸引,从床上坐了起来,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一侧的睡衣肩带滑了下去,但她懒得去提。她伸手在床上乱摸了一阵,没找到自己的手机。她望向咖啡香气传来的方向,一个健硕的赤裸背影正在厨房忙碌着。

“Jean,”她用法语向那个男人问道,“你又玩我手机了吧?”

男人转身,端过一盘早餐。小圆捂住眼睛,嗔道:“你起床以后能不能穿上衣服?”

叫Jean 的男人坐在她身旁,吻了吻她的脸颊,递过餐盘,上面有吐司、煎火腿、葡萄干牛角、两根香肠、一碟切成心形的苹果片和两杯咖啡,以及小圆的手机。

“你就不能自己装一个WeChat 吗?”小圆嚼着吐司抱怨道。

“我又不认识别的中国人,”Jean 端起咖啡,“我只是想玩上面的游戏。简单又有挑战,自己玩有什么意思?”

“玩我的就有挑战了?“

“是啊,有一个人每天都跟我对着干,昨天我打了997分,马上就要1000了,很可惜!结果那个人今天早上竟然超过了我,得了1020分。你认识这个人吗?”

Jean说着拿起手机,想要解锁给小圆看看跳一跳的排行榜。

小圆推开手机。

“别无聊了,“小圆叼着一根香肠,把另一端凑到Jean 嘴边,“吃饭要专心一点。”

责任编辑:卫天成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