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机智的算命生活 作者/张怡微

发布时间:2018-02-27 17:23|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过年的时候,听几位老人在饭桌上规划起余生,很有意思。几位长辈,不约而同提到了自己年轻时候曾经算过命,有的是桥头的瞎子算的,有的是庙门口地摊上算的,有的是化缘的和尚算的,有的是有慧根的邻居长辈看了几页相书说的。更有的是曲折地拜托了很多人、终于找到了非常厉害的、档期很满的道长或者什么资深人士算的,那位厉害的高人,必然还帮谁谁、谁谁(名人或者企业家)算过。然后老人先后说,他说我83岁是一个关口,我今年83,过了农历生日就好了;他说我和什么什么犯冲,要过了今年,也就好了;他说我命里缺水、缺木,要到哪年那月某星临某所……最奇异的,是费力听了半天,简直跌宕起伏,从股票基金到孽缘情伤,最后老人家说,我这命是电脑算的。“1999年,我叫人在电脑上算的,我还让他们帮我打印了出来,放在了茶几上的玻璃板里面。想想,很准的。”

 

听说人年纪越大越喜欢算命,因为碰到的事情多了,自然就迷惘。其实不尽然。因为年纪大的人在回忆往事时,又都会改口说是年轻时候算的。在中学里的时候,女同学之间就喜欢聊星座、聊血型,尤其是有了喜欢的人以后,女孩子们好像天然就掌握了一门玄学。“那你相信星座伐”,在成年后依然是酒桌上尬聊的谈资。失恋了闺蜜们议一议别人的是非,某某座某某座的男的千万不能找,日益常识化。老派撩妹的手法如“看手相”,稍微艺术处理一下,就会显出格调。譬如电影《玻璃之城》里,黎明做了一个手模送给舒淇,那个手模上的生命线、爱情线、事业线都是她的名字,Vivian。新潮人深入研究西洋占星,天文知识汇通其中,变成了一门一般人没法入门的交叉学科。无垠的宇宙说到底解决的问题并不复杂,无外乎是异性的心、发财的运。

 

人生可能是风暴不断、难以预测的,也可能是过于平静乏味,什么能说出来吓死人的事都没发生。回想起来,一丁点失去发财机会这样的记忆都没有,像没有错过任何爱人一样遗憾。潜意识里,没有经过大起大落的人反而不怕大起大落。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又渴望被认可那种“时来天地皆同力”的好运。更多的人喜欢像择菜一样,挑对自己好的听一听当补药吃。这甚至是一种有效的社交,我第一次见到蒋话的时候,他就说他有一个师父是一个大师。然后看着我半天说,“姐你面相非常好,仅次于我”。后来我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这很妙,跨界到占星术,他们会认为人与人之间存在奇异的吸引力,相逢是一种缘分。而我当时只觉得后生可畏,这个年轻人真会讲话。然后我问,那我会发财吗?他说,“你面相已经那么好,仅次于我,还考虑发财的问题干嘛?”

 

对许多人来说,预测未来可能是因为面对更为具体的未知时,自信心是不足的。自信心不足、欲望又高于能力的现实之下,星座、周期、相位、宫位、逆行等等……就成为了我们努力理解生活的一种捷径。

 

很多年前,我曾在一间报社兼职当编辑,当时的工作之一是要看星座版。我记得有一个礼拜某星座的运势和上周某星座的运势一字不差。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陷入了沉思。最后我还是报告了领导,领导说,没事的,你让专家换一换。那一周、那个星座的满怀憧憬的读者,也许有的刚刚入职、有的刚刚跟恋人告白、有的刚刚发现情敌、有的刚刚问父母要钱没要到……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未来一周的好歹是怎么被人预言的。我知道。

 

在台北读书的时候,租屋楼下有一间道堂,拜的是太乙真人,就是后来收了哪吒当徒弟的那位。太乙真人诞辰为旧历十一月十一日,阳历其实就在圣诞节附近。所以每当西洋圣诞节庆祝的前两天,太乙救苦天尊也要过一过自己的圣诞节。办桌流水席是露天的,吃的极好,我们路过的人都羡慕不已。在太乙真人跟前,每天都有人博杯。博杯,是道教信仰问卜的仪式,又称掷筶、掷杯。“筊杯”是一种占卜工具,是世俗之人所用以与神明指示的工具。也就是让神明做选择题。你先问一个问题,如果掷出了一阳一阴(一平一凸),称之为“圣杯”,表示神明认同你,游戏结束。掷出两阳面(两平面),称之为“笑杯”,表示神明笑而不语,还未决定要不要认同,你要再掷筊请示。两阴面(两凸面),称之为“阴杯”,表示神明不认同,你要再掷筊问问题请示。我有一次跑出去吃晚餐,下楼的时候看到一位妇人在掷,吃完饭还和朋友喝了杯咖啡,顺便去超市买了牛奶,回家时天都尽黑。那位妇人居然还在掷。我在想,她的人生问题是有多难回答,都与神明死磕三四个小时还没有问出个答案。神明不是在笑她,就是摇头。

 

我自己也去算过几次命,有一段时间工作状态很不好,算的就比较多。印象比较深的是有一位道长,他应该是帮我看过八字的人中最会讲话的一位。但他惜字如金,我坐在他对面,不太像在算命,倒像是玩牌。你出一张,我出一张。我问:“道长,那我这一生还能不能花到男人的钱?”他抬眼看我,笃悠悠地说,“很难。”我倒吸一口冷气,我想如果就听了这个结果回去,心理暗示一定会摧毁我的下半生。所以我赶紧又问,“道长,男人会不会花我的钱?”他微笑着说,“不会”。我长舒一口气。又问,“为什么我总觉得没有什么靠得住的人。”道长说,“你靠你就有。”我说,“你刚才还说我花不到男人的钱。”他说,“你要你就有”。

我觉得他上电视大概能红。

 

最后我问他,那你觉得我做什么职业好?他想了很久说,“你一定要在东面。不管在哪里,记得要在靠东的位置做事。”可以说很玄妙了。我家一直住在浦东,算不算东面呢?

 

我想,如果算命算是“创意写作”的一种方式,那我和大师们大约是同行,面对一些规律,创造口头表达的“安慰”,抚慰已经发生的或快要发生的创伤。更多时候,他们还要承担民间精神科医师的一部分工作,你有病,他努力扮演药。扮演“药”是很累的,算命师凭借的是聪明才智和临场反应能力。

有一个段子,说算命师对顾客预言,“未来十年,你的生命将一团糟,你将困难重重,诸事不顺。”“然后呢? ”顾客焦虑地问。“然后你就习惯啦!”算命师机智地说。

责任编辑:金子棋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