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白领老王 作者/蒲石

发布时间:2018-04-22 15:42|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说说老王吧。

老王曾是我们公司司机。

陈师傅刚辞职两天,就有一个朋友介绍了老王。

我刚忙了个通宵,晕头转向,一出办公室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坐在会客室,我以为是客户来催工作呢,赶紧往洗手间躲。前台告诉我,就是那个老王。

老王衬衣雪白,打着一条银灰色领带,西裤上没一条皱褶。说到皮鞋,我还真是第一次注意到有人能够把皮鞋擦那么亮。

老王毕恭毕敬站起来,向我客客气气伸出手。

我问,老王,你多少岁?

老王说,四十五了。

我说,KAO,看起来比我都年轻。

几句话一搭,我感觉他出牌跟我不是一个套路,略尴尬,赶紧让前台过来,给老王安排工位。前台说公司没有多余的电脑了,我说一个司机要什么电脑呀。

老王在楼下擦了半天车,公司在华侨城创意园五楼,我站在窗台好奇张望。他擦车的时候,换了套工作服带上工作帽穿上水靴,这身行头估计是他自己带的,原先陈师傅可没这么多名堂。

我们公司那个切诺基的引擎盖从来没有打开过,老王支起引擎盖,取出一堆零件,又是用嘴吹又是用小刷子扫。

我打电话给引荐老王的那位朋友。我说,你介绍的这个老王什么情况呀?朋友说,当过兵,开过出租,车技没问题。我说,不是这个意思。朋友说,你到底什么意思,不要想多了,你以前给陈师傅多少现在给他多少就是,他不在乎钱,在乎一份事业。朋友把电话急急挂了。我在想,老王在乎的到底是什么事业。

大家也知道,广告公司好乱的,处女座都会被扭成天秤座,个个邋遢得要死,文件乱放,废纸乱扔,资料乱码,烟灰乱弹,神经大条的,找自己水杯都得翻半天。

老王可不。老王那个工位跟设计部是一排,陈师傅留下来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被他整理得井井有条。最恐怖的是,以前有几个废弃的汽车零件摆在那里好几年,被他擦洗得银光闪闪,像几个后现代风格的装饰品。

公司那个清洁工,四川大姐,在公司很多年了,懒懒散散,也没有什么人管,只要把体积面积大的垃圾扫走就行了。不知道为什么,大姐突然来了干劲,像最开始来公司那样认真。我问行政,给大姐加工资了吗?行政说,没有呀。我说,感觉怎么不一样了。行政说,老王请她吃了顿饭。我说,见鬼了,我请她参加年会庆功会圣诞节趴体,一请这么多年,也没见她有这么华丽的转身呀。

老王来一周后,我第一次坐他车。整台车清理得像刚出厂,车厢里喷着香水。我问,什么香水呀?老王说,CK的。我说,你知道CK。老王说,阿龙说这个香水性感。我问,你跟这些设计师都熟了?老王讳莫如深说,男人间很多共同语言的,很容易熟。

我在车上端起电脑调整PPT。老王不说一句话,车开到客户公司门口,我好像在办公室工作了一阵,我是说,他开车实在平稳,没感觉到一点颠簸。

从客户那开完会回来已经晚上了,我上车就要吸烟,看到车窗上贴的“请勿吸烟”几个字。我问,老王,你不吸烟?老王说,我吸,我烟瘾很大,我只吸二手烟过过瘾。我心想,这什么逻辑?老王看出我的疑惑说,吸二手烟不会把牙齿弄黑。我说,我还以为你怕得肺癌呢。老王说,我才不怕那玩意。我问,你贴这个什么意思?老王说,车上经常有女同事抱怨车里烟味大,有几个小伙子抽得太厉害,女孩被熏得咳嗽。我说,老王,很懂得怜香惜玉哈。老王说,抽烟要遵循自己害自己的规矩,别害别人。

一路上老王接了两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明显是一女的,大概是问他回家吃饭不,他回答说不回家跟老板到东莞开会来了。第二个电话还是个女的,大概也是问回家吃饭不,他回答说,不回家吃饭跟老板在一起。我有点纳闷,当时也没有多想。

回到公司,还有几个设计师没下班,好像在等老王,见了老王,眉开眼笑。我说,你跟大家这么熟了吗?老王说,我喜欢大家,这个世界是这样的,你真心爱别人,别人也会爱你。

切,给我灌心灵鸡汤,我靠批量生产鸡汤为生。

我进了办公室,隐隐约约听见他们几个在外面嘀嘀咕咕一阵后出去了,觉得有点异样,站在窗户边往下看。只见老王和三个设计师勾肩搭背,嬉嬉笑笑钻进一辆车。

我把设计总监叫到办公室问,这几个设计师跟老王去哪里?设计总监说,去皇岗村了吧。皇岗村紧邻皇岗口岸,是香港大货车司机必经之地,一二十年下来,在深圳人眼里就是“二奶村“和“红灯区”。我问,去皇岗村?设计总监说,这个老王挺不错的,老婆好漂亮,好妖艳,比他至少年轻二十岁,昨天还给老王送鸡汤来了。我问,怎么扯到他老婆那去了,他住在皇岗村?设计总监说,搞半天,咱老王是一个千万富翁,几套房子,全增值了。我说,一个司机怎么可能买几套房子?设计总监说,三套,都租给别人了,自己住在皇岗村,说住习惯了。我说,瞎扯,三套房子还来我们公司开车挣这点钱。设计总监说,怪就怪在这点,他把这份职业神圣化了,你知道吗,前几天他要求行政部给他印名片,行政部给他的职称是行政专员,他拿到那张名片浑身打抖,坐在工位上眼泪都要溃出来。我说,我靠,这人是不是有神经病呀?设计总监说,不是不是,我问了他为什么这么激动,他说当一个白领是他的梦想。我说,还说没有病,有这样做梦的人吗?肯定有病。

我赶紧给前台电话。我说你得密切观察老王,要是发现他神经不正常,立马让他走人,开车这个事情是开不得玩笑的。前台说,怎么可能?我说,我说可能就可能。前台忍不住哈哈大笑。

我正在办公室修改一个策略报告,大姐进来打扫卫生,吓我一跳。我说,什么时候晚上也打扫卫生了。大姐说,老王说晚上打扫卫生,早上大家来看见一切都干干净净的,一天的工作心情会好一些。大姐给我递了一张名片,我一看印着公司的标志,职务上也是行政专员。

第二天我把行政总监叫来,我说怎么谁都叫行政专员?行政总监说,他两都是我们行政部的,你觉得叫什么合适?我说,我是说印名片,有必要印名片吗?行政总监说,我觉得有必要,你不觉得大姐工作更认真了吗?我竟然找不到一句话反驳。

没过几天,前台密报了一个重要信息,老王带几个设计师到皇岗村找小姐了。我气得不行,马上叫来三个设计师。

我说,你们他妈的去找小姐?

三个人不说话,傻乎乎笑。

我说,这么肮脏,还笑得起来,恬不知耻。

阿龙阴阳怪气地说,你无欲无求,不等于我们也要做苦行僧。

我说,谁说我无欲了?

阿龙说,老板,大家都有一个疑问,你一天到晚都睡在公司,是不是你那个有什么问题了。

我说,我他妈有什么问题,我天天加班到通宵,我哪有时间寻花问柳。

阿龙说,怎么证明你没有问题?

我说,老子掏出来比你大,赶紧给老子滚,把老王叫进来。

三个人一溜烟滚出去了。过了一会老王来了,站在门口,不敢进来。

我用眼角余光扫了他一眼,边抽烟边想,这他妈怎么说呀?

老王倒是先说了。真是一个老江湖,太会察言观色。

老王说,我看他们工作没精打采,感觉他们需要释放一下,就带他们去玩了玩。

我把烟一掐,气愤地说,关你屁事呀。

老王说,我是公司一员呀,我是公司岁数最大的员工,当然要关心他们了。

我说,你开好你的车,当好你的司机,其他的少给我操心。

老王说,我会起好带头作用的。

我说,我他妈都起不了带头作用,你带个屁的头。

老王说,他们挺听我的。

这时,前台给我送一个快件进来,她含笑对老王说,谢谢你送的玫瑰花。

我问,送花?

老王说,三八妇女节嘛。

我说,三八妇女节?关你什么事呀,行了行了,你去吧。

我背着手,气冲冲在公司大办公区走了几圈,大家都不抬头,我瞥见每个女生工作卡位上都摆着几支玫瑰花。老王正坐在他的卡位上看报纸,像他妈机关里面的大首长。

我刚在办公室坐定,行政总监进来。她说,三八妇女节要不要发点奖金呀?多少是公司的一点态度。我说,从古到今什么时候三八妇女节还要发奖金呀?你让老王今天下午就离开公司,我一分钟都不想见到他。行政总监说,别。我以为听错了,我问,你说什么?她说,我认为老王比公司任何员工都尽职尽责,公司的灯泡坏了马桶塞了电源短路了工位松动了,什么都是他去做,就说开车,油钱,他也比前陈师傅一个月省一千多。

我说,发吧发吧,你想发多少就发多少。

行政总监说,今天公司的车保修去了,我临时让老王把自己的车开到公司顶一下,你不是下午要去惠州开会吗。

我说,我怎么会坐他的破车。

行政总监说,他的车不破,比我们切诺基好,是沙漠王子。

我说,管他妈哪个地方的王子,我不去开会了。

行政总监说,随你吧。

我说,真搞不明白我为一个破司机操这么多心。

行政总监说,你操心他做什么,你操心自己给谁送玫瑰花吧,大家都怀疑你是不是那个呢。

我说,谁怀疑,谁怀疑?反了,反了。

惠州的客户打了三个电话,我最后还是坐上了老王的沙漠王子。

老王真是老奸巨猾,一声不吭,等着我说话。我这人,不说话要死,就没话找话说。

我说,沙漠王子,不错,也姓王。

老王说,我到深圳早,以前开出租好挣钱,我就投了点资,效果还可以。

我说,有眼光。

老王说,以前香港老板台湾老板经常包我车,经常告诉我用钱挣钱的道理。

老王说,我喜欢在写字楼上班,比挣多少钱都开心。

我一直不说话,眯着眼睛,心想,踹死你,你他妈比老子都有钱。哎,老子混得真惨,这家伙怎么说也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还实现了财务自由。

到了客户那里,客户领导班子真换人了,一行人在楼下等我。新领导一把握住老王的手,蒲总好,蒲总好,幸会幸会。

老王赶紧指着我说,这才是蒲总,我是行政部的。

我跟客户上楼去前,对老王说,你先回公司吧。

老王说,那你怎么办?

我说,我今晚住在惠州。

开完会已经是傍晚,我花五百包了辆黑出租,一路颠一路簸,终于回到了深圳。

我对司机说,我去皇岗村牌坊前那个家家米粉店吃东西。

一到皇岗村,就感受到那种物欲横流的气息,我哪里会排斥,只是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创业太艰辛了,随时都可能沉船,没有时间想其他的。

吃米粉的一大半都是女孩,个个衣着暴露,不忍直视。我本来想到皇岗村逛一逛,站在那个著名的牌坊下犹豫了一阵,还是叫上一辆出租回公司了。从公司共享电脑里,调出几个项目资料,研究整整一晚上,直到太阳出来,才精疲力竭躺在沙发上。

有一天,要来一个重要客户,几个总监都在外面开会,公司没高层接待,AE打电话问我怎么办。我就说,让老王接待一下。AE说,不合适吧。我说,就跟客户说这是我们副总经理。AE说,那我赶紧去给他快印新名片。我说,名片就不必要吧。AE说,没有名片怎么行?

回到公司,大家给我汇报老王的表现。老王用最短的时间熟悉了公司简介的PPT,开始信心满满,后来躲在洗手间不出来,大家拖他出来,他直接就晕倒了。

我说,真是没见过世面呀。

AE继续说,客户到电梯了,老王突然就振作起来,腔调架势全变,把客户忽悠得一愣一愣的。最后,他带领客户参观公司各个部门,两个客户赞叹说,这次真找对了公司。

AE说,基本已经确定跟我们合作。老王不卑不亢的调子拿捏得太到位了,颇有大国外交家风范,客户走了半天,他都还在状态里。他是个演员呀。

我说,操,这世界什么人都有。

感觉老王副总经理的瘾还没有过足。

有一天开员工大会,老王也坐在后排。我讲完话,问大家还有不有什么问题,没人说话,我都准备散会了,老王站起来。

老王说,我觉得大家对客户要一视同仁,不要分什么大客户,小客户,都是衣食父母……

老王话还没有说完,我就离开了。

我进到办公室,给行政总监发了一条信息,立刻让老王走人,不然,老子走。

行政总监没有回信息。

老王走了。行政总监怎么处理的这个事情,我一句话都没问。没有想到,有后遗症,几个设计师也提出辞职,要么老王回来,要么他们一起辞职。

我对行政总监说,想威胁我,让他们辞。

行政总监说,你总是意气用事,这个公司怎么做得大呀?

我说,哪家公司大你去哪家吧。

设计总监赶紧跑来说,蒲总,你这样不行的,这人走光了谁做事情呀。

我说,大不了我亲自上机做设计。

设计总监说,你长期熬夜已经没有人形了,你看你五年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你还能熬多久?你还真以为有女孩会喜欢你饱受摧残的容颜?

我说,熬死了到头。

设计总监说,我赶紧去哄哄这几个设计师,你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行,一切我来处理,只求你不要板着一张臭脸。

反了,反了。

接连几天,公司氛围很不正常,大家看我不顺眼,我看他们没笑脸。僵持就僵持呗。

公司楼下是著名的那个旧天堂书店,门店后面,是一个咖啡厅,也摆满书。我连续几天都懒洋洋躺在里面,东翻一本书西翻一本书,混日子。公司是生活的中心,怎么样都得围绕着公司周边打转转呀。

有一个女孩,穿着灰色的职业套裙,拿着一本《博尔赫斯诗选》看,不时瞟我一眼。

我也太无聊,就说,读博尔赫斯?

她说,随便翻翻。

我问,等人呢?

她回,这些诗好深奥,一句话都看不懂。

我说,他的诗,诗人都看不懂,每首诗都是一个宇宙,写给上帝的赞美诗,你哪儿上班?

她眼神游离,说,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吗?

我说,有一家粥店,还不错。

她说,在哪里?

我说,干脆我陪你去吧。

她突然说,我住在海景酒店。

我跟她并排走,不知道该往粥店去,还是去海景酒店。那天我真是有点冲动了。进了酒店房间,我抱住她。她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窗外。

她扭过头来对我说,我没感觉。

我以为听错了。

她说,我是老王的老婆。

我问,哪个老王?

她说,你们公司的司机。

我说,靠,靠,还使美人计呀?

她说,你要是让他继续做行政专员的话,我什么都愿意。
我说,他神经病呀,那么有钱,非要当司机?

她说,他是一个完美的男人,我们都爱他。

我是,你和谁?

她说,我们几姊妹。

我转身就要出去,被戏弄了。这事情要传到江湖上去,一世英名就毁了,幸好什么都没做。

她拉住我说,求求你,让他上班吧,他都病了。

我把她的手一甩开,懒得等电梯,直接从消防通道跑下去。

活见鬼了。我打电话给AE,把我这几天耽误的工作单,全部放在共享文件夹里,我加通宵。

回到公司见六个女孩坐在接待室沙发上。

我问设计师,什么情况?哪个项目请的平面模特?

设计师说,匪夷所思,全部是老王的情人。

我说,怎么可能,老王也不是康熙大帝。

设计师说,六个人各个叫老王老公呀。

我说,这个老淫棍,才几个钱,包这么多女孩。

我走到接待室。接待室白花花一片大腿。

我说,你们找我?

几个女孩一起站起来,朝我鞠躬。

我说,什么事?

一个女孩说,我们是想找你求个情,让老王回来上班吧。

我说,老王上不上班,关你们什么事呀。

一个女孩恶狠狠说,你要是不让老王上班,我让黑社会把你公司砸了。

另一个女孩劝阻说,说这话有什么意思。

我说,深圳还有黑社会?香港电影看多了吧。

我懒得再理她们,打开办公室门进去了,脑袋里面懵懵的,这确实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力。换句话说,老王有七个老婆。我听说包二奶包三奶包四奶,我不相信老王有实力包几个老婆。

我正在办公室骂着,这个老淫棍,这个老淫棍。

一个女孩站在我门口,敲玻璃门。

我说,进来吧。

女孩坐在我面前,两条腿紧张地夹在一起。

我说,我有点懵了,到底怎么回事?

女孩说,几姊妹,我最大,我来给你说说。其实,我们都是被香港货柜司机包养的,就是二奶吧,你大概也知道,货柜司机一个月给我们万八千块钱生活费,承诺跟我们结婚,把我们带到香港定居,感觉离幸福很近似的。然后,我们就天天守着他来,有时他总也不来。我们白天打麻将,晚上看TVB,真的很无聊。老王是个好人,谁都知道老王是个好人,就经常陪我们,我们病了他去买药,陪我们去医院,我们无聊了,陪我们去逛商场买衣服,我们手挽着手,像正常夫妻一样去菜市场买菜,他会系上围裙教我们做各种各样的菜。

我说,到底是你,还是你们?

女孩说,是我们,我们几个,他每周七天,每天陪一个。我们被别人笑话,唾弃,只有老王关心我们爱护我们。

我问,那你们的香港男友知道老王的存在吗?

女孩说,知道呀,知道又能怎么样?

我问,那老王上班不是减少陪你们的时间。

女孩说,只要老王高兴,我们就好开心的。

我问,那你们几个彼此之间不吃醋?

女孩哭起来说,我们都是社会的底层,除了老王,谁会关心我们呀?

我问,老王为什么非要来上班呀?

女孩说,那是老王的理想呀,当一个白领。

我说,实在太奇怪了。

女孩说,所以老王才那么可爱。

我世界观都被颠覆了。我只好说,好了好了,我再考虑考虑吧,你们先回去。

几个女孩悄悄走了,一点声音都没有弄出来,走的时候,还把接待室沙发垫子整理撑展,把用过的纸杯全部扔到垃圾桶里。

我打电话问介绍老王来的那个朋友,我问他到底怎样认识老王的。

我朋友说,我可告诉你,你们公司那个设计总监,准备自己开公司,要挖走设计部一半人,统统被老王阻止了。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朋友说,你一定要知道吗?

我说,你必须告诉我。

我那朋友说,我把你原先公司的陈师傅挖到我公司来了,就是为了介绍老王给你。我也是帮别人,我他妈为情所困呀,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才用了这么一招。

我大概能够理解朋友的苦衷了,也真心感谢老王化解了公司可能会发生的一场动荡。

不过,我还是拒绝老王再来上班。

有段时间,深圳打击盗版很厉害,我迫不及待想看《血与沙》,听说皇岗村有一家影碟店有货,我就直奔过去。果真有那部片子,还有很多好莱坞新片,都是D9的,我一口气选了一大堆。

在选碟的时候,我听到碟架后面,有一个熟悉的声音,是老王。

老王正在给一个女孩推荐《新结婚时代》。

老王说,这里面有梅婷演的一个白领,好知性,好有气质,好有文化的感觉。

责任编辑:卫天成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