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广告

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都是捕风,都是虚空 作者/苏更生

发布时间:2018-10-18 14:31|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诺顿,你好呀。我在屋子里,裹紧了身上的毯子,即便穿上了毛衣,依然不够暖和。北方的秋天短暂,几乎转瞬即逝,只是冬天的前哨,天气很快就凉了,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一天比一天更短,也更冷。北京的冬天是灰暗的,一切都将会成为灰色的阴影,覆上灰色的尘埃。

我关紧了门,也关紧了窗。

有天晚上我被噩梦吓醒,坐在床上,心脏跳得激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梦到了什么,只觉得恐惧变得巨大,只能大口喘气。打开灯,房间依然安全,没有任何吓人之处,但是我的脑袋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却无从而知。

诺顿先生,有时候我想,对自我的无知让人害怕。我们与自己日夜相处,却意识不到在身体里发生着什么,想来有些骇然,但是这样可能也不是坏事。繁杂的意识会阻碍我们行动,把一切都想得太清楚,又是何必?我们的大脑或许本身就不是为了处理所有的信息而准备的,只处理部分简单的、浅层的想法,而更多的需求,则藏在大脑深处。这或许是某种迟钝的自我保护。

我们很早就说过,可以表达的才存在,那些未能说出口的,甚至来不及成为念头的信息,遗失在脑海里,那么它们真的不存在吗?我想语言学家或许会这样说,但是我并不同意。到了某个时间,一切都会显现,或许是梦,或许是灵感之类的东西,那些终将来临的讯息如泪迫在眉睫。

我偶尔有些急迫,想要过早地知道答案,但是这并没有用。命运不为人左右,大脑同样如此,不管如何期待、不可渴望,我们都无从知晓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在左右为难里,套着公式猜测。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句话为什么要说出口——不,我们不知道。这一生里的冲动和错误,我们都以为可以找到答案,但是我们其实并不真的明白自己。在大脑里,真实和谎言同样不可信。

有时候我想,如果自我意识如此复杂,那么人是可信的吗?黄昏的时候推翻清晨的念头,入睡时否定中午的感受,这一切太轻率,人值得信赖吗?或许我们可以相信人性,而不信任人。人性向来如此,善与恶,罪与罚,而具体到某个人身上,则难于预估得多。这么说起来,一个人或许是出尔反尔,背信弃义,但是人性不会。这样想来,我安心了许多,诺顿先生,我们可以对某个人失望,但是却不会对人性失望,也就不会对世界失望。

我们可以将一切错误推到某个人身上,却不用对世界唉声叹气。愤怒也是一种表达,比失望要轻松得多。或许是我选择了某种捷径,不用触碰黑暗,但是此刻,我是真的这样想,并且觉得松快。我是个凡人,不必质疑从古至今的人性,这是神的工作。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猫在打呼噜。诺顿先生,猫也会打呼说梦话,不知道它们会不会做梦,梦里会不会有我?在过于动荡的意识世界里,我们实在难以寻得片刻安稳,但是我尽量为自己找些稳固的东西,在日常生活中体验到快乐,学会打发时间,学会安排无聊,学会和自己好好相处。

这都是我不曾学习过的东西,在学校里没有任何人教过我。只有自己东奔西跑后,才意识到,人最需要学会的,不过就是安顿好日常生活和腔子里的那颗心。只有如此,才会不忧惧,结结实实地睡觉。我想得有点太多了,多得超过了大脑的负荷,这不是件好事。我总希望自己再聪明一些,但是聪明也不见得全是好事,凡事追根究底,凡事讲究策略,这太累了,让我只想躺一会。

不重要的事情,我们就得过且过,不必追究的感情,我们就姑且由它去。不过我相信,如果一件事足够重要,那么时间一定会给你答案。头脑会以我们想不到的方式告诉自己,原来结果是这样。人总为了得到某个确定而焦虑,为了某个答案而苦恼,诺顿先生,这没有必要,我反复地劝慰自己,时间本身就是答案,我们只需与之共度,凡人不必追问更多。

都是捕风,都是虚空。

我们必须从梦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走出门去,不畏寒冷,步履不停。每走出一步,就像和土地交谈,一步一步,走下去。即便前方依然是寒冷,依然是灰暗,但是也没什么关系,时间就是这样,流逝,不停,人也应该如此。

诺顿先生,你最近还好吗?天气冷下来了,有没有为自己多添一件外套。回家的路上有没有遇过一阵风,一场雨。我们日夜交谈,却素未谋面,这让我觉得有点奇妙。不过我相信在某个时刻,我们还会再次停下脚步,我希望下次我们聊的不是天气,好吗?

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

苏更生

责任编辑:金子棋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