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夏天的一种虚饰 作者/黄集伟

发布时间:2018-07-09 08:55|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2018(第27周)2018-7-2~2018-7-8

 

本周单字催,催婚的催。上周至本周,“单身税”话题引出讨论,抢眼的一句顺口溜说:单身不是罪,但是要交税……跟邻国日本征收单身税消息相隔不到一年,本地的“单身税”来了,“最近的个税改革,起征点从3500上调到了5000,感觉税赋减轻了。但没察觉到的是,设立了专项扣除,其中子女教育支出可以抵税。也就是说,结了婚有孩子的,比起单身狗,可以少缴税——这被不少专家解读为是一种隐性单身税。”

面对这“隐形单身税”,另外一个阐述,将其解读为“国家正式催婚”。当“子女教育支出可以抵个税”这样的隐形单身税被阐释为“政府催婚”,一个意思多出好几层意思,而当“世界各国催婚套路一览表”这样的数据分析进入大众视野,“单身税”话题的复杂性也再度升级……语文学得一般般,思辨力分辨力一般般,有点晕。也许,这个“隐形单身税”或“国家要催婚”的解读,不过是未来正版单身税的预演?

 “单身已经很惨了,你还要我交税?”“我凭本事单身,为什么多缴税?”“国家分配给我对象我就结婚”“这个国家对单身狗充满了恶意”“我以后不仅要忍受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还包括国家”……各路吐槽目前只是情绪宣泄,不过,脱单、寻找理想爱人、组建美满家庭这事儿,本身就很情绪吧?难道它理性得是要去论证哥达巴赫猜想?

“当单身的多了,肯定有办法收回来,比如阿喵阿汪也算是家人啊,于是庆生、满月,又庆生,又满月,又庆生……子子孙孙无穷尽也"……这个笑话,是一年前咱们议论邻国单身税时一位饭友转发的,我从那云淡风轻的谈吐里,恍惚听见一丝丝咳唾生风的潇洒,真潇洒、假潇洒说不好,反也蛮潇洒。

 

▍我们无法真正在事前辨别出他们

来自作者张丰专栏文章,谈及上海黄姓男子持刀砍杀小学生事件,作者认为,法律惩罚、校园安保等,都是“必备的功课”,但同样重要的,是要警惕“一些错误的想法”,诸如“让那些无业、无能的外地人,离开上海”“还我们一个安全的环境”均在此列,而且是“危险的想法”:“不管我们是多么‘恨他们’,我们都无法真正在事前辨别出他们。事实上,或许就不该有‘我们’和‘他们’这种对立阵营的想法,因为‘他们’也是‘我们’中的一员”……复数名词“我们”“他们”等本就属于高语境依赖词——定义稍有含混,以为他们不是我们、我们不是他们、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那就瞎啦,那从语文上先就自欺了。

 

▍网红抑郁潮

来自36氪本周推荐,前不久,“YouTube顶级网红却纷纷公开表示自己已经不堪重负”,或苦不堪言,或抑郁成疾。专家认为,“在像YouTube这样高度竞争性、面向前端的领域,心力交瘁是常见的现象”,解决的唯一办法是放下——可谁又曾真放下?或者,在槺槽跳米槽后,再跳回去?

 

▍我就想给他们每个人嘴里塞一颗溜溜梅

来自作者喃酱文章,吐槽本届世界杯那些让人印象深刻的洗脑广告,喃酱说:“用20年前的方式强行为现在的观众洗脑,也一样会引起年轻观众的厌恶……经过这届世界杯洗脑广告的轮番轰炸,我确实记住了不少品牌名称。但你要问我真的确定知道为什么要上马蜂窝了吗?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就想给他们每个人嘴里塞一颗溜溜梅”——经作者提醒,“溜溜梅”的冲动好多人也有啊,那些知乎那些马蜂窝哪儿叫广告啊,那不就标语吗?

 

● 都别吵了,

亲属称谓的各路方言里,

只有“大姨妈”才是毋庸置疑的通用标准语。 

(沈宏非)

 

● 外卖小哥给外卖小哥送外卖是什么体验?

(Dabula )

 

● 你是可以复制我的能力,

但是,

你有那么大内存来粘贴吗?

(脱不花转)

 

▍白板面试

来自作者Vivian Wang文章。所谓“白板面试”,“指的是在面试时不依赖外部参考,直接在白板上手写程序。Google、Amazon等知名科技公司都在采用白板面试的方法面试应聘者。然而,业界对于白板面试却有诸多吐槽”……其实,对其它行业而言,“白板面试”大可借鉴试用——比如应试厨师当场做一款黑暗料理、应试文员当场写一则爆款软文、应试骗子当场编一段推销大保健贯口?搞不好还真能一网打尽天下英才。

 

▍我们对平凡的人生充满愤怒

来自作者从易本周文章,文章从“热搜制造机”《创造101》落幕、话题人物杨超越出道说起,探讨话题参与者在咳唾生风旁议、热议中所裹挟的个体经验:杨超越跟我们自己其实很像,或许“不是杨超越过分,只是我们对平凡的人生充满愤怒”……这种个体愤怒的投射,刚好就是俗话“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席慕蓉《戏子》)之类的升级版?而且还是一种负优化?(见下条)

 

▍负优化

手机常用术语,望文生义地讲,“负优化”是“优化”的反义词,意指手机后台运算程序优化后反不如优化前——从专业上看,这么说不标准,不严谨,可这不严谨本身,或许反会让这术语大面积传播,比如已有专业人士警告说,不少产品(不局限电子产品)的“负优化”,其实是人家好不容易摸索出来的赚钱模式……有点瘆。

 

● 我觉得自己已经把整个灵魂给了别人,

而人家却仿佛把它

当作一朵花似的插在钮孔上,

一种为虚荣增加魅力的装饰品,

夏天的一种虚饰。

(晚宁转《道林-格雷的画像》)

 

● 坚持格格不入,坚持虚空自悟,坚持着。

(鹦鹉史航)

 

●  大家都在津津乐道一部最近火热的电影居然能够电影局过审,

这是已经自我固化了被审查意识了。(黄阿狗)

 

审查在改变你的大脑。

(哲郎) 

 

▍会想拿西瓜塞他鼻孔

语出饭友帮主胡子饭文:“我真的超讨厌任何人用‘女孩’代称全体女性,特别是那种“女孩们怎样怎样”的文章,会想拿西瓜塞他鼻孔”——称谓的混乱,是评估体系混乱的一部分,这种混乱,还导致诸多现汉熟词不断被污化——首当其冲的,怕非“小姐”一词莫属,而由污而清的现汉熟词则少之又少(我居然只想起“吃货”一个)……“躺枪词”越来越多,“转正词”寥寥无几,词语界HR压力好大。

 

▍洗涤文学

来自作者晏文静文章。前不久,“家居清洁品牌 SWIPE 和十位香港作家合作,让他们每五位一组,分别以厨房清洁用品和浴室清洁用品为主题,创作了十部55 字的洗涤文学……大部分的作家都把洗涤文学理解为写一段有意思的广告语,而且这些广告语还都牵强附会。“应征作品中只有两位作家(彭浩翔+有心无默=见附2)写出了55字的”小说,不仅其惊悚指数、脑洞指数双高,且极具阐释弹性,他们笔下的那55个字比好多作家的数千字都诱惑。

 

▍不热就行啥TM娘炮不娘炮的

来自饭友转发的一张网络图片,上为图片(遮阳伞)所印文字。本周,全国多地进入盛夏高温蒸烤模式,去年夏天曾广泛讨论过的“男士要不呀打遮阳伞”话题重被唤醒……它当然不是“撑洋伞派”的回应,可自带混不吝气息外,还义正词严:就打,你还说啥?

 

● 《Clean Start》/彭浩翔

 “擦干眼泪,把须后水、领带丢进垃圾袋,洗净纠葛旧情斑渍。

即使警察在浴室搜证,盯着她眼睛,也没有再找到一丝痕迹。”

 

●《……》/有心无默

“倘若当天,我有把厨房洗干净,

也许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我自责地说。

“对啊,

茉莉柑橘味一般都能够盖掉人肉味。”

我身旁的僵尸说。呜、呜呜。

责任编辑:向可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