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我表面上热情似火,背地里是个社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7-11 15:30|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我特别怕收到微博私信。

有读者在微博上关注我,第一句话就是:你是真的李开春吗?不会是假号吧?

我说真的,我是李开春。

对方就会接着问:你粉丝怎么这么少,连1w都不到?

我说没有,没人认识我。

对方一看我这么亲民,往往会抛出第三个问题:我们互关吧!

这时候,我只能颤抖地退出微博界面,以免他继续问下去:面基吗?

我不是高冷,我只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跟陌生人打交道。

其实,我不光在网上没人认识,私下里也没什么朋友。

对我来说,认识新朋友约等于自杀。

对,我是个轻微的社交恐惧患者。

今天我不讲别人的故事了,我想和大家聊聊我自己。

 

当社交恐惧的人打招呼

我们公司在五楼,每天上班,看到电梯从B1上来,我就很紧张,生怕同事在楼下停了车和我坐同一班电梯。

碰到同事之后,我们的对话是这样的:

他:早啊。

我:嗯嗯。

他:今天好热啊。

我:嗯嗯。

他:中午一起吃吗?

我:嗯嗯,啊不……

他:不什么?

我:不……不错。

因为太恐惧,我都想攒钱买车了。至少在B1层见到同事,我还能先在车里躲一会儿。

和不太熟的人打招呼,就更可怕了。

对方迎面走来的时候,我不知道是该躲起来,还是装作没看见。

有一次下足决心和对方打了个招呼,结果太紧张,叫错了名字。

那时候,在旁边的另一个同事听到了我的呼唤,缓缓地抬起了头。

我们三个人,就这样,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但世上最恐怖的事,还不是打招呼。而是,你们明明刚打完招呼,马上又碰到了。

有一次,我和同事在办公室碰完面,就去了卫生间。我正准备出来,透着门缝看到了对方的鞋子。电光火石间,我重新关上了门,在里面待了5分钟,直到对方离开。

我现在上厕所,都挑人少的时候。

 

当社交恐惧的人试图寒暄

我出门,最怕碰到认识的人。

上次假期,我去逛超市,刚好碰到了初中同学。

她:嗨,这么巧。

我:嗨。

她:你最近怎么样?

我:还行。

她:你一个人逛超市吗?

我:嗯。

她:想买什么?

我:菜。

她:要做饭吗?

我:是的。

她:这么厉害,那我先走了,你慢慢逛~

我:好,再见。

和那个同学告别以后,我很惭愧,觉得自己好像很不好打交道。

幸好隔了几天,我们又碰到了。我发誓,我这次很热情。

她:嗨,又碰到了,出来玩吗?

我:嗯,去找一个高中同学,你认识吗?就是我们初中十二班那个头发长长眼睛大大的女生,我们准备去看一个电影,据说特别好看,是讲杨贵妃的,之后我们还准备去那家特别火的烤肉店吃饭,晚上还想去酒吧喝一杯……

她:……好,再见。

 

当社交恐惧的人想说话

我高中的班主任是物理老师,每次对完答案,讲到我错的题,他就会问:“这道题有人不会吗?没有我就不讲了。”

这时候,我就会默默把试卷上的红叉遮住,悄悄把同桌的卷子扯过来看。

我不光自己不敢说话,还不敢打断别人说话。

过年同学聚会,大家在KTV唱歌,我临时有事,想回去。

正准备走,有个同学点了首歌,前奏刚响起来,我觉得现在走不合适,就坐下来听。

那首歌是《情歌王》,十几分钟吧。

好不容易等他唱完了,掌声雷动,我刚要说话,另一个同学站起来了,说我也来给大家表演一首,我又坐了下来,眼看他重新点了一遍《情歌王》。

我恨死古巨基了。

 

当社交恐惧的人吃饭

我高三的时候,有一个特别好的阿姨,怕我学习太累,营养跟不上,就过来给我做饭。

但我饭量小,每次只吃一点。

阿姨:是不是不好吃?

我:不是不是。

阿姨:不好吃你就告诉我。

我:没有没有。(拼命吃饭)

一个月过去了。

我妈: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我:……

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不能光吃,还得学会沟通。

我:阿姨,那个,菜太多了。

阿姨:嗯?

我:啊,我觉得就做一个菜就行,炸茄盒好吃。

结果,接下来的两周,我每天中午都在吃炸茄盒。

那一阵,我看谁都像茄盒。

吃饭这个难题并没有随着我长大而解决。

如今在公司。

同事A:中午一起吃饭吧。

同事B:好啊。

同事C:嗯嗯。

我:啊……好。

同事B:我现在不怎么饿,我们晚点再点吧。

同事A:好啊好啊,我也不饿。

同事C:嗯嗯。

我:啊……好。(肚子咕噜咕噜地叫着)

 

当社交恐惧的人买东西

社恐患者最怕的人,是服务人员

逛商场。

导购:你好,想买什么?

我:啊……我就随便看看。

导购:您想看哪一类商品,我可以帮您介绍。

我:emmm……那我还是不买了。

拒绝是不可能的,我这辈子都不能拒绝服务生。

上次我一个人吃饭,去前台点单,服务员问我打包还是堂食,我说在这儿吃。

对方可能没听清,和我确认了一遍:这位小姐,带走对吗?

我:啊……好。

东西买错也是不能退的,有时候走出超市,发现忘了买某件东西,我会绕路去另外的超市买,回去是不能回去的,不能在同一家超市连续逛两次,怕碰上刚见过的人。

但这些都不算什么。

上次我在街上走,遇到一个白鞋神器的推销员。对方一个箭步冲过来:“小姐买白鞋神器吗?特别好用,您看您今天穿的鞋就可以用,我给您试一下。”

然后不由分说蹲在地上给我擦鞋。

我:……

最后我实在不想让他擦鞋了,买了两包回去。

 

当社交恐惧的人谈恋爱

对于社交恐惧者来说,恋爱刚开始那段时间,是最难熬的。

比如,每次给(前)男朋友打电话,我都要做10分钟心理建设。

我:我一会说什么啊?会不会尴尬?要是他也不说话怎么办?我要不要先想好说什么啊?

后来往往是(前)男朋友主动打过来:“你不是说下课给我打电话吗?”

我:“啊……那个……我忘了。” 

我有一任男朋友,也是“社恐”患者。

我们俩刚在一起的时候,并排走在路上,沉默了好久。

他突然掏出手机开始打字。

然后我的手机响了。是他给我发了一条消息:你想吃什么?

我觉得他有病。

然后在手机上回复他: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

我们俩就这样,用手机聊了一路。

我在写这篇稿子的时候,佩佩跑来给我提供素材,说她也社交恐惧。

我表示不信,毕竟年会酒桌上,她可是主动跑去和领导情歌对唱的人。

“真的,我觉得每个人都有点社交恐惧。”她说。

她碰到各种服务人员,都会一秒被打回原形。她会变得特别特别乖巧,一直微笑,非常可爱,声音也会变嗲。

“我朋友还以为我在勾引服务员。”她说。

我很惊讶,我还以为只有我有这个病。

但对于我们大部分人来说,以上种种“社恐”表现,不过是一种处世方式,算不上疾病。它往往是因为无法拒绝他人的好意,也不知如何回应别人的热情。

当我们真被逼上绝路,不得不沟通的时候,也还是会鼓足了勇气。

但那些并不需要克服“社恐”障碍的时刻,就随它去吧。

PS:本文没有拿真正有社交恐惧症的人开玩笑的意思,如果真的到了“症”的程度,请一定要看医生。

责任编辑:ONE文艺生活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