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大梦江湖 作者/刘音希

发布时间:2018-03-26 22:27|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整个三月,宋溪墨在等着一株树开花。

小区里栽了白玉兰,花朵坠得树枝会刮到行人的发梢。杏花和美人梅懒懒倚在单元门口,风里馥郁的味道亦步亦趋。下班回家,宋溪墨总会稍稍放慢脚步,在昏暗的天色里,试图分辨出这些植物的种类和花期。她是北方人,搬到南方工作之前对此所知寥寥。

要等的树,桃树还是樱树宋溪墨也分不太清。只记得这一个月她每天都会按时浇水,可树还是老样子。孤零零站在朔梦林里,一副“热闹是别人的,和我无关”的老样子。

等的时间久了,宋溪墨有点伤心又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混杂着春困的连绵细雨里,杭州一下子变得又香又甜,恨不得所有的树都在开花,可她等的树还是老样子,还是一株她在手机游戏里栽的树。

她其实不太玩手机游戏的,到了工作的第三年,就连美剧电影都看得很少,好几次回家歪在小小的地毯上,再睁眼已经是凌晨,娱乐成了件耗费体力的非必需品。学生时代读了太多古龙,会下载《楚留香》是个意外的必然。只是宋溪墨自己也想不到,居然连着玩了两个月还没停,还状况外地拜了一个师傅。

拜师之前宋溪墨懒得打字,更懒得加好友,完全是一个人漫不经心地随便玩。就连拜师的界面都是正巧“路过”点开的。倒是毫不犹豫地就选中了要拜的师傅,还格外难得地马上和对方留言“我们有点缘分”。

隔了一会对面回复:“难道不是你运气很好吗?”

宋溪墨一头雾水:“为啥是我运气好。你的ID是高良姜,你不知道那是什么?”

“……系统随机的。”

看来拜的这位师傅应该是个一心只想升级的直男,她只好接着打“高良姜是一种调料,我的ID是山奈,也是一种调料。”

“……没听过,有缘分就是因为都是小料啊?”

她哭笑不得,“是调味料不是小料,高良姜和山奈放在一起可以做出很好吃的卤味!为什么是我运气好?”

“……没事,去打副本吧。”

完全躺赢地打完副本,奶妈山奈才发现自己的师傅高良姜是全服务器排名前五的远程输出武当,她几乎用不上治疗技能就可以直接下场捡装备了。运气是真的好。

宋溪墨推测高良姜绝对是个直男,名字是系统随机的,脸还是系统随机的。穿的衣服还算有品位,是武当派里面很好看的“鹤舞套装”,罩衫的背后,有一只翩翩欲飞的刺绣仙鹤。只是他总是戴着斗笠,蓑衣又懒得脱,把仙风道骨遮了个七七八八,只像一棵移动的棕榈树。酷爱打省略号,话非常少,除了喊她打本做任务,指导她升级装备外从不闲聊。偶尔嫌弃一下:“怎么又花钱买时装?你肯定是小女生。”

宋溪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了想还要继续抱住全服第一的大腿,只好硬着头皮卖了个萌:“嘿嘿,好看嘛,你放心,接下来我会专注在装备上的。”高师傅只回了个省略号。

不过才卖萌了没几天,宋溪墨就和人吵了起来现了原形。当天除了师傅,她跟三个路人组队打双子BOSS。路人明显是新人,不知道两个BOSS要拉到地图两侧分开打,不然就会陷入被暴击致死的循环。连着团灭了几轮之后,路人开始在小队聊天里嫌弃奶妈山奈奶量不足。高师傅又回了个省略号,路人和宋溪墨都觉得这个省略号有几分嘲讽的意思,无奈没有主语,也不知道是在嘲讽谁。

路人就继续心里没数地在聊天里甩锅,宋溪墨按捺不住,第一次在游戏里开了语音,顺带激活了一下久远的北方歇后语记忆。“能不能别在那儿飞不上天,赖裤裆兜风?甩什么锅,你这不光是对奶妈有误解,对你自己误解也不小!”

高师傅迅速把路人踢出了队伍,然后在聊天里“狂笑”,刷屏的“哈哈哈”都带着手打的真诚。“这是什么鬼说法哈哈哈,你要笑死我了,我正要踢人你怎么还忍不住了?”“不是说云梦一堆男的吗你怎么是女的哈哈哈哈?”“哎你是不是傻,你这不相当于说自己是裤裆吗哈哈哈哈。”“你是哪儿人我服了你了哈哈哈哈。”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宋溪墨只好硬撑着回复,“这就是一句很常见的歇后语么,小时候我妈总说。”

“以后再有人说你,你不用管,我来。”她愣了一下,刚感受到全服前五的难得正经,高师傅就马上接了一句,“……毕竟我不想收个裤裆徒弟。”

这之后高师傅倒是和宋溪墨会稍微多聊一会儿。不会触及现实生活,都是些看起来没什么意义的琐屑小事。比如打赌游戏里的卜卦谁会先抽到大吉签,茶馆说书谁能先答对十题,金陵城里有多少个长得一样的NPC,比如高良姜和山奈哪样做卤牛肉最合适,趁热就配一碗白米饭,卤汁和牛肉拌在饭里好吃得不得了,放凉了就用来佐酒,一醉到天明。

高师傅问,“你能喝酒吗?”

宋溪墨想了又想,删了又打,打了又删,还是觉得和标准意义上的“网友”讲不出自己的事情。只是略略带过:“会喝,但喝了会伤心。”然后等着师傅漫不经心的玩笑话。

“……以后有机会,我们喝。”高师傅说完就先下线了,当天的日常任务都没做完。

别说日常,这游戏能玩的东西太多了,宋溪墨后来才发现游戏里原来还能和好友结义,结义之后再组队还会有攻击加成,就喊高良姜来结义。

没想到又遭到了师傅的嘲讽,“我跟你都是师徒关系了,怎么可能再结义,那不就成兄弟了,跟乱伦有什么区别。”

“试试嘛,结义了就能种一棵树,还能每天浇水,是不是很有趣,乱伦……阿不师徒情谊的象征哎。”

“我当然知道了,你要种哪儿?”

要种在哪儿宋溪墨还真的没想过,两个人就开始讨论,直男师傅说要种在武当金顶,这才有性格,结果用轻功蹿上去一看,早就有大量有性格的玩家快把武当金顶种成小树林了;徒弟说要种在客流量最大,古代娱乐场珍珑坊的门前,结果沿街转了几圈发现这古代商业街绿化也做得过于到位了。

“那种哪里,华山总下雪,每天浇水得冻死,少林我进去和尚就说,这位女施主放尊重点。”

“你就别想了,师徒肯定不能结义。我这都逗你玩的,真要种肯定种在朔梦林啊。”

宋溪墨不甘心,拉着师傅骑马到了朔梦林,试了一下,高良姜傻眼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游戏开发商的彩蛋,原来师徒真的可以结义。在林子里栽过了树,她忍不住也刷屏“狂笑”,“哈哈哈哈这树也太挫了吧,我以为会有多好看,怎么这么小。”“哈哈哈不过师傅已经沦为小弟了。”“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是钢铁直男咧跑这么粉嫩的地方种树干吗?”

“笑个屁,因为这里是你的门派,种在这里方便以后你来做任务!”

这一瞬间,宋溪墨忽然很庆幸一切都发生在游戏里。尽管她花了三个小时,把游戏里的山奈捏得既像自己又不像自己,可这个游戏里的小人儿,在所有要紧的关口,都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不会不小心让真相从神色里走露了风声。被师傅不止一次提起过的“以后”,还有她从来没提过的“从前”,以及稍微有了些不同的“现在”。可她最后只是打了一句,“小弟记得按时给树浇水。”然后什么都没说。

后来她想起这件事总会有些后悔,如果自己没有成长为一个别扭的大人,想到什么就直说的话,也许高良姜就可以不要走,或者离得慢一点,当然也可能完完全全是自己想太多。种了这棵树没多久,高良姜说自己要休息一段时间,可惜不能师徒传功,要不就把宋溪墨直升到全服前五再下线。

“那你什么时候再上线?”

“我以前跟别人结义时候种过树,能长大,还能开花。等那时候我就回来。徒弟记得按时给树浇水。”整个三月,高良姜都没有再上过线。

整个三月,宋溪墨在等着一株树开花。她每天按时做任务,按时浇水。浇过水了,会在树下给师傅留言。

“开新副本了,我差点又开语音骂人。”

“武当被削弱了,哼哼。”

“我卤牛肉了。高良姜没到场。”

“我没见过玩得比你好的武当。被削弱了也没关系。”

……

等得久了,宋溪墨开始埋怨这个游戏干吗要这么多事,风雷雨电都做了进去。林子里和现实里一样,连着下了很久的雨,山奈站在桥边淋湿了头发,轻轻打着颤,显得很可怜。

“游戏更新了,有师徒传功了。可我不想当全服前五,我只想你回来。还有,我打电话问过客服了,结义树根本不会长大。”

没关系,追求的,却无法实现的才能被称为梦想。你就是我的梦想。

两个月过去,宋溪墨在任务中获得了一张更籍令,那天她仍和往常一样在朔梦林浇水,看着结义列表中依旧沉默不语的高良姜,忽然产生一个念头:自己竟然为了一个游戏中虚无缥缈的师傅,动情到这个地步。想到自己在游戏中也要继续现实中被男人欺骗的命运,她觉得自己既可笑又可怜。浇完水,她又看了一眼那永不长大的结义树,删除了高良姜的好友,打开了更籍令,将“山奈”的名字彻头彻尾换掉。甚至还用易容丹改变了自己的相貌。

无论在游戏里还是现实中,都得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了,她想。然后在洗澡的时候毫无保留地痛哭了一场。

Part 1 by 刘音希

 

吴寒这两个月过得并不好。

过得不好是因为,远在加拿大的前女友又跟他复合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和前任复合”这件事情的复杂程度。

先分手,经历分手后的痛苦,然后又复合,继续恋爱,通往幸福。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和前任复合之后,感情不但没有隔阂,而且越来越好。

 

人的一生,有那么几年,尤其孤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是茫然地走着,活着,等着生活许给自己惊吓或者惊喜。

吴寒是在和女朋友分手后的第一个礼拜,开始玩《楚留香》的。

一切随缘,吴寒想。

所以,高良姜这个名字就是系统随机分配的,脸也是系统给的,只有那套“鹤舞套装”自己动了点心思,毕竟不能太难看。

 

 

女朋友变成前女友,这种剧烈的痛苦首先带给吴寒的,是更加强烈的孤独。

吴寒一直追问女朋友,两个人异地两年,一切都很好,为什么突然要分手,总要给个理由吧。

女朋友的理由是,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

陈词滥调,吴寒心里其实也明白,所有分开的理由,说穿了,无非就是不爱了,不够爱了。道理虽然都懂,但心里的痛苦并不因此减少一分。

 

男人的脆弱不知道该展示给谁看,所以,他强烈地需要一个出口,一个远离现在生活的出口。

游戏对他来说,就是另一个世界。

 

在《楚留香》的世界里,他是高良姜,他是山奈的师傅,他们是一对闯荡江湖的师徒。

一切现实中的烦恼似乎都不存在了。

他喜欢和山奈在一起,打副本,捡装备,和别人斗嘴,替山奈出气。

与其说是沉迷游戏,不如说是沉迷于游戏里的人。

 

每一次退出游戏,吴寒都觉得无比的失落。

现实生活扑面而来。

 

吴寒毕业一年,一个人选择了跟其他同学们都不一样的路,孤身一人来到了这里,找到了一份与本专业八竿子打不着的工作。

 

朝九晚五,吴寒发觉自己并不喜欢,但他又是个不愿意中途放弃的人,吴寒上班下班,醒来睡前都思考着自己到底适合一份什么工作,或者说以后要继续一个怎么样的人生。

 

为了离公司近,吴寒租住了一个老旧的小区,小区就像个满清遗老一样,坐落在闹市里,破旧,孤独,又带着点桀骜不驯。

大概是因为地价太贵,拆迁赔偿款一直谈不拢,所以小区就一直屹立在这里。

 

没有电梯,上下水总是堵塞,电压也不稳,但好在房租便宜,走路上下班,节省了大量的通勤时间。

晚上回到家,闲来无事,吴寒喜欢读武侠小说,尤其喜欢古龙,古龙笔下的人,个顶个都活得随意随性,谁都不服。吴寒觉得,自己就像是古龙笔下的人物,尤其跟他们一样孤独。

 

不知道是不是少年人容易放大所有的情绪,来到这里之后,吴寒其实很不快乐。

跟公司里的同事只有工作交流,平时也不往来,他们聚餐也不叫自己。

除了他们,在这个城市几乎没有熟悉的面孔。

有时候,吴寒甚至觉得,整个城市其实就他一个人。

 

在游戏里,吴寒经常想,或许有机会可以约山奈出来喝酒,也不知道现实生活中,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晚上,在小区里散步,小区里没有什么植物,只有一棵孤零零的老树,树干斑驳,扭曲,也不知道死活。

仔细去看,发现一棵树干里,冒出了一朵小花,让人惊喜。

吴寒四下去看,发觉四下里都铺着砖,只给老树留了一小个方圆的泥土,泥土龟裂,缺水太久。

吴寒突然想到了山奈跟自己说,结义了就可以种一棵树。

想到这里,吴寒回房间取了水,给老树浇水,抚摸树干,莫名觉得亲切,好像自己和这棵树有了某种交流。

忽然间,一坨黑影一跃而下,吴寒吓了一跳,后退几步,再仔细一看,是一只猫,伏在地上,眼珠灵动,盯着吴寒,转个不停。

吴寒自言自语,看来树兄除了我,倒是还有个伴儿。

 

拎着水壶,往回走,听到后面有声响,回头一看,猫一直跟着自己,吴寒蹲下来,想要去摸猫头,猫躲闪拒绝。

吴寒问猫,你是谁家的?

猫不回答。

吴寒起身往回走,猫亦步亦趋地跟着。

等到吴寒要关门,猫已经一闪身,钻了进来。

 

吴寒无奈地看着正在房间里巡视的猫陛下,说道,你是第一个来做客的活物。

说完自己也笑了,打开冰箱,翻来翻去,找出了一点鱼干,丢给猫吃,猫也不客气,大快朵颐。

 

突然听到砸门声。

吴寒惊醒,打开门,发现门口站着个头发散乱的女孩,一身酒气,一脸焦急,劈头就问,我家虎贲是不是在你这?

吴寒没有反应过来,虎贲?

就是我的猫!

女孩推吴寒,径直走进来,扫视一圈,就看到缩在吴寒床上睡眼惺忪的猫。

女孩走过去,抱起来,开始训斥虎贲,谁让你乱跑了?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抛弃我了呢。

说着说着,哭了起来,带着哭腔,哭得如泣如诉,你可不能再抛弃我了,我真是经不起折腾了。你说我还有什么啊?我就剩下你了。你可不能跟那个渣男一样对我,不声不响地就走了,太他妈残忍了。

吴寒站在身后,有些尴尬,努力咳嗽了两声。

女孩回过头,看着吴寒,猛地擦掉眼泪,你说你也是,干吗收留别人家的猫?你知不知道主人有多着急?要不是我看到虎贲的脚印,我能找到你这来吗?

吴寒被数落懵了,睡意全无,反驳道,猫是自己跑来的。

女孩冷哼一声,你一定是看我家虎贲可爱,想要占有他,我告诉你,以后离我家猫远点,不然我饶不了你。

说完,抱着猫,歪歪扭扭地走了。

吴寒挥着手驱散房间里的酒气,感叹,这不神经病吗?

 

吴寒在心里给这个他觉得是神经病的女孩偷偷取名叫虎妞,一个是因为她是虎贲的妈,还有因为她直来直去又凶巴巴的,特别虎。

在宿醉的早上被老板的电话骂醒,挣扎着起来,虎妞顾不上化妆,给虎贲开了个猫罐头,顶着一头鸡窝头,就出了门。

小区门口,吴寒正好也走出来,两个人对视一眼,吴寒指着虎妞后背,你裤子里塞着一卷卫生纸。

虎妞惊诧,猛回头,一摸之下,心凉了半截,裤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塞着卫生纸的一端,另一端在身后拉的老长,像铺了个地毯。

虎妞愤怒地撕下来,瞪了吴寒一眼,也不说话,大步离开。

吴寒看着虎妞头发上还挂着一只丝袜,正随着她的步伐随风摇摆,不知道该不该出声提醒。

 

吴寒心里一直想着山奈,忍不住把虎妞和山奈对比,很快就得出结论,还是山奈可爱,也许是时候约山奈出来喝酒了。

 

正准备打开《楚留香》,可是没想到,这时候前女友突然跟他开视频。

视频里,前女友痛哭流涕,哭着哀求吴寒,我们不分手了好不好?我一个人受不了了。

在女人的眼泪面前,男人总是败下阵来。

 

吴寒答应了。

 

当天晚上,吴寒没有上游戏,他失眠了。

按理说,前女友跟自己复合,他应该高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第一反应是,山奈怎么办。

随即又安慰自己,一切只是发生在游戏里啊。

可是他心里又很清楚,虽然只是在游戏里,但自己好像已经对山奈有点心动了,再这样下去,不是脚踏两只船吗?

山奈和前女友只能选一个。

 

吴寒安慰自己,游戏终究是游戏,自己和前女友还是有感情的。只要跟山奈告个别就好了。她很快就会遇上新的师傅。可是她会不会伤心呢?不管什么时候,伤别人的心总是不好的。也许我应该“骗骗”她,让她不知不觉就忘了我这个师傅。

 

高良姜上线,告诉山奈,我要休息一段时间了。

山奈问他,你什么时候回来?

高良姜发出了自己思索了一晚上的谎言,我以前跟别人结义时候种过树,能长大,还能开花。等那时候我就回来。徒弟记得按时给树浇水。

 

然后,他忍痛下线了。

 

复合后的日子固然不坏,但总有什么在吴寒的心里隐隐地生着痛。原本他自己也以为很快就会忘记山奈,好好地跟复合的女朋友在一起,虽然是异地恋。

可是他心里却一直受到折磨。

折磨的原因再明显不过,他很思念山奈。

 

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虎贲又跑了过来。

吴寒没有注意。

直到虎妞又过来敲门。

虎妞发现了虎贲,很不高兴,你喜欢猫就自己养一只,不要老是勾引我的猫行吗?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总有你们这么多小三呢?勾引别的男人!别人的猫!你们太不是人了!

吴寒这下彻底急了,你是不是疯了啊?我招你惹你了?猫是自己跑来的,你要是自己管不住你的猫,就别怪它跑到别人床上。抱着你的猫,赶紧走人。

虎妞听到吴寒这么说,眼泪唰地下来,抱着猫,蹲下来就开始大哭,是我管不住,是我管不住自己的男人,让他出轨,让他抛弃我,还让他骗我的钱,我太没用了。怎么所有人都抛弃我。

虎妞放声大哭。

吴寒愣住了,没想到眼前这个女孩情绪这么不稳定,他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任由虎妞哭得肩膀耸动。

 

后来实在听不下去了,给虎妞递了纸巾。

虎妞接过来,就开始擤鼻涕,擤得震天响。

吴寒摇头感叹,奇女子啊。

 

晚上,吴寒还是睡不着,总是在想,也不知道那棵树到底能不能开花,如果不开花,山奈发现我在骗她,会不会伤心呢。

 

吴寒做梦,梦见了那棵树真的开花了。

吴寒像是受到了启发。

他算了一下时差,给女朋友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也许,我们是时候分手了。

女朋友很快回复过来,很平静,我也觉得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吴寒觉得,自己是时候做回高良姜了。

 

Part 2 by 宋小君

 

重新登录回游戏,发现无论如何也再找不到“山奈”的时候,吴寒的心落到了谷底,仿佛冲进一场大火去抢救最重要的东西,但最终发现一切都已燃成了灰烬。那些山奈曾给他留过的言清晰地呈现在屏幕上,一字一句都深深地刺进他的心。她一定是对我绝望了,才删除了账号,他想。他想象着那段时间里山奈期待自己归来却一次次无疾而终的寂寞心情,感到万分愧疚和后悔。

 

可是无论做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

 

他什么也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只有每天为小区内的那一棵枯树浇上一些水,如果游戏里的花已经不会再开,那就只能寄情于这棵和自己同病相怜的老树了,他甚至觉得这棵树就是朔梦林里的同一棵,他恍惚觉得,当这棵树开花时,山奈也就会回来了。他日复一日地悉心照料它,渐渐发现,自己和它正变得越来越相似。

 

就连那天虎妞出来遛猫时,看见他浇树都会讥笑他两句。

“哟,偷猫贼还有这闲心呀!”她说。

“去去去!你这虎妞懂什么。”

“我什么?”

“没什么,继续遛你的虎贲去吧,可千万别再让它乱跑来我家了。”吴寒说。

 

一语成谶。就在吴寒浇完水回去后的几十分钟后,门口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开门,正是一脸不服气的虎妞。虎贲在她脚边却显得无忧无虑。

“出来遛猫的时候忘带了钥匙,先来你这待一会。”宋溪墨说着就进了屋子。

“诶我还没答应你进来呢。”吴寒说。

虎妞倒退着又走回门口,嘟起嘴巴。吴寒叹了口气,说:“算了,你进来吧。”

 

一进门,宋溪墨好像从没来过一样好奇地问道:“诶你这有什么好玩的呀?”一边问,一边端详着他桌上的模型、电视柜上的游戏机,和书桌上那个显示着《楚留香》载入界面的手机。

 

“你也玩《楚留香》啊?”她说。

“是啊,”他说,“我从小就是古龙迷。”

“要不要姐姐带你呀,我可是老玩家了。”

吴寒一笑:“没想到你这虎妞打游戏还挺厉害?”

“你说谁虎妞呢!”

吴寒意识到总是用绰号叫这个姑娘似乎有些不礼貌,在小区里来来回回也见了好几次了,还是交换下名字比较好,“不好意思啊,我叫吴寒,你呢?”

“我叫宋溪墨。”

两个人互相交换了名字之后,气氛似乎变得不一样了。知道了一个人的名字之后,她就从一个可有可无的npc,变成了一个确凿的存在。站在狭窄的房间里,吴寒看着宋溪墨,觉得她的名字和她清秀的面庞很匹配。

吴寒拿起手机,说:“行啊,让我看看老玩家的水平有多厉害。”

 

由于两人不在同一服务器,所以就决定去一个新服重新开号玩。

“误惹尘缘,”吴寒笑着说,“你们女孩子是不是特别喜欢这种听上去特别凄美的词语啊。”

“那换一个,‘金戈铁马’!”宋溪墨立马说,“不惹尘缘了。”

“还是惹惹吧,我都在创建人物了,”吴寒说,“脸都快捏好了。”

吴寒在这个服务器其实早有一个人物,不过由于等级已经很高了,为了陪宋溪墨,还是特地重新建了一个。

“你等等我!”宋溪墨说,“我得好好捏我的脸,诶你说是妖艳点好还是清纯些好呀?”

吴寒还在想该如何回答,宋溪墨就自顾自地往下说:“你肯定要说妖艳,你们男人就是喜欢妖艳贱货,我偏不要,谁要跟那些人一样。我还是捏个清纯的,然后对男人特别狠,是不是很有杀伤力?”

吴寒刚准备开口,宋溪墨又自己说道:“嗯……额头……我看看,好像稍微宽一点看上去会比较清纯……”

她就这样坐在沙发上,全神贯注地投身于捏脸的事业中,好像在给自己的下辈子投胎。

 

两人都是老玩家开的小号,配合起来自然非常默契,如何做主线任务,如何打boss,各自的职业该如何加点、战斗中需要做些什么,全都熟门熟路。

“哟,没想到你身手还不错嘛!”宋溪墨说。

“谢谢老玩家的认可。”

玩着玩着,宋溪墨渐渐想起和高良姜共同度过的时光。那熟悉的金陵城景,那长得一模一样的NPC,那充满欢笑的茶馆说书活动,宋溪墨一边玩,一边任凭回忆如潮汐般冲刷着意识的沙滩。她随即想到他那莫名失踪的结局,又想到那出轨又骗钱的前男友,自己现在又只身在外回不了家,不禁忽然顾影自怜起来,打Boss的时候一个分心,被不慎打死,副本失败。画面渐渐暗去,宋溪墨放下手机,神情怅然。

“怎么了老玩家?”吴寒打趣地说。

宋溪墨抿了抿嘴唇,没有看他,说:“没什么。”

她把橙汁一饮而尽:“不好意思,刚才有点分心。”

吴寒这才意识到情况有点不对,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一束头发逃脱了橡皮筋的禁锢垂到了她的额前,显得宋溪墨的侧脸多了几分灵动和忧郁。

他想起上次她来自己家捉虎贲时的场景。

“话说……你男朋……不对,前男友。还挺渣的。”吴寒说。

宋溪墨猛地抬头看他:“你认识?”

“你上次自己说的啊,”吴寒说,“‘让他出轨,让他骗你的钱’之类的。听着挺心疼的。”

“哼,假惺惺。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吴寒低下头苦笑:“不如你把这话骂给他听。”

“没用的,他把我拉黑了。”

“可你现在用的我的手机啊。”吴寒笑着说。

宋溪墨两眼一放光,像春雷划破夜空。

“他的电话你可还记得?”吴寒关掉游戏,把手机调到拨号界面递给她问。

“哼,”她一边咬牙切齿地接过来拨号一边说,“化成灰我都记得!”

吴寒看着她生气的样子,竟觉得有些温暖,那个大大咧咧的虎妞,比起以往来,不知怎么的变得可爱了许多。他笑着喝了口酒,看宋溪墨将手机放到耳边静静等待对方的接听。

 

“喂什么喂,”不一会,宋溪墨说,“终于让我找到你了,你这个鳖下的东西——王八蛋!”

宋溪墨开口不凡,把吴寒吓了一跳。

宋溪墨接着对电话那头说:“你真不是个男人!出轨,骗钱,走人,薄情寡义!始乱终弃!我就要说这么大声,我要让你的新女友听见!我已经不奢望你还钱了,也不奢望你认错道歉,我就只想让所有人能看清你的嘴脸,不让任何人再被你这样的人伤害!”

说着说着,宋溪墨的眼角流出了泪水,但她坚决不让语气里透露出一丝自己的脆弱和悲伤,她用愤怒持续地掩盖着:“是,我是有很多缺点,我不完美,可你远配不上我!你别飞不上天,赖裤裆兜风!你就是石头放在鸡窝里——混蛋!我不恨你,只恨我自己是被阎王挖了眼——瞎鬼……”

宋溪墨的语气越来越虚弱,她喋喋不休地骂着,直到放下电话嚎啕大哭起来,手机屏幕上早已回到主界面——对方早在不知何时就挂断了电话,也不知道她那些歇后语里,对方听到了几句。

吴寒看着她,脑中一片晕眩。他知道人生中存在着一些奇迹般的巧合,但他同时也知道那些巧合降临到自己身上的概率是何等的微乎其微。他伸出手想要抱住正哭到抽搐的宋溪墨,却在迟疑良久之后又放了下来,只递给她两张纸巾。

他吞了吞口水,鼓气勇气对她说:“哭吧,骂过哭过,就好了。今晚把眼泪流完,然后好好面对明天吧,山奈。”

宋溪墨眼泪擦到一半,诧异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吴寒胸口一阵悸动:“真的是你?”

宋溪墨良久不语,她一时间有点难以接受这事态的剧烈变化。

吴寒说:“裤裆徒弟……真的是你?!”

“高良姜?”宋溪墨说,“你是高良姜?!你这个混蛋你去哪里了啊!我天天都在朔梦林里浇水你知不知道啊!”

吴寒自己也难以相信那天天朝思暮想的山奈,居然就是眼前的虎妞。他喝了一口酒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而宋溪墨看上去却似乎比他还要激动。

吴寒将自己离开游戏的原因,以及这段时间以来对她的思念从头到尾地说了明白,宋溪墨满脸的难以置信。

“你……你少骗我了,”她说,“不就是个游戏么,鬼才信能在这里遇到真爱。”说这话的时候,她心里都在为自己苦笑。

“对不起。”吴寒说着转过身,拿起手机,重新打开了游戏,一个一个打开不同的服务器,宋溪墨清清楚楚地看见,在每个服务器里,都有一个叫做“高良姜”的角色。吴寒说:“这个世界那么大,我不知道去哪里才能再度找到你,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在每个服务器里都建立一个‘高良姜’,这样如果我们遇见,你就能一眼认出我。可没想到,原来你一直在我身边。”

宋溪墨泪眼初干,眼前的手机屏幕上,那个叫做“误惹尘缘”的服务器里,在几个小时前刚刚建立的“楚留香”旁,赫然站着一个满级的“高良姜”。

宋溪墨胸口一起一伏,一会看看手机,一会看看吴寒,无法组织自己的语言。前一秒还因痛骂前男友而悲伤欲绝,后一秒竟遇上了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换做谁恐怕都无法顺利切换。

她失语良久,嘟嘟囔囔,好不容易说了句成型的话:“我……我因为一直等不到你,实在绝望,想要忘记这段过去,就把昵称改了……对不起。”

还未等吴寒说话,一个黑影从两人眼前闪过,“咻”的一下从窗口溜走。

“虎贲!”宋溪墨叫着起身,拔腿开门追出去。吴寒也紧跟在后。

没走多远,两人都怔立住了。小区里的枯树,此刻竟然开满了樱花,莹莹粉光照得黑夜一角透明澄澈,宛如飘扬的婚纱,在无人的寂静夜晚,散发幻梦般的光晕。虎贲坐在树根旁,正悠闲地舔着自己的前爪。

“我没骗你吧”吴寒定了定神,说道,“等树开花的时候,我就会回来。”

宋溪墨的眼眶还因刚才的哭泣红肿着,她花了好久来把握自己此时情感的形状,一树樱花似在无声地暗示着什么。终于,她又变回了那个属于自己的宋溪墨,倔强地说:“哼,我只是想要你师徒传功而已,等我到了全服前五,谁还稀罕你啊。”

高良姜看着她,心下欢喜涌动。此刻夜樱盛开,春风轻拂,可他还是觉得,宁愿将此刻的目光,都停留在山奈的脸上,再也不移开。

Part 3 by 曹畅洲

责任编辑:金子棋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