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绿蝴蝶 作者/贾若萱

发布时间:2018-07-06 17:01|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1

爸爸得了抑郁症,这让我始料未及。妈妈死后,他在家躺了三年,对,什么都不做,直挺挺地躺着,睁眼望着天花板,后来他重新开始工作,我们都以为他走出来了。有次喝醉酒,他拉着我的手不停道歉,嘴里嘟囔,对不起,王琳,对不起,你知道人活着什么最重要吗,是开心,是快乐!我以为他比我乐观。他习惯直呼我的大名,虽然我有个小名,甜甜,妈妈在世时取的,后来他再没那么喊过我。他怪我,这点可以确定。

他躺在沙发上,手脚被弟弟捆住,看到我进来,他转过脸,不想看我。我悄无声息坐到他身边,那只绿蝴蝶在手腕处飘动,翅膀似乎碎了,无精打采的,像他一样。他又看我一眼,把嘴巴闭得严严实实。

弟弟说他刚才企图用水果刀割断喉咙,我问他水果刀哪里来的,他说不知道,家里的器具明明都被收起来了。我看一眼弟妹,因过度惊吓而失控,下巴里的玻尿酸快飞出来了。她叫李沫,小名仙仙,今年十九岁,去年夏天被我弟弟从电影学院领回家,迅速结了婚。我并不看好这段婚姻,但还是念了祝词,在瑞士的一座古堡,她为我们弹了钢琴,两人正式结为夫妻。前几年弟弟做生意发了财,找过好几个这样类型的女孩,最终选择了胸最大的,虽然我一直怀疑是隆的。

很难想象爸爸已经六十五岁。我的记忆似乎还停留在幼年,他骑自行车带我和弟弟去吃冰棍,路上车胎爆了,我磕掉一颗门牙,流了好多血,哇哇大哭,他反手给我一耳光,叫我安静点。后来那颗牙放在瓶里,被阳光烤得焦黄。而我空出的缺口,再没长出新牙,只能去牙科诊所镶个假的。有次和一男人接吻,他发现我的秘密,我将这件事分享给他,他觉得十分可惜。我说是啊,太可惜了。弟弟说送我一颗大金牙,被我一口回绝,我四十岁了,驾驭不了,年轻时倒可以玩一玩。现在他也三十七了,肚子肿起来,终日应酬使他筋疲力尽,白发像割不完的韭菜,一茬又一茬。

我想到有次,大概八年前,我问弟弟,王阔,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像是身体里所有元素往外冒,滋滋地,停不下来。他摇头,抽着烟看我,你放心,我会多赚钱,给你养老,送你去最高级的养老院,丹麦也行,让你做随心所欲的老太太。我拍拍他的肩膀,拿掉他手里的烟。

“我记得你有个愿望。”他又说。

“哪一个?”我望向窗外,院子里的草坪脏兮兮的,他应该请个修理工,“我有过好多愿望。”

“你说你想四十五岁时无痛死掉。”

“噢。”我笑起来,“二十二岁写的吧。”

“大概是,我还在读高中,偷偷看了你的日记本,你写着:我恨所有人。”

我笑,“谁年轻时没有恨过全世界呀?”

“我没有。我一直都感觉不到你所形容的那种痛苦,可能我天生迟钝,在这方面。”

“关于妈妈呢?”我问,把烟狠狠摁到花盆里。

“我已经很少去想那件事了,你也不要再想。”

“他怪我,一直。我也怪我自己。我想过自杀,又没有勇气,去了那边见到她我说什么呢,但迟早是要见的。”

“他早就不怪你了。”

我沉默。

“我只希望我们能健康平安,爸爸,你,我。”

“世事难料。”

“你要活得久一点。”他看着我,握住我的手腕,“你是我最亲的人。将来我只有你一个。”

我们把爸爸抱到床上。我提议解开他身上的绳子,但仙仙不停摇头,“不要不要,也许他还藏着其他的刀。”她被吓坏了,我能看出来,毕竟她才十九岁。我十九岁时在石家庄一所高中复读,和玩摇滚的男朋友橙子同居,整天逃课乱窜。直到爸爸来学校看我,听老师讲我的种种劣迹,他勃然大怒,带我回唐县,打得我差点残废,锁进卧室里。这件事成为我们矛盾的爆发点。我依然不肯回头,一口咬定不再上学。我们的脾气又臭又硬,两个相似的人只有对抗。后来,我让王阔开门,偷偷跑回石家庄,在橙子的房间里不停流泪。我问他,你想结婚吗?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产生进入婚姻的念头,并为他当时的拒绝感到庆幸。我们同居了三年,白天他排练乐队,我去书店坐着,看些好玩的书。我们曾大打出手,抱头痛哭,年轻时的爱情暴烈又甜腥,如果这能称为爱情的话。期间他们没有找我,我偶尔给妈妈发短信报平安,她劝我早点回来,说爸爸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我表示无所谓。

爸爸小学辍学,成了社会混子,拉帮结派,和几个弟兄拦路抢劫,被砍了一刀,差点送命,手腕留下一道疤,他嫌丑,跑去纹身。妈妈是店里的学徒,给他纹了只绿蝴蝶,张着大大的翅膀,仿佛要飞到远方。爸爸在一瞬间坠入爱河,死缠烂打把妈妈娶回家,发誓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接着,他托关系进了押运公司,每天拿枪,运输钞票到各个银行。他经常吓唬我,给我老实点,小心我一枪崩了你。我的固执和暴躁都遗传自他。我无法让他满意,他希望我规规矩矩,考上中央音乐学院,光宗耀祖,我一心想成为作家,他却说作家是一群只会耍嘴皮子的穷光蛋。

爸爸的脸色沉下去,悲伤的气氛把我们围得严严实实。他抑郁了,而不仅仅是孤单,这两种状态就像溺水和游泳,无法相提并论。我曾以为我迟早抑郁,谁料爸爸先行我一步,王阔说都是基因问题,早已注定,如同死亡和出生。我解开绳子,爸爸一言不发,平静地躺下,任由我把毯子盖到他身上。

“你们都出去吧。”他缓缓侧过身子,“我想自己呆着。”

我让王阔和仙仙先出去,关门的瞬间,爸爸发出轻微的呜咽声,我得和他聊聊,虽然我不知道说什么。我们快半年没见了,上次见面是在我租的房子。他说想去看我,一个人去,弟弟给他买了高铁票,从石家庄到北京,一个半小时。他上车后,王阔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他。我急忙请假,赶回家,把男人的东西收拾干净,打扫时才意识到,我和每个男人的恋爱时间超不过半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爸爸在北京西站下车,我接到他,开车在北京转了转,一路上我们没有交流,他把车窗摇下,一动不动地望着街道。我知道他有话对我说,比如,我为什么不结婚,再生个孩子。但他没有问,我也沉默着。

“你最近有没有特别想做的事?”

他摇头,鼻梁周围一片浅棕色的斑,点缀在他黝黑的皮肤上。妈妈总说他像印度人,因为他眉骨高,眼窝深陷,鼻梁也挺拔。他年轻时算好看的男人,妈妈也是好看的女人,又都出身农民家庭,般配得无可挑剔。以前我们住在唐县,一片平房里的一小间,她总为他熬冬瓜玉米汤,满屋子香味。她喜欢穿红色波点裙,戴一顶渔夫帽,像画报上的时尚女郎。有人说她和明星相比毫不逊色,我以为她总有一天会去拍电影,王阔说他也这样想过,如果她还活着,他会拿出一笔钱送她去好莱坞。

我抓住他的手,想把他拉回现实世界,“跟我说说话吧。”

他摇头,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我的心下降得厉害,虽然是初夏,还是感到一股寒冷,从他周围缓缓扩散。

 

2

很长一段时间,我每天做相同的梦。妈妈穿着红裙子,在雪地里走来走去,雪花依然在飘落,蓬松柔软,落在手心也不融化。她的身躯十分高大,我只到她膝盖处,她跪下来,打量我,想把我抱起来。我总在她指尖碰到我皮肤的瞬间惊醒,眼前先是一片白,然后视力才渐渐恢复。

我在王阔家住下了,方便照顾爸爸。本来不想这样,但仙仙强烈要求我留下,她以为我能控制局面。我偶尔和她聊聊电影,才知道她学导演,不是表演。她说王阔会给她投资拍电影,让我做编剧,我满口答应,毕竟是做这一行的。每当别人问起我的职业,都觉得难以启齿,甚至不敢相信真的成为写字的人,实现了年轻时的梦。然而,我不想拿这件事给爸爸重重一击了,我的确想过让他颜面扫地。但年纪越大越发现,一切都没什么意义。

两个月过去,正式进入盛夏,热空气使人昏昏欲睡,大多时间,我困倦地躺在床上,四肢乏力,什么都不想做。这段时间,仙仙查出已有一个多月的身孕,王阔兴奋得像个孩子,联系各种月子中心,做比较,商量去哪个。她决定等肚子大了再去,先在家养着,于是又给她请了一个保姆。我看着她欢呼雀跃的眼睛,跟着开心起来。爸爸也是,身体像泡在温泉里完全舒展,话也多起来,有时候能对仙仙唠叨一整天,叮嘱她饮食问题。这是个好兆头。有次我带他去医院复查,医生认为坚持服药,很快就能痊愈,但我对此半信半疑。

仙仙的肚子越来越大,偶尔有孕吐反应,她不再化妆,规律作息饮食,看上去成熟了许多,也许妈妈的身份可以改变一个人。王阔的越来越忙,一两个礼拜才回来一次。每次出门,仙仙都要哭,求他别走。王阔只能拜托我照顾好她和爸爸。

下午,我通常陪爸爸在院子里晒太阳,仙仙在屋里上网或自拍修图,一老一少两个护工在树荫下坐着,像一对母女。我喜欢这个院子,有归隐山林的舒适感,而后院杂乱无章,阴森森的。王阔在这里支了几张大床,我们躺在上边,阳光贴过来,初夏的风温柔恬静,树的影子跳来跳去。这种感觉真好,除了爸爸的病,一切都不用愁,也许真如医生所说,很快就能好起来。我扭头看向他,他躺在三个枕头上,闭着眼,脖子的肉挤到一起。我又看到那只绿蝴蝶,似乎随着皮肤的松弛淡化了,妈妈留下的痕迹越来越浅,这使我十分诧异。我挣扎了十八年,一开始,她的死压得我完全崩溃,后来我试着原谅自己,渐渐地,痛苦变成皮肤上的疤,偶尔疼一疼。爸爸肯定也是这样吧。

“我很少梦到她了。”有一次,他望着前方,喃喃自语,我还是听到了。

为了让他恢复得更快,我带他散步,钓鱼,打太极,他偶尔对我笑一笑,我竟有种此生无憾的感觉,想来大概是他总对我阴着脸的原因。但我们依然很少交流,他没什么话对我说,就算有也无法表达。妈妈死后,他把怒气迁到我身上,不停毒打我,把我赶出家门,警告我永远别回来,否则见一次揍一次。我跑到北京,呆了差不多十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这足以稀释我们的亲情。我做过玩具工、打字员、KTV公主、酒吧驻唱,最后攒了点钱,报了个电影编剧班,培训结束后在影视公司辗转。中途我只和王阔联系,他在石家庄读完大学,买房子,创业,混得风生水起。他劝我常回家看看,我回去了,爸爸没有愤怒,也没有喜悦,他老了,打不动我了,像一个软弱无能的老兵,喝酒喝得很凶,一醉就要讲妈妈年轻时的事,我看着他的白头发,心里说不清什么感觉。

我曾无比渴望他的认同,遗憾的是他从没满意过,后来我索性放弃,随波逐流,直至他觉得我无可救药。我们的关系就像一场拉锯战,拼了命想赢过对方,好证明谁对谁错。可世上的事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等我们明白时已经晚了。我又想到上次他去看我,到家后,他坐在沙发上叹气,弓着背,阳光落在周围,衬得他更加衰老。我给他倒水,他紧握杯子,最后轻轻放到桌上,一口没喝。坐了几分钟,他让我送他去车站,连午饭都没吃。事后王阔告诉我,回去后他哭了一场。

 

3

“我们开个宝宝庆祝会吧!”仙仙怀孕四个月时,王阔请假回家,要带我们出去玩儿一圈。

“去哪里?”

“就近,北戴河吧?”

王阔买了四张机票,下午三点起飞,本打算开车去,但仙仙和爸爸的身体不适合长时间颠簸。说走就走。我们收拾东西,开车到机场,领了登机牌。上飞机后,耳朵嗡嗡作响,眼睛却睁不开,我感到身体飘起来,在黑暗里游荡,然后我看到了橙子,他穿深蓝色海魂衫,头顶抹着发胶,周身一片明亮,冲我走来。我清楚这是梦,我告诉自己,醒醒,快醒醒。紧接着我睁开眼,昏暗的飞机舱十分安静,空姐推着饮料车穿过。我怎么会梦到他呢,实在匪夷所思。前段时间他去北京出差,在我租的房子见了一面,我其实是不想见的,但他执意要来。他在环保局上班,结了婚,有了孩子,肚子鼓起,摇滚范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非常缓慢地脱掉衣服,一起洗澡,想找寻年轻时的激情,躺到床上后却都没了兴致。没办法,身体在走下坡路,他感叹,让我看他儿子的照片,我笑笑,说对繁殖产物没兴趣。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充满惋惜。我再次为他曾拒绝我的求婚而庆幸。

“还好吗?”空姐问我。

我点头,要了一瓶雪碧。播报响了,提醒飞机即将降落,乘客做好准备。爸爸正低头看报纸,我才发现他的眉毛已变成灰白色,绿蝴蝶突然有了生机,在他手腕处闪烁。仙仙趴在王阔肩头睡着,他们一脸疲倦。太累了对不对?我在心里想,漫长的人生就是一个无底洞,跌落的同时也在失去,我们都无法真正拥有什么。

北戴河的空气又湿又咸,我们租了栋小木屋,打开窗户能看到黄昏的海面,像撒了一层荧光粉,沙滩上没几个人,光着脚走来走去。王阔摸着仙仙隆起的肚子,问她想吃什么,要亲手做。

“什么都可以,亲爱的。”仙仙亲了他一口。

“海边有没有鱼?”爸爸突然问。

“什么?”

“海边有没有鱼,我想去钓鱼。”爸爸说,“我带了鱼竿和鱼饵。”

“大概是有。”我说,“可以海钓,你想出海吗?开一艘船去海里钓鱼。”

他摇头,“我想在陆地上。”

“有。”仙仙说,“有那种地方,掏点钱可以钓,钓到的鱼还可以在那儿的厨房做。”

“怎么样,想去吗?”王阔问。

爸爸点头,咧开嘴笑笑。总有人说我和他一个模样,都是小眼睛单眼皮,而王阔遗传了妈妈的美貌。

租了辆车,我们打算开车在海边转转,然后去度假村钓鱼。地势不平,路面倒是很干净,交警们套着橙色马甲站在路边,指挥行人,背后是一片深蓝色的海。我摇下车窗,看着落日缓慢坠落,周围厚重的云彩像是油漆刷上去的。

“还不错。”仙仙说,“以前北戴河是度假的好去处,这几年有些堕落。”

“毕竟好玩的地方越来越多,不能比。”王阔说。

爸爸坐在我旁边,抚摸手腕处的绿蝴蝶。当年,妈妈有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是乡村小学教师,爸爸不管不顾对她展开追求。他信誓旦旦,这辈子我只爱这个女人,其他兄弟唏嘘不已,认为他头脑发热。谁知他一追就是四年,每天站在门口等她,送她上班,不管天气多恶劣。终于,妈妈同意和他约会,但他必须找份正经工作。

我有时会想,如果妈妈没有死,爸爸是不是依然爱她,死亡让回忆变得珍贵,但实际生活琐碎枯燥,没几个人真正受得了。我闭上眼,湿漉漉的海风扑在脸上,体内升起一股奇异的力量。我总是不能相信我四十岁了,时间的重锤敲在身上,十分急迫。虽然他没说,但我知道他想让我结婚,再飞速要个孩子。我对这两件事充满质疑。我无法和男人建立长久的亲密关系,不是我厌烦他,就是他厌烦我。何况我不需要心理慰藉,生理方面也有许多解决途径。至于孩子,我能否成为合格的母亲,是未知的,我不能放手一博,更不能抱着侥幸态度,以至于悲剧代代相传。试想一下,我愿意生出我这样的孩子吗,答案是否定的。没有谁比我更厌恶自己。

找到一个度假村,里面有一片深水湖,湖里是专门养殖的鱼。天色有些暗了,湖边的人提着钓上的鱼,陆陆续续离开。我们掏了钱,坐在湖边,看爸爸拿出鱼竿,放上鱼饵,甩进湖里。湖的尽头是葱郁的树林,上空有一只蝴蝶风筝。太阳还没完全落下去,隐隐的月亮影子爬上来,挂在暗蓝色的边缘。他坐得笔直,湖面平静忧郁,没有鱼上钩。

“我们的宝宝叫什么名字?”仙仙问。

“我还没想好。”王阔说,“这得好好想想。”

“姐,你帮我们取吧。”仙仙拍拍我的肩膀。

“我也得想想。”我说。

“我也会帮忙想想。”爸爸回过头说。

“好啊,谢谢爸爸。”仙仙说。

湖面动了一下,一条鱼上钩了,爸爸抓着鱼竿,使劲往上挑,但它最终还是跑掉了,鱼饵被吃得干干净净。“太狡猾了。”爸爸说。

“这种地方的鱼就这样。”王阔说。

仿佛在一瞬间,天完全暗了,湖面恢复平静,底部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到。远处的灯火亮起来,像跌落的星星。仙仙被风吹得冷,王阔便陪她去大厅休息,整个岸边只剩我和爸爸两个人。

“我喜欢小孩。”爸爸说。

“嗯。”我点头。

他叹了口气。

我曾怀过一个孩子,在我还没感受到她的存在时,就被医生取走了。那时我和橙子的感情出了问题,晚上,我在浴室洗澡,想着如何把这件事告诉他。不知道对我们来说,怀孕是惊喜还是噩耗,唯一清楚的是我们都不怎么喜欢小孩。裹着浴巾出来时,他正和另一个女孩在沙发上接吻,衣服脱了一半,他看看我,并没有停下,我突然就释然了,什么都没说,穿好衣服收拾东西离开。外面下着大雪,路灯的影子拉得很长,我在小区旁边的山上呆了一晚,差点冻死。清晨,我拉着行李箱,在医院门口坐着,看着来来往往上班的人,突然有些想家,便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要回去。地面的雪冻得很硬,我跺着脚,听她哽咽的声音,她说,今天就回来吧,坐客车到唐县,我让你爸爸接你。爸爸的声音模糊不清,但能感觉到他的怒气,我的心又揪起来。

打完电话,我走进医院做了人流,并不怎么痛,但是很凉,我望着天花板,使劲分开双腿,希望自己晕过去。完事后,医生给我一杯热水,叮嘱我好好休息。外面太冷了,雪依然下着,呼啸的北风割过我的脸。我到客运站,买了一张回唐县的车票,几乎站不稳,这时才感到疼痛,有东西从我下体不断流出,但我没有力气处理,只好上车,找个位置坐下。司机说下午三点发车,让我先去吃午饭,我摇头,问他什么时候到,他说这种天气谁也不确定。

车内开着空调,玻璃表层氤氲着雾气,我拿袖子擦干净,瞥到窗外白茫茫的大雪,右眼不安地跳起来。我渐渐睡着,先是梦到有人在用刀子刺我,又看到唐县的平房,屋顶上空一只绿蝴蝶飘来飘去,最后变成绿色的烟,我伸手,想握住,却摸到一团硬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还是觉得恐惧。醒来时竟然晚上八点,足足开了五个小时,白色颗粒包住这座小城,也压住我的心脏。

“其实我没有抑郁症,对不对,我这种人怎么会得抑郁症呢,不是所有想死的人都有抑郁症。”爸爸说。我抬头,发现月亮变成了红色,和那晚一模一样。蝴蝶风筝不知飘到了哪里。

“医生说你很快就能恢复。”

“恢复?”爸爸笑了笑,握紧手里的鱼竿,“你觉得我真的能恢复吗?”

“当然。”我说,“几乎所有的病都能治好。”

“在经过那样的事之后?”他把鱼竿提起,又放了一块诱饵。

一阵风吹来,冷得厉害。我低头,踩脚下的泥土。依然没有鱼上钩,湖面像是凝固成一块黑色的琥珀,月亮的倒影安静地倾泻。在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之后?我在心里默念这句话。

那晚,妈妈不见了,她是去接我的路上出事的,因为爸爸不肯去。她在树林里躺了一夜,第二天找到时,光秃秃的身体已经冻硬,她的手紧紧攥着,掰开后看到一条项链,很久之前爸爸送她的礼物。警察说要严惩凶手,然而到现在也没查出,有人说是路过的生意人起了歹心,有人说是县城的流浪汉干的。爸爸无法接受,把一切归咎为我的责任,所以我离开唐县,去了北京,不愿意回来。直到王阔在石家庄买了房子,把爸爸接过去,才与过去渐渐分离。

“我不能再振作起来了。”爸爸说,“我不想振作,太辛苦了。”

“我知道。”我点头,坐得离他近一点,握住他的手,抚摸他的绿蝴蝶,他砂纸一样的皮肤很凉。

“我年轻时一直希望你有所作为,因为你和我最像,王阔就不一样,他有你妈妈乐观的那部分。”

“我想要的很简单。”

“我知道。”他拍拍我的手背,“我很久之前就知道了,但我一直没告诉你。”在黑暗中我们看不清彼此脸上的表情,“很多事情不用揪出谁对谁错,对不对?或许每个人都有错。”

“对。”我说,感觉全身的汗毛立起来。我有点想流泪。

鱼竿狠狠动了一下,我松开爸爸的手,看他把一条鱼提上来,甩到桶里。桶里没水,鱼来回蹦跶,嘴一张一合。对面的树林影影绰绰,随着风的节奏来回摆动,发出簌簌声响。湖面震动起来。

“好一条大肥鱼。”爸爸说,“怎么能长这么大呢?”

“还钓吗?”

“不了。”爸爸摇头,“仙仙他们应该饿了。我们去吃晚饭吧。”

饭店的灯火透过窗射出来,地面变成暖黄色,院子里停满了车,几个年轻人坐在车顶喝啤酒,其中一个女孩弯腰呕吐。我们沿着石子小路走到大厅,全是高声交谈的人。王阔和仙仙坐在沙发上,冲我们挥手。我们走过去,展示桶里的成果。

“吃酸菜鱼。”仙仙说,“我一直想吃酸菜。”

“酸儿辣女。”我说。

“我还是喜欢女儿。”她摸摸肚子。

王阔把鱼送到厨房,“排队的太多,厨师忙不过来,我们还得等一会儿。”然后我们重新坐下,穿过玻璃门望着外面。院子里的照明灯是葡萄状的,有紫色有绿色,一圈圈光影在周围晃动。这时,音乐突然响起来,是首躁动的英文歌。外面的人们很快聚集在一起,排成不规则形状,摇晃身体。

“音乐节?”

“也许是搞的什么活动。”爸爸说着,站起来,朝外面走去。我们跟在他身后。他推开门,顺着台阶走到人群旁。他观望了一会儿,队伍里大多是中年人,难以想象他们会在院子里蹦迪,那几个喝酒的小年轻搂作一团,互相抚摸身体,其中一个脱掉衣服,露出深紫色的胸罩。爸爸冲我们笑了一下,指指前方,跟着他们跳起舞来,颤抖的膝盖仿佛用尽所有力气。我看着他滑稽的舞步,有种预感,他很快就能好起来。

这时,远处的天突然被焰火照亮,跌落的瞬间又暗下去,不知哪里放的,类似节日的氛围在周围扩散。人们抬头,发出震耳欲聋赞叹声和鼓掌声,并没有停止脚步。我很久没看过这样热闹的场面和清澈的夜空了,阵阵海风吹来,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感觉像是下过雨,走了很远的路。我突然想,如果我年轻时没有离经叛道,留在我身边的男人会是什么样的,我会不会生一个孩子?永远没有答案了,人生始终朝前走。我回头,仙仙和王阔依偎在一起,烟花绽放的瞬间,脸上的表情平静又安详。我知道他们在幸福着,在这个城市,这个夜晚,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重要。

责任编辑:卫天成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